返回
游戏分类 软件分类
首页 > 安卓首页 > 公车上小说刺激 >

公车上小说刺激

版本:V9.8.3 类别:聊天社交
大小:60.4 MB 时间:2021-03-08
下载 暂无苹果版

安卓版本无法在苹果手机上运行

软件详情
软件简介

  公车上小说刺激公车上小说刺激听到秦渊的话,十二颇有感悟,觉得自己以前确实想错了。

公车上小说刺激功能介绍

  

  

  

  “原来是这样?”

公车上小说刺激软件特色

  

  

   “真……真的?”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吴澄玉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在被人将自己的五脏六腑几乎都要打出来的时候,吴澄玉当时心中想的都是自己的两个女儿,一个亲女儿,一个干女儿,当时的他就担心自己没有命见到自己的两个女儿,而如今秦渊竟然亲自来告诉自己说,自己有可能活着见到女儿们最后一面,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萦绕到了吴澄玉的心头,也让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是亲情, 而不是什么狗屁官职名位! “当然,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吴翠莲和张翠花跟着我的一名智囊南下华亭去扰乱涧山宗的敌后了,现在暂时还联系不上,等到我们联系上了,肯定第一时间让她们两个回来和你见面!”秦渊淡然的点点头,目光中已经没有了多少愤恨的感觉,之前秦渊还觉得吴澄玉是忘恩负义,但是现在秦渊似乎明白了,吴澄玉在知道张阿虎的死因之后,就已经记恨上了自己,之后的事情自然也是顺理 成章的事情了! “多谢秦门主大恩!” 颤抖着将自己的双手合拢到了一起,吴澄玉的眼中满是泪水,看着秦渊一脸淡然的样子,低声的说道:“秦门主,能不能给老夫一点水喝啊?三天了,我一滴水都没有喝到嘴里啊!” “啊?” 秦渊微微一愣,扭过头来,看着站在门口的牢头,脸上的目光顿时闪过一丝恨意:“说!这是谁下的命令,竟然狠毒如斯,我秦皇门当中竟然有这般狠毒之人?” “回禀秦门主,是……是……是属下自作主张,还请秦门主责罚啊!” 看着秦渊一脸怒容的样子,这名地牢的牢头犹豫了半天,还是跪倒在了地上,一脸惭愧的看着秦渊说道:“秦门主啊,求您老人家给小人一条活路吧,是小的自作主张,自作主张啊!” “你没有这个胆子!” 秦渊冷笑一声,对着这名牢头身后的两名牢卒说道:“你们先去给吴澄玉先生弄点水来,然后将吴先生送到医馆当中好好的照看起来,你,跟我过来!” 说完,秦渊就走出牢房,带着这名牢头走到了审问室当中,转过身来,声音冷淡的说道:“说吧,是谁让你这么做的,说出来的话,我不会责怪你的,也不会说是你说的!” “秦门主,您就是给小的一万个胆子小的也不敢说啊!” 那牢头一脸无奈的看着秦渊,跪倒在地上一边哭泣一边说道:“秦门主,您要是觉得为兄弟我们好,就不要多问了,这件事情都是小的不对,都是小人自作主张,求您饶了小的吧,求您了!” “你既然没胆子说,又没胆子承担一切,你到底想要如何?让本门主当这件事情不存在?”秦渊看着眼前的牢头,冷声说道:“难道我秦渊不是这秦皇门的门主,难道你小子不是我秦皇门的人马,竟然对我有所隐瞒,怎么?你觉得秦皇门当中还有人比我更大吗?你放心吧,说出来,这件事情我就 当什么都不知道,之后的事情我不会让人牵连到你的,不然的话,不但是你,连你的家人,老子要一并的问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额……那我说了……” 看到秦渊这个语气,这名牢头顿时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够不说了,只好抬眼看着秦渊,带着哭腔说道:“秦门主,其实,这个命令是从城主府当中直接下达的,而且……下达命令的人就是钱郡主!” “……”秦渊闻言一愣,默默的看着眼前止住哭泣的牢头,只感觉自己的身躯一阵,浑身上下仿佛都被人用钉子扎了一遍一样,冷冷的寒意从自己的脊背处冒出,愕然的看着眼前的牢头,秦渊后退了两步,身上一 股冷意窜起,默默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这命令是从城主府直接下达的,下命令的人就是钱郡主……” 那牢头乖乖的答应,看着秦渊震惊异常的目光,猛然间站起身来,对着秦渊低声说道:“秦门主,请照顾好我的家人,还有我妹妹!”说完,竟然一头朝着旁边的砖墙上撞了过去,秦渊微微一愣,正要伸手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这名年轻的牢头头顶冒血,脑浆嘭溅间已经失去了生命,临死之前,满眼都是痛苦的眼神,只有嘴角似乎出 现了一抹奇怪的笑意! “你这是何必……”秦渊懊悔的闭上眼睛,走到门前,将门打开,然后一脚踹在一名站在门口的牢卒的肚子上,直接将他的坐骨踹成了两瓣,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流出,秦渊默然的看着这名负责通风报信的牢卒,对着远处一 名脸色苍白的牢卒说道:“将这两人好生安葬,就说他们是在抵御涧山宗的战斗中壮烈牺牲的,就说这话是我说的!”说完,秦渊就走出了大牢,看着已经披上了一身羊皮袄,被两个牢卒架在大门前的吴澄玉,挥挥手,对着这两名牢卒说道:“将吴先生送到医馆当中治疗,如果他身上再多一处伤痕,我亲手将你们两个人绞 死!” 说完,秦渊就朝着城主府走了过去,两名牢卒愕然的看着秦渊,只好乖乖的架着吴澄玉往医馆的方向走去。闪舞小说网......秦渊三步并两步走到了城主府的厅堂中,从耳门进去,走到回廊上,正好看到了正在回廊拐角处站着赏雪的钱苏子,顿时脸色一沉,走上前去,看着钱苏子的背影,淡然说道:“那牢头已经自杀了,负责送 信的牢卒也被我一脚踹死了!” “为什么这么残忍呢?” 钱苏子的嘴角一撇,有些无奈的看着秦渊,后者微微一愣,沉声说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吧,你为什么要让钱庄柯的手下冲进牢房当中将吴澄玉揍了个半死,又为什么要害怕这件事情让我知道?” “不为什么,因为你知道了,肯定会不开心的,所以我不想让你知道……”钱苏子微微摇头,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秦渊跟在她身后,低声叹息一声,对着钱苏子皱眉说道:“苏子,你这是何必呢?我们都已经将他抓了起来,还有什么担心的呢?你找人将他揍了一顿,又是何 必呢?你不是那种心中愤恨无处发泄的人吧?” “是!”钱苏子打开门帘,走了进去,听到秦渊的话,猛然间一转身,目光中写满了愤恨,轻启红唇对着秦渊厉声说道:“秦渊!你说,从我怀孕到现在,你可有几时是在陪着我的?不是在跟涧山宗的热你来我往战个痛快,就是没事乱帮忙,不拿秦皇门兄弟们的命当命,竟然帮着贺兰荣乐,帮着苏飞樱,帮着那些暗地里想要将我们置于死地的混蛋从险境当中摆脱出来,难道你忘记了,啊?这一切都是因何而起?就是因为你非要去南山别墅将根本没什么用的李阙莨从祖秉慧的手中夺过来才开始的,之后我们秦皇门的损失有多大,你忘了吗?我们秦皇门的势力范围损失有多大,你忘了吗?如果你能够耐住性子,好好的发展的话,这次吴澄玉去京城肯定会很快拿到一个伯爵的,结果就是你非要去招惹祖秉慧,让黄王府和米王府一起对付我们,现在好了,我们固原城要和李平举那个混蛋平分了,你的爵位只是个三字的 子爵,秦皇门连个末等的古武门派都没混上,在朝廷的眼中,我们和陶秉赣他们是一个层面的人马,你明白吗?” “之前朝廷还觉得我是个反贼,你父亲还觉得我是旧秩序的破坏者呢!难道我们活着就是为了朝廷在那张薄薄的没什么鸟用的明黄色丝帛纸上写上了名号嘛?” 秦渊淡然的看着钱苏子,一脸无奈的摇头说道:“苏子,之前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啊,你和我一样,根本就不在乎这个狗屁朝廷的什么称号的啊,怎么?你现在忽然转性了?还是之前我没有看透你?” “是因为我有了孩子!”钱苏子晃晃脑袋,坐在床边,望着自己隆起的肚腩,伤心的泪水挂在脸庞:“我不能带着我们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去什么西域孤城等死,更不会让他和你一样,要经历无数的痛苦才能够活得好,我想要让他和 我一样,从小就能够接受合格世界上最好的教育和指导,让他踩在我们的肩膀上爬上更好的明天!” “我会让你的想法实现的!” 秦渊伸手抱住钱苏子的肩膀,用疑惑的语气说道:“那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吴澄玉呢?” “因为他是个废物!”钱苏子恨恨的说着,伸手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来了一张薄薄的丝帛纸递给秦渊……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经过了两天的准备,秦渊手下的部队终于安定了心神,分配了各个城门的力量,将最重要的任务交给卢牟坤的枪盾营,秦渊亲自带着人每天忙东忙西,不断的处理着各种事物,卫宣,梁声,还有刚刚恢复好的宋威尘和钱庄柯也都是每天忙得不可开交,知道自家的实力肯定不可能和敌人硬碰硬的再来一场,秦渊这些天的主要工作就是让人打造守城的武器,还有就是派人到城外干点“副业”。.. 时间过得很快,短短两日,谷蕲麻军到来的消息就传到了秦渊的耳朵里面,虽然觉得准备还不是很充分,但是秦渊还是无可奈何的命令城外的部队将自己的副业打开,然后撤回城中。 慢慢渗透到固原城外的黄河水在寒冷的冬夜很快就在地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虽然有的地方并没有覆盖到,但是秦渊也已经做到了最大的极限,能够将城南三五里范围内的地面变成冰面,秦渊也已经感谢了那些冬日里砸开冰面,将黄河水灌入固原城外的士卒们了! 看到秦渊一夜之间铸造出来的冰面,卫宣等人自然是对秦渊的机智表示敬佩,而站在秦渊身边的钱苏子却有些沮丧的说道:“如此一来……我军岂不是要在这城中死守了?” “没办法,现在出城没有半分胜算!” 秦渊默然的点点头,认同了钱苏子的想法,两个人看着波光粼粼的冰面在阳光下反射着灿烂的光晕之后,就乖乖的回到了城主府当中,为最后的大战做好准备! 与此同时,城北青龙谷,贺兰荣乐带着南宫儿站在青龙溪的大坝前,看着一队队的残兵败将在龙萍儿的带领下,沿着山路崎岖向前,来到自己的青龙谷,虽然心中多有不屑,但是看着这些身经百战,称得上是精锐的人马在龙萍儿的带领下进入到自己的山谷当中,脸上还是露出了颇为激动的笑容,主动上前,和一脸疲惫的龙萍儿打招呼道:“裴夫人此来辛苦,我已经命人在下面准备房间了,虽然时间仓促,但是定然不会让阁下的属下忍饥挨冻的!” “惭愧惭愧!” 龙萍儿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脸上露出更加无奈的笑容:“贺兰会长谬赞了,只有这些弓箭队的成员算得上是我的人,剩下的兄弟们可都是自成一派的,贺兰会长想要通过我将这些百战精锐纳入囊中,恐怕还需要一点时间和耐心啊……” “额……” 听了龙萍儿如此直白的话语,贺兰荣乐的脸上也稍稍的有些发热,默默的点点头,看着这些虽然衣衫残破,行礼稀少的黄府禁卫军一个个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毫无感恩之意,贺兰荣乐也明白,自己想要将这些人变成自己的助力,恐怕需要的时间还有很长! “听说耀州城的陈悟冶真的说动了黄世子出示文书将华亭涧山宗的谷蕲麻的部队叫到了固原城下,此事当真?” 看到贺兰荣乐陷入到了沉思当中,龙萍儿颇为好奇的问道,后者微微一愣,转身真要让负责情报的南宫儿替自己解答,忽然看到几十个黄府禁卫军的人竖起耳朵对着这边看来,顿时压下声音,对着龙萍儿说道:“裴夫人请跟我来!” 说完,就带着一脸愕然的龙萍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关上大门,也不管外面的黄府禁卫军,直接对着龙萍儿点头说道:“不错,刚刚传来的消息,华亭涧山宗竟然一路畅通无阻进入到了耀州城当中,如今已经在耀州城当中修养,估计不到一天,固原城下又是一场恶战啊!” “啊?这么快!” 听了贺兰荣乐的话,龙萍儿的脸色顿时一变,转过身去,看看外面正在经过的黄府禁卫军,猛然间跪倒在地,对着贺兰荣乐说道:“贺兰会长,在下知道现在说出这些话来,简直是让您难堪,更是让我这张老脸没处放,但是没办法,如今我身边这些黄府禁卫军们的意思,已经越发的明白,如果能够戴罪立功,回到黄世子的身边,这些人定然不会犹豫,所以……一旦这些人听到了开战的消息,我相信……他们肯定会弃您而去的,我努力约束自己手下的弓箭队,希望让他们留在这里,为您出力,其他的人,我真的是管不到啊!” “原来你们的情况这么严重……” 低声点点头,贺兰荣乐失望的看了一眼眼前的龙萍儿,刚才听到她说的那样的直白,贺兰荣乐心中还有一丝开心,至少龙萍儿没有拿自己的青龙谷当做一个歇脚的地方,但是听到这话,贺兰荣乐也就不得不掂量一下现在的情况了,虽然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但是俗话说得好“客大欺店,店大欺客。..”自己这个小店忽然进来了这么多桀骜不驯的黄府禁卫军,到时候自己想要约束,恐怕也无能为力,一旦发生冲突,自己青龙谷的人马恐怕都要受到损失的! “既然如此……” 贺兰荣乐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龙萍儿,正要说话,身边的南宫儿忽然眼珠子一转,走到贺兰荣乐的身边,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会长大人,小女子有一言相告,不知道能不能行个方便?” 说着,南宫儿黑如玛瑙一样的眼珠子还对着身后的龙萍儿转了转,贺兰荣乐会意,站起身来,对着龙萍儿说声抱歉,然后就带着南宫儿进入到了自己的卧室当中,关上门,锁上窗,贺兰荣乐一脸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后者也不遮掩,直接对着贺兰荣乐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会长大人,如今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怎么讲?” 贺兰荣乐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平日里虽然南宫儿负责情报的事情,但是这女孩却从来没有发表过自己的意见,今天忽然如此反常的让自己进来说话,肯定是有不一样的见解! “会长大人想想啊,如今的秦皇门百战余力,可能抗衡纵横关中十几年的谷蕲麻部队?” 南宫儿嘴角一笑,对着贺兰荣乐低声问道,后者微微一愣,皱眉道:“这恐怕难说,秦皇门的战斗力我是不怀疑的,但是他们现在的状况实在是太糟糕,上次倾尽全力,才算是将祖秉慧带来的黄府禁卫军打得溃散,现在忽然来了千余人的大队,秦皇门也只有从定远城调来的二百余人,剩下的人几乎没有出战的能力,所以真不好说!” “所以啊,一旦战况焦灼,我们忽然从秦皇门的背后插上一刀,那结果会是如何呢?” 南宫儿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重,贺兰荣乐微微颔首,看着眼前的南宫儿沉思片刻,低声道:“继续说下去,你不是这种一时兴起的人,定然已经思虑周全,才会对我说出这番话的吧!” “没错!” 听了贺兰荣乐的夸奖,南宫儿倒也没有谦虚的意思,对着贺兰荣乐一抱拳,继续说道:“正好我们青龙谷的实力尚不足以撼动秦皇门,可是今天来的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可都是个个希望戴罪立功,重新回到黄世杰的身边的,且不说他们会不会被黄世杰原谅,单单是他们有这个想法,我们如果阻拦,自然没有好下场,可是不阻拦,我青龙谷岂不是成了人人都可以进来的客栈?对我们贺兰会的声誉影响实在是太大了,索性顺水推舟,加入到这场必胜的战局当中,一来可以壮我贺兰会大名,二来可以让这些黄府禁卫军看看,谁才是当今英明之主,等到黄世杰将他们扫地出门之后,这些人再来投奔,肯定会更加卖力的,这种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会长大人还在犹豫什么呢?” “妙啊!” 贺兰荣乐微微一愣,抬起头来,看着满脸微笑的南宫儿,兀的站起身来,双手握着南宫儿柔如油膏般的肩膀,满脸激动的说道:“南宫儿啊,没想到你还有这番智力,走,我们这就出去和裴夫人解释解释!” “不用,小女子去了就行,如此一来,会长大人也不用做那种出尔反尔,左右为难,犹豫不决的人了!” 南宫儿微微一笑,将贺兰荣乐的手掌从自己的肩头抹下去,后者憨憨的点点头,南宫儿如一只天蓝色的花蝴蝶一样,倏忽间就出了门去,然后将自己的想法给跪在地上的裴夫人解释了一番,后者闻言一愣,看向眼前这位妙龄少女的眼神顿时就变了! “没想到贺兰会长身边也有高人啊,我还以为我能够成为贺兰会长的左膀右臂呢,看来真是小看了小娘子了,老身也是老了,以后在贺兰会中有什么需要的,还请南宫妹子多指点啊!” 龙萍儿听了南宫儿的解释,顿时感慨一声,从地上站起来,面带微笑的出了门去,见到前来询问的黄府禁卫军,一律墨而不语,只管去自己弓箭队的营房当中,收拾营房,分配住所,一副要在青龙谷长久驻扎的样子。 从龙萍儿的口中得不到贺兰荣乐的态度,剩下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自然而然的凑在了一起,然后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推举了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来到了贺兰荣乐的门前拜访。 将这名名叫迟杉督的黄府禁卫军头目迎到了自己的会客厅中,贺兰荣乐很愉快的和他寒暄了一阵,然后这位满脸沧桑的中年人就扭扭捏捏的将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说了出来:“其实不瞒贺兰会长,我这次前来,也是因为兄弟们的委托,大家现在都挺急躁的,所以很想知道,贺兰会长对我们的态度是什么!” “我的态度就是没有态度!” 对着迟杉督笑笑,贺兰荣乐轻轻用手指打了个响指说道:“我知道大家这次听了裴夫人的劝告过来我青龙谷,定然以为我贺兰荣乐是存心想要将各位变成我贺兰会的人,但是你们错了,我贺兰荣乐从来不会强迫任何人留在青龙谷,你们在这里是来去自由,当然了三番五次我也会烦的,但是总的来说,各位都是能人干将,想来也都是心怀抱负之人,我不会断了大家的前程的,来去自由,如果大家以后想要回来坐坐,我贺兰荣乐也是打开大门,欢迎大家的!” (本章完)

  

  “呦呵,还倾巢出动呢!”秦渊看着从战场两侧对着自己迂回而来的沙鬼门骑兵,再看看聚拢在自己身边的宋威简和五六名秦皇门的弟子们,嘴角微微一笑,对着身边一个袖口上缀着三颗宝石的长瘦佐目说道:“小子,怕不怕死啊?

  

公车上小说刺激使用方法

  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没怎么穿衣服的两个男女,钱苏子赶紧扶住表情沮丧至极的马财长,后者使劲握住钱苏子的手,一双老眼不断的流出泪水来:

  那是怎么样的一双手啊。

  

公车上小说刺激

  

公车上小说刺激

  “小姐!小姐你可回来了!我老钱差点就没命了啊!你要是死了的话,我怎么回去和老爷交代啊!老爷非扒了我的皮不成啊!”

  秦渊却不在意,依然叫人拍下来,然后送到何家去。

  

公车上小说刺激更新内容

  

  “什么?!”

展开更多
精品推荐
手机装机必备
更多
相关教程
热门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