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女传奇视频在线观看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27

性女传奇视频在线观看剧情介绍

而此时,凯特等人也已经商量好,由许宜修喊价。。





…

 第2411章 活腻了?



这已经是第十一个年头,老头的力量还没恢复。

 ....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席耘正竟然出现在对方的阵中叫骂?” 秦渊猛然间站起身来,看着前来报信的宋威简,眼神一阵飘忽,对着宋威简说道:“那个叫牛大力的家伙可曾开口说话?” “不曾开口说话,几次都要咬舌自尽,幸亏我们及时阻止,如今还是老样子,属下无能……” 对着秦渊拱手说道,宋威简的脸上写满了惭愧,秦渊闻言点点头,看着一旁风轻云淡的梅赫隆,轻声说道:“梅老先生可能和我一同前往?” “却之不恭!” 梅赫隆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跟着秦渊,带着自己的女儿很快就到了城门上,不等上了城门,外面席耘正的叫喊声就已经让人感觉一阵难受,这个瞎了眼伤了腿的混蛋,如今正在外面大声的对着自己的队伍奚落着秦皇门的不堪,说他们连自己这个瘸子都看不住,这固原城也是早晚看不住的等等,虽然骂的难听,但是上面的士卒们显然听得更卖力,纷纷乍起耳朵听着眼前的席耘正大声叫骂:“兄弟们好好看看上面那群窝囊废,别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秦皇门可是出了名的废柴,除了会玩些阴谋诡计,刁买人心之外,剩下的事情一无是处,你看看一个萧关城他们都守不住,如今还要和人家打上门来的人对半分,这固原城啊,估计也是拆了城墙分庭抗礼的命,别看他们在上头,咱们在下头,这真要打起来啊,还不知道谁压谁一头呢!” 说着,瞎了一只眼的席耘正很精明的发现了上了城墙来的秦渊等人,毫不客气的指着秦渊的方向说道:“那就是你们怕得要死的狗屁秦皇门的门主秦渊,当初带着人去参加人家黄世子的宴会,结果回来的路上差点被人毒杀掉,要不是遇到了神人解救,他们秦皇门现在可就玩完了啊,这小子就是福大命大,遇到的对手不是自己内讧了就是主动求和,真正的血战根本没有半点,就算是上次打败人家祖秉慧的大军,也是趁着人家分兵的时机突然袭击,那天的大雾我给你们说啊,那叫一个大啊,大家三米远都看不清楚人,哪像今天这么晴朗,你问问上面的那个傻子,他敢出城吗?” “大家别觉得脚下的冰面滑溜溜的好像走着不容易,咱们不是有钉鞋送上来吗?到时候如履平地,这帮废物就没有手段了,别看上面的旗帜多如牛毛,其实能打的就是这一面墙的百十号人,剩下的人啥都不是,东城,西城,北城,随时都有被偷袭的机会,咱们黄世子已经命令现在身在青龙谷的黄府禁卫军们等到时机南下袭击他们了,到时候这城墙脆的就和一张纸一样,咱们一捅,就开了!” 席耘正绘声绘色的话语惹得下面的涧山宗弟子们哈哈大笑,刚才被袭击的霉气顿时少了不少,秦渊看着下面耀武扬威的席耘正,脸色一沉,对着身边的卢牟坤说道:“将我的长弓拿过来!” 说完,就准备撘弓射箭,将不要命的席耘正在阵前射杀,旁边的梅赫隆听着下面席耘正的话语,嘴角露出淡然的笑容,仿佛在看席耘正侮辱别家的人一般,秦渊看到他并没有出言反对,更是没有顾忌,直接拿着卢牟坤递过来的长弓,撘弓射箭,对着远处的席耘正就是一箭射出! 箭羽在空中忽忽悠悠的飞射而来,席耘正猛然间看到周围的士卒们都屏住了呼吸,顿时大惊失色,转过身来,正要看清楚城墙上的情况,忽然间身后传来一阵破空之声,紧接着就听到“当”的一声,那支对着自己的面门飞来的利箭竟然被从本阵中射出的一箭当空打掉,两只利箭在距离席耘正三米远的地方落下,齐齐的扎在地上,看起来如同连在了一起一样! “好!” 看到自家的宗主竟然能够用弓箭将秦渊射下来的箭羽当空打落涧山宗这边的人员顿时激动的嚎叫起来,城墙上的秦皇门子弟顿时傻了眼精,纷纷疑惑的问起身边人这是怎么回事,原本还不错的士气顿时跌落到了谷底,既然谷蕲麻能够将秦渊射出的利箭正面打断,那么不用说,自己只要从垛口中露出脑袋,这箭肯定就跟长了眼睛一样,贯穿自己的脑袋! “这混蛋!” 看着志得意满的谷蕲麻耀武扬威的骑着马到空地上将秦渊刚才射出的长箭捡起来,有些恼怒的卢牟坤恨恨的将自己的拳头砸在了面前的女墙上,身边的秦渊冷笑一声,猛然间从背后抽出三支利箭,对着席耘正再次射出,这三支利箭分别取了席耘正的脑袋,脖颈还有心口,三支利箭如同三枚流星一样,转眼就到了席耘正的面前,后者慌忙用手中的朴刀挑落飞来的利箭,虽然将前两只利箭挑落,但是第三支利箭还是对着他的心口扎了下去,满脸惊恐的席耘正顿时捂着胸口落到了冰冷的冰面上,秦渊这才稍微松口气,看着身边傻了眼睛的众人说道:“敌人也是爹生娘养的,只要我们万众一心,就算是来的是洪水猛兽,我秦皇门也不会畏惧分毫!” “必胜!必胜!” 看着自家门主如此坚定,周围的士卒也非常乖巧的呐喊起来,秦渊看着众人有些讪讪然的样子,也知道士气想要恢复并不容易,只能将手中的长弓放下,看着已经退去营地的涧山宗众人,眉目间的阴沉更加浓重! “小心那席耘正说的是实话!” 一直在秦渊身后没有言语的钱苏子忽然将嘴巴凑到秦渊的耳边说道:“青龙谷昨天确实去了不少被我们打散的黄府禁卫军的人马,如果这个时候贺兰荣乐站在黄世杰这边的话,我们真的就危险了!” “嗯!” 秦渊默默的点点头,抬眼看着一边的梅赫隆,后者捏着胡须,似乎陷入到了沉思当中,对于秦渊关切的眼神视而不见,很是让秦渊多了几分尴尬! “你们好生戒备!” 秦渊对着卢牟坤咳漱了一声,带着其他人下到了城墙下面,让宋威简带着梅氏父女去了给他们安排的住所,秦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同样满脸忧愁的钱苏子,忍不住说道:“目前这种情况,贺兰荣乐想要站在我们这边,我担心他手下的那群人都不会同意的,谷蕲麻治军确实很有一套,我刚才看来,除了席耘正,没有人在我的射程之内,显然他,他对我们的了解胜过我们对他们的了解啊!” “不管怎么说,席耘正的话所有人都听到了,大家的心中不免会多想,我们就算是演戏,也要让秦皇门的兄弟们知道,我们的后背是安全的!” 钱苏子默默的点点头,脸上的神色也调动不起来高兴的样子,默默的摸着秦渊的手,微微的感叹道:“如果能够得到援军就好了,谷蕲麻远道而来,只要我们能够拖延下去,他的后方定然后出问题的!到时候我们不战而屈人之兵,也不是不可能,大战之后,别说贺兰荣乐不会站在我们这边,就算是他真的站在我们这边,到时候孱弱的秦皇门对待贺兰荣乐的时候,也只能让他对我们予取予求了,而且我还担心,现在在萧关城中的田锋俢,会不会故态重萌,被人架空之后,直接独立出去,甚至加入对面的烛龙城当中,总之,现在的情况,真的不容乐观啊!”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赌一把了,先把贺兰荣乐的事情解决了!” 秦渊点点头,走出房间,看着已经到了大堂当中的宋威简,直接说道:“威简,你亲自到青龙谷一趟,请贺兰荣乐会长来固原城一趟,记住,让他少带人马,就说我只是想要和他谈一谈,明白吗?” “明白!” 知道秦渊想要争蓉兰荣乐的支持,宋威简也没有话讲,答应一声,然后转过身去,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对着秦渊说道:“门主大人,在下不在的时候,那个牛大力?” “直接杀了他吧,想来这厮身上肯定背负了什么大的责任,看他寻死之志如此坚定,就由得他去吧,也是位烈士!” 秦渊淡然的点点头,倏忽间已经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旁边的钱苏子看着宋威简离去的身影,忽然间眼前一亮,忙冲出大堂,叫住宋威简,然后低声对着宋威简说道:“到时候如果贺兰荣乐有所反对,你就旁敲侧击的说明孙威平和我们秦皇门之前的关系,让他明白我们随时可能策反孙威平,如此一来,贺兰荣乐必然就范!” “明白!” 惊讶的看了一眼眼前的钱苏子,宋威简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对于自己这位主母大人的计策,还是表达了深深的敬佩,将手头的工作交给了手下,宋威简从北门飞奔而出,很快就到了青龙谷当中! 得知宋威简来了,贺兰荣乐一时之间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对着负责情报的南宫儿问道:“这个宋威简是谁?难道秦皇门已经没人了?竟然拍一个无名小辈过来和我见面?难道秦皇门看不起我吗?” “恐怕不是……” 看着非常在乎面子的贺兰荣乐,南宫儿额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然后将手中的一叠文书打开,翻到其中一页说道:“这个宋威简是秦皇门固原五虎堂中的宋堂堂主宋威尘的堂弟,之前一直负责固原城的城防,听说这两天忽然受到秦渊的伤势,接替重病在床的张昭河,成为秦皇门的情报主管,算得上是秦渊的身边人了,听说连宋威尘都有些嫉妒自己这位堂弟的遭遇呢!” “那看来秦渊还没有觉得我贺兰会可有可无_,走,出去迎接这位大人物去!” 贺兰荣乐微微一愣,从比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带着南宫儿走到门口,迎接前来拜见自己的宋威简,看到宋威简年轻的样子,贺兰荣乐的脸上挂着职业的笑容,对着宋威简说道:“没想到有劳宋公子亲自前来,不知道秦门主派你来所为何事啊?” “实不相瞒,在下奉命前来,是请贺兰会长到固原城中小坐一番,和我们秦门主一起探讨大事的!” 宋威简也不介意眼前的诚,直接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贺兰荣乐闻言一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宋威简说道:“现在?” “正是!” 宋威简默默的点点头,一脸镇定的看着贺兰荣乐,后者的脸色一变,斜眼看了一名从门前经过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眼神变幻莫测…… (本章完)

一路奔波儿来,疲惫不堪的祖秉慧听说回到中和山还有小路可以绕,顿时激动莫名,提前一分钟回去,就能够提前一分钟将命在旦夕的梅泷海救活! “什么?七八百人,还都是妇孺老幼?这光进城的时间需要多长啊!”听了秦渊的介绍,兴高采烈走进大堂中给秦渊贺喜的脸上的脸顿时都拉长了,现在卫宣已经病重住院,在病房里面咿咿呀呀的调戏女护士去了,霍千罡虽然已经能够站起来了,但是收到的损伤实在是太大,短时间内恢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三个护法当中,只有梁声能够勉强过来议论事情,结果听到贺兰会的实情,顿时感觉一阵无语:“别说我们的人马远远少于谷蕲麻,而且还有西边那个大豁口需要拼 死防守,单单是这么长的队伍,那谷蕲麻军就是一群傻子,也应该意识到情况不对了吧!” “所以说,贺兰会长打算带着人从青龙谷的水道到黄河里面,然后逆流而下,和秦皇门会和在城东的水岸码头的!”龙萍儿一脸微笑的看着面前的梁声,往常时间,如果梁声这样的大男人敢对着龙萍儿如此说话,早就被脾气火爆的裴夫人给骂成狗了,但是如今的情况就是如此,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知道贺兰会的种 子都在那七八百的老弱妇孺当中,龙萍儿虽然杀伐果断,但是也断然不会断了贺兰会的香火的! “可是这大冬天的,坐什么船啊?这黄河的河底都只有一米多的水深,水面上还结着冰,你逗我玩呢?” 虽然没有走出城墙去外面看看黄河的情况,但是通过固原城内的童和渠,梁声也能够知晓一二这黄河水面的情况,所以听了龙萍儿的介绍,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样,那脸上是一万个不愿意! “没有!”龙萍儿坚定的摇摇头,对着眼前的梁声简单的解释道:“其实我们贺兰会早就在营建青龙谷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些情况,所以那个青龙谷的水坝就是为了应付这个情况的,虽然你们看到的只是个很窄小的小水坝,但是却是她下面四五十米的里面都是村的水流,那外面的浅滩都是人为营造出来的,一旦打开,整条河流数百万吨的水流肯定能够将我们的船只送到黄河岸边的,而且现在的黄河水是结冰的状态 ,所以朝着南边流淌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贺兰会长肯定能够带着人坐着船南下到城东的码头的!” “还有这个设置?你们贺兰会当初是多有钱啊?”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龙萍儿,梁声忽然感到了一阵后怕,之前自己在秦渊带着人拿下固原城的时候,就曾经建议过直取青龙谷,现在看来,当时秦渊决定停下来休整真的是天才一样的决定,如果被贺兰荣乐 用这招忽然出现在兵力稀少的城东,从后面来一个黑虎掏心的话,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对啊,但是这个设置只能用一次,历代贺兰会的会长也都说过,除非到了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是不能打开里面的大水闸的,所以这一次,贺兰会真的到了不能不断的地步了!想要重新架构好那个巨大的地 下水库,至少要五年的时间!山上的泉水才能够将里面的水位重新恢复上来!”龙萍儿点点头,对于梁声的反应很满意,一边的秦渊也嘴角露出了微笑,既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青龙谷到黄河,然后借着水流冲出水道朝着黄河两侧的水道同时涌出的情况,南下五里地到固原城,确 实也不是个难事,这样的话,自己就不用担心带着少量的人马去迎接沙鬼门和谷蕲麻军超过千人的大军围追堵截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城东的动静到时候可定会被发现的,这还是一场恶战啊!”梁声简单的笑了笑,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么的凝重,并没有任何的放松,而对面的龙萍儿则拍着胸脯直接说道:“我们贺兰会的人马会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到城东码头之后先行上岸,然后阻挡敌人的攻击 ,最后一批会作为断后在所有人撤入城中之后才行撤离,我贺兰会虽然没有秦门主手下如此悍勇,但是保护妇孺的决心还是有的!” “果然好胆气,要的就是这份胆气!” 秦渊认真的点点头,然后对着梁声说道:“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我带着三十名兄弟出城阻击敌人的攻击,梁声你跟着卢牟坤在城西认真保护西城的豁口,剩下的事情就靠贺兰会的兄弟们了!” “嗯呢!” 知道自己的身体还没恢复,梁声也没有傻傻的冲上去逞强,而是默默的点头说道:“既然战术确定好了,那我就要说点难听话了,裴夫人你可不要不爱听啊!” “没事,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再难听的话我也要听啊,而且……刚才梁护法说的话也没有好听到什么地步啊?”龙萍儿对着梁声咧嘴笑道,后者无奈的点点头,然后眼前精光一闪,对着秦渊说道:“这七百多人的老弱妇孺虽然是贺兰会的人马,但是进城之后也必须听我们贺兰会的调度,而且就算是贺兰会长带着贺兰会的兄弟们这次成功进入到了固原城中,兵力也必须分散到四面的城墙上帮助防守,而且作战的时候只能听从我秦皇门的城门官的指挥,否则的话,令出多门,必然大乱,固原城是我们最后的防线了,不 管贺兰会的兄弟们怎么想,我梁声是不会将自己的安全放在别人的身上的!” “这个……”听了梁声的话,已经将秦渊同意结盟的话发电报给了贺兰荣乐的龙萍儿脸色一呆,无奈的摊手说道:“这个事情也得等到我们贺兰会长来了再做决定吧,而且……需要这么着急吗?秦皇门的兄弟们背后就是 妻儿老小,我们贺兰会的兄弟们也知道固原城是最后的防线了啊!” “可是黄府禁卫军的家人可都在京城黄王府的庄园里面呢,现在是因为涧山宗副宗主的弟弟被你们的迟堂主给杀了,暂时团结到了一起,可是如果情况有变,你敢说他们不会叛乱?”梁声有些不爽的看着眼前的龙萍儿,说出来的话也让龙萍儿呆了一呆,末了只能对着秦渊拱手说道:“既然秦门主的人这么不信任我们贺兰会,不如这样好了,我们的人马等到进了城之后,全部集中在东城 墙下的瓮城当中,等到两家谈好的协定再让我们的人进城如何?毕竟这样的事情,在下实在是不敢替贺兰会长做主啊!”“无妨,你不做主也行,我会将贺兰会的妇孺们全部安置在城主府背后,原来马财长的府邸当中,恢复原来的围墙,这样的话,也算是给贺兰会的兄弟们一个交代了,至于贺兰会中刚刚加入的黄府禁卫军… …就集中使用吧,他们就算是叛乱了,也只会集中于一地,至少我们最后时刻还能够防守一下城主府,不是吗?” 秦渊的脸上闪过一丝苦笑,知道秦皇门的兵力也是同样的捉襟见肘,龙萍儿心下感动,默默的站起身来,对着秦渊行礼道:“秦门主忠勇大义,令人折服,在下万分佩服!” “门主,这……”听了秦渊的话,梁声顿时感觉了一阵为难,而端坐在位置上的秦渊则淡然的说道:“既然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被人黄世杰和涧山宗抛弃了两次,是最困难的时候被贺兰会长收留了,我相信贺兰会长有这个能 力将他们的心收住,否则的话,贺兰会长不会坚持到今天的!” “贺兰会长果然没有看错人,秦门主果然有令人折服的胸怀!”龙萍儿感激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淡然的摆摆手,对着龙萍儿说道:“别在这里感激我了,告诉贺兰会长,赶紧过来吧,我相信现在消息就算是再闭塞,谷蕲麻军的斥候也发现了青龙谷情况的不对了,我还是那句话,让贺兰会长好好的掂量一下,这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赶紧先让人上船撤离,细软之类的可以到最后能带多少带多少,我秦渊不是小气之人,不会让他饿着肚子的,放心吧 ,趁你病要你命不是我干得出来的事情!” “属下明白!”龙萍儿乖乖点头,赶忙用秦皇门的电报机给贺兰荣乐发了第二封的电报,而收到电报的贺兰荣乐也终于将自己最后一块祖宗牌位放在了自己的包裹当中,回头看了一眼富丽壮观的回龙观,对着眼前已经开始冒起青烟的回龙观磕了三个头,扬天长叹道:“爷爷,父亲,不肖子孙贺兰荣乐没有能力让你们的灵位一直摆在上面了,这地方如果被谷蕲麻的人占据了,肯定会发现我贺兰会的最大秘密的,所以今天孙 儿只能将这里焚毁,把这里的秘密深藏在心底,我贺兰荣乐不会让你们绝后的,此战过后,如果我还活着,一定会让给你们传宗接代,多续香火的!”说完这番封建意味深重的话语,贺兰荣乐猛然间转过身去,将手中已经快烧完的好吧扔到了眼前的油桶当中,然后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背着自己祖先的牌位,走出了回龙观,上到了最后一艘船上,对着自愿担任开闸大任的一名贺兰会的老管家点点头,后者默默的点点头,一把将手中的青铜扳手砸向了面前的青铜卡锁,顿时,四十五年都没有转动起来的大闸门一下子转动了起来,一坨坨的黑油从青龙谷 的谷底升腾起来,看着这些黑油,贺兰荣乐的脸上写满了哀伤,而那名负责打开闸门的老管家则对着在船上挥手的贺兰荣乐大叫道:“贺兰会,不会亡!贺兰会,不会亡!” 大叫两声,这名侍奉了贺兰家族四代人的老管家猛然间纵身一跃,跳到了已经飞快下降水位的青龙池当中,到九泉之下去见贺兰会的列祖列宗了。闪舞小说网.. “什么声音?”伴随着汹涌的波涛从青龙谷中流出,驻扎在最靠近青龙谷处的涧山宗副宗主路辉伽猛然间从自己的床上醒来,感受着地面剧烈的震动,慌忙的走出营帐,朝着固原城的方向看去,不过高耸的固原城墙还是 那样无动于衷的耸立在那里,倒是青龙谷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阵的轰鸣声! “好像是瀑布的声音……”站在路辉伽身边的侍卫也有些愕然的说道,后者微微一皱眉,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赶紧让人过去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跟地震了一样?”



哦,你们还怕生不如死是吧?



拉住松虢兰的手,贺兰荣乐的脸上浮现出少有的轻松,小姑娘看到自己和蔼可亲的姐夫又回来了,忙噘着嘴,伸手到贺兰荣乐耳边问道:

“我要的不是普通的地方,我打算在紫禁城弄一块地方,用来培训我的兄弟们。”

“他不会随便杀人吧?”秦渊轻笑说道,他很享受被易红月牵着的感觉。

详情

袁一琦和沈梦瑶怎么be的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