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级特黄a大片日本片--

类型:ʱװ地区:老挝剧发布:2020-03-09

开放90后第一页在线播放剧情介绍

秦渊这句话是小声说的,然后看着指挥官说道:“让开路障。”。

 ..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来对方是给我们送人头来的啊?” 望着城下进攻中的敌人,都资枚和田锋俢面面相觑,虽然两个人的战斗经验都不多,但是看到这梯子摆放的情况,也看出来了对方主攻的方向到底是什么,而且自己的左翼和中路都没有对面的敌人露头,虽然喊杀声不小,但是听起来就是敷衍了事,除了自己的右翼,敌人的左翼攻击凶猛但是范围极小之外,其他的地方几乎不用担心! “这是不是对方的疑兵之计啊!” 知道烛龙城的薛文皓曾经逼着秦渊签订分家协议,田锋俢自然也不敢对对方掉以轻心,慌忙站起身来,对着都资枚说道:“你赶紧带着人去两边的山上看看情况,这要是忽然从山上冲下来,咱们的优势就没有了!” “这大雪封山的,除非对面的人都不要命了,不然连个火把都不打就敢登上这悬崖峭壁的山梁,我是不信!” 对着两边的山峰看了看,都资枚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而一边的田锋俢却根本不搭理他这茬,执意让人去山梁上看看情况,确定无误之后,才开始有些相信自己的运气就是这么的好,自己菜鸟,对面来的人竟然比自己还菜鸟! “啊!” 带头冲锋的副将一声惨叫,被直接从头顶砸下来的山石当橱毙,后面正在努力攀爬梯子的士兵顿时士气大泄,纷纷向后逃脱而去,两边佯攻的副将看了,自然是心惊胆战,纷纷后退,聚拢在了申平雍的身后! “他奶奶的!” 发现自己竟然连开口痛骂的对象都死了,申平雍少有的骂了句脏话,然后就猛然间看到身后的东城下冲出来一匹骑着白马的同僚,走近一看,申平雍才知道来的人竟然是薛文皓的族弟薛启疆! “额,不知道二将军来此何时啊?” 意识到自己的前途命运可能要有不小的改变,申平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后者冲到眼前指着申平雍的鼻子骂道:“你他娘的是个废物不是,竟然将我烛龙城士卒的生命当做儿戏一般,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你他娘的冲到对方的攻击范围内回军整队,还那么明显的主攻佯攻,对面的守军就是去猪头,也不可能被你拿下来,你快点滚回来吧!别他娘给我烛龙城将士们丢人了!” 说完,薛启疆就愣头愣脑的对着面前的申平雍说道:“这是哥哥让我亲自过来当众对着你说的话,申先生,跟我回去吧,临阵指挥不是您的长项,不要勉强了!” “额……” 看着薛启疆一脸惋惜的样子,申平雍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就挥挥手,对着身边努力憋笑的众人摆手道:“走吧!刚才让诸位受苦了,我申平雍无能!” 说完,就像是一条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萧关东城,上了台阶,走到薛文皓面前,一脸惭愧的说道:“罪人申平雍,请求薛城主将我问斩,以谢死伤的将士在天之灵!” “起来吧,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最重要!” 对着申平雍冷冷的瞄了一眼,薛文皓指着对面的城墙大吼道:“你过来给我睁大眼睛,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叫打仗!” 说完,薛文皓手中的红色令旗一挥,顿时,早就准备好的东城投石机对着远处的西城墙就砸了过去,虽然很少有能够砸到对面城墙上面,直接砸中人的,但是巨大的爆炸声和夜空中难以预测的攻击都让城墙上原本欢欣鼓舞的田锋俢等人大吃一惊,纷纷要求士卒躲闪,秦皇门的将士还好些,那些被抢拉过来的民工们却开始出现了骚动的迹象! “不要啊!” 一声惨叫猛然间从一名民工的口中喊出,那民工双手抱着脑袋,对着城墙的下口处就跑了过去,周围的一众民工纷纷起身,准备一哄而散,下了城墙,就在这时,刀光一闪,一颗人头就飞到了空中,站在田锋俢身边的都资枚将腰间的长刀插入刀鞘当中,冒着飞过来的石弹大吼道:“临阵脱逃者死9他娘愣着干什么?我们西城的投石机比对面的投石机多得多,给我反攻啊!” “是!” 看着杀红了眼睛的都资枚如何心狠手辣,这些被忽悠上来的民工顿时安静了下来,纷纷稳住自己的心神,将一枚枚石弹装进了投石机当中,调高角度,对着对面的城墙就砸了过去,顿时,黑暗中的投石机如同一架架收割生命带来恐惧的机器,将一枚枚黑乎乎的实弹在漫天风雪的黑夜中,带走一片片的生命! “这个石弹可以点火!” 一个秦皇门的士卒忽然高声大叫,望着对面装饰一新的城楼,田锋俢和都资枚对视一眼,然后齐声说道:“点上火,烧死对面这群王八蛋!” “是!” 随着众人的一阵怒吼,一发发带着火苗的石弹就从秦皇门的投石机当中发射了出去,带着巨大的火苗,这些石弹顿时砸在了东城的城墙上,转瞬间,原本装饰一新的东城城墙就被大火蔓延了开来,原本打算让申平雍看看自己战斗指挥能力的薛文皓这才发现,自己这边的投石机是远远的不足,顿时气急败坏的领着身边的将领们下了城墙,然后招呼自己带来的部队,将一台台云梯从东城推了出来,然后朝着不远处的西城城墙就推了过去! “弩机,发射!” 伴随着都资枚的一声大吼,原本沉默的弩枪纷纷从床弩中发射了出来,呼啸着朝着正街大道上的士兵们砸了过去,正在推着云梯前进的士兵顿时纷纷中箭,惨叫声连绵不绝的从这些士兵的队伍当中发出,但是敌人进攻的步伐却没有停止,知道对面的指挥官肯定换人了!田锋俢和都资枚纷纷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指挥着城墙上的士卒进行防御! 而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一支羽箭却忽然从南侧的山头上射了过来,准准的射中了田锋俢面前的立柱,后者微微信夹在羽箭的前段,看样子是有人将重要的消息传递给了自己! “敌急时,高呼塞北三镇援军至,可解此围!” 惊愕的看着眼前出现的字条,田锋俢对着箭羽射来的地方看去,只看到昏黑信却全然没有一点坏处对于自己,田锋俢自然是小心谨慎的捏在手心,然后继续指挥着手下的士卒们抵御敌人的进攻! “敌人攻上来了!” 一声惨叫猛然间从一个民工的口中发出,看着咬着刀冲上城墙来的敌人,田锋俢怒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朴刀就往缺口处冲了过去,横刀砍翻一名冲上来的敌人,田锋俢厉声大叫道:“兄弟们不要怕,我们的援军就要到了!” “真的有援军?” 惊愕的看着不远处的田锋俢,都资枚的心中一阵愕然,嘴上却没有敢多说什么,而是大叫道:“万岁!援军快到了,兄弟们想要荣华富贵的话,就给我杀敌啊!” 说着,都资枚也加入到了查缺补漏的工作的当中,两个领头的人都带头如此拼命,剩下的秦皇门士卒自然是纷纷和敌人血战到底,有个秦皇门士卒被捅开胸腔的情况下,依然抱着敌人的身体,从城墙上跳了下去,顿时让城下的烛龙城士卒一片惊呼!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没听说对面的援军要来了吗?” 站在城下不断的对着城墙上的敌人射着冷箭,薛文皓的手心第一次出了汗水,旁边的将领们纷纷答应,拿起手中的武器冲向前面已经足够拥挤的攻城云梯下,像普通的士卒一样,攀爬着向上,准备带头拿下城墙! “谁人第一个站到城墙之上,萧关城城主就是他!” 对着空中怒吼着,感觉时间越来越紧的薛文皓怒吼着咆哮着,而就在烛龙城士兵欢声雷动的同时,远处的萧关西城西城墙外面,却传来了一阵刺耳的锣鼓声! “援军!援军!援军到了!兄弟们,我们的援军到了!” 一个身材矮小的秦皇门士卒猛然间敲着锣鼓冲向了正在鏖战中的西城墙,而两个倩影也忽然从他的身后冲出来,手中发着紫光和青光的宝剑在混黑的夜晚让人看了格外的醒目,也让城外烛龙城的进攻戛然而止! “上古名器才能够发出的紫光?” 正在攀爬向上的烛龙城将军们顿时杀了眼睛,看着手持光剑一声不吭冲向自己人砍杀起来的两名女子,不少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震惊的消息! “塞北三镇的援军到了!兄弟们,塞北三镇的援军到了!我们有救了!” 田锋俢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吴翠莲和张翠花姐妹,恍惚间想到了什么,忽然不顾一切的冲着城墙下面的烛龙城士兵们大喊起来,顿时,潮水般的士兵从萧关西城城下退去,留下的是一地的尸体和满是血腥味的战场…… (本章完)

一个须发皆白,鹤发童颜的世家族长捏着自己的胡须笑呵呵的说着,而众人听了,自然也是一阵欢乐,可以站在宴会厅前头的钱韫栖却摆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对着身边的黄世杰拱手说道:因为这里,是二老的故土对吗?”

…



“是!”那些枪盾手们赶忙答应,冲到城下,将已经多年不用的投石机从城墙的器械所里面拖出来,然后就地将被砸塌的城墙落下来的砖块放在投石机的投袋当中,然后对着空中就扔了过去,顿时,一块块砖石如同下雨一样,飞到了不远处的谷蕲麻的本阵当中,原本只是在原地看热闹的众人顿时被砸的痛不欲生,黑夜最可怕的地方就是看不清楚这些石块是从什么地方飞过来的,虽然谷蕲麻手边的投石机扔出来的

秦渊是因为太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杨可卿则轻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禀告门主,事情是这样的!”既然来了,陈凤欣怎么能当做一个木头人一样站在旁边呢?听到穆洛柯的问话,不等身边躺在床上的邓德伍发言,陈凤欣第一个站出来说说道:“当时我营的人马在营地外面巡逻的时候,发现了当时趴在马背上,奄奄一息的邓德伍堂主,当时我们看清楚邓德伍堂主的身份之后,就赶忙将其带到我们的军营,将他背上的匕首取了下来,然后包扎好了,之后末将想要让邓德伍堂主在营帐当中多多休息,由我来 禀告此事,但是邓堂主说没有他亲自到场,这件事情对谷宗主解释不清楚,所以我们就用马车将邓堂主送到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那看来邓堂主的伤情还挺复杂的,竟然需要本人亲自口述才能够让谷宗主明白!” 穆洛柯闻言点点头,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谷蕲麻说道:“既然邓堂主需要亲自给谷宗主解释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我就先行回避了啊!” “不用!”正要找机会让穆洛柯出功出力帮助自己一起攻击固原城呢,谷蕲麻怎么可能轻易让穆洛柯离开自己的视线呢。..慌忙摆摆手,谷蕲麻对着眼前的邓德伍说道:“既然你要找我亲自解释清楚,那现在就解释吧, 大家都在这里,也方便查清楚刺杀你的凶手!” “额……” 无语的看了一眼谷蕲麻,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虽然脸色依然是惨白惨白的,但是面对眼前的谷蕲麻,邓德伍还是小心谨慎的回应道:“宗主大人,属下这伤情是在副宗主大人的营帐中留下的……”说着,还对着谷蕲麻眨巴了一下眼睛,后者微微一愣,就听到身边的穆洛柯一脸愕然的说道:“既然是在路副宗主的营帐当中被刺伤的,那你为什么要跑到我沙鬼门陈副门主的营中休整呢?难道路副宗主不 管你的死活吗?” “额……不是这样的,小人是从路副宗主的营中离开之后才被刺杀的,所以马儿就往这边逃过来了……”对着穆洛柯无语的笑一笑,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无语,只能支撑着自己的身躯,对着眼前的谷蕲麻说道:“所以说,这件事情可是跟路副宗主无关的,他当时还在帐中,守着他弟弟的尸体,整个营帐中已经 就剩下了十几个人,防御不足,也没有发现那个刺客……” “那是谁将你刺伤的,这个你总知道吧?”谷蕲麻的眼睛略微变了变,忽然觉得这件事情没有一开始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便趁着邓德伍沉默的时候,扭头对着一边的穆洛柯说道:“穆门主,你看我们涧山宗又让您看笑话了,这邓堂主的事情看来我 三言两语是解释不清楚了,您看您是不是行个方便啊?” “没问题!”早就不想在这里被谷蕲麻逼着带着人马冲击秦皇门那让人闻风丧胆的长枪阵了,穆洛柯笑呵呵的点头答应,然后对着眼前的陈凤欣微笑着点点头,后者微微笑着,跟着穆洛柯就离开了谷蕲麻的营帐,看着 外面灿烂的阳光,一起走出了谷蕲麻的军营。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出了谷蕲麻的军营,穆洛柯自然是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对着身边的陈凤欣问道:“这件事情有这么复杂和敏感吗?竟然让邓德伍不敢当着我们的面对谷蕲麻解释清楚?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属下也不清楚,如果能够问清楚的话,属下也不会带着人让邓德伍来到谷蕲麻的军营当中解释了……”对着穆洛柯点点头,陈凤欣只能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既然邓德伍是在路辉伽的军营当中遇刺的,而且他也不肯当面说出刺杀他的人是谁,显然,这个人的身份很敏感,但是不会是路辉伽,不然的话,以邓德伍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早就嚷嚷着让谷蕲麻替他报仇了,所以我估计刺杀他的人应该是路辉伽军营中的人,听说这次谷蕲麻对于路辉伽营中的人马惩处力度巨大,而且让人惊恐的是,这厮竟然在 路辉伽带着人马冲击秦皇门枪阵的时候,领着自己的手下人转了一圈,就回去给谷蕲麻报信了,完全没有把自己人的性命和这次战斗的成败放在眼中,路辉伽营中的人对他不满,应该是情理之中的!” “那邓德伍如果当众说了,应该可以让谷蕲麻为自己撒气吧,他为什么还要当面和谷蕲麻解释呢?” 穆洛柯闻言点点头,陈凤欣的解释应该是最大的可能性了,但是好奇心还是萦绕在穆洛柯的周围,让他很好奇,这些事情到底都有什么样的关联! “估计是他还发现了别的情况吧,总之,谷蕲麻军中不稳,我们也不应该跟着消耗自己的力量,固原城被攻破是迟早的事情,我们沙鬼门必须要拿到最大块的利益!” 陈凤欣微微耸肩,一脸笃定的看着固原西城墙上的豁口,一边的穆洛柯闻言点点头,也都十分认同陈凤欣的想法。闪舞小说网.. 走了没多远,穆洛柯和陈凤欣刚刚要在自己的营门前分开的时候,就看到十几名骑兵忽然间从北边飞奔而来,为首的那人手中拿着一柄发着青光的长枪,一看就是路辉伽! “路宗主好!”停下马来,看着冲到眼前的路辉伽,穆洛柯眼中的神情要多复杂有多复杂,看着穆洛柯的样子,路辉伽也是微微一愣,停下马来,对着穆洛柯拱手说道:“路辉伽见过穆门主,不知道穆门主这是从哪里过来 啊?” “刚刚从谷宗主的帐中回来!” 穆洛柯淡淡的点点头,看着眼前一脸焦急的路辉伽,有些好奇的试探道:“不知道路宗主这么急急忙忙的过来是干什么啊?难道有什么重要的军情要禀告谷宗主吗?” “不是……”无奈的叹口气,路辉伽的而脸上写满了无奈,猛然间将手中的皮鞭对着身边一个低着头的小侍卫的身上来上一鞭子,然后咬牙切齿的对着穆洛柯解释道:“这个混蛋,竟然在我帐外将邓德伍堂主给揍了一顿,妈的揍了就揍了,竟然还把人给我放跑了,我估计现在邓德伍那个混蛋正在谷宗主面前告我的叼状,所以我打算带着这个混蛋上门负荆请罪,让谷宗主原谅这个没脑子的家伙。打了败仗,心情不好,希 望谷宗主能够理解吧!” “原来是这样,我说邓堂主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啊……”穆洛柯愕然的看着那名沉默的小侍卫,暗道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竟然连邓德伍都敢打,可见这路辉伽平日里在自己的军营当中,还是很有点心腹的,并不像人们描述的那样,公正无私,无人可以亲近 ! “邓德伍已经到谷宗主的帐中了?”听了穆洛柯的话,路辉伽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一边的陈凤欣望着眼前拿着青光长鸣枪的路辉伽,忽然开口说道:“不但到了谷宗主的帐中,还指名道姓的说是被路宗主的人给揍了,而且背上还被匕首 刺伤了,还是我亲自包扎的呢,不知道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你是?” 路辉伽闻言脸色一变,惊讶的看着站在穆洛柯身边的陈凤欣,后者微微一笑,对着路辉伽解释道:“在下是沙鬼门的副门主陈凤欣,见过路副宗主!” “哦……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凤欣啊,还真是个美人胚子……” 对着陈凤欣点点头,路辉伽猛然间一摆手,对着眼前的穆洛柯说道:“穆门主,既然如此,那我就去谷宗主那里解释了,先行告退!” “就怕是晚了啊!”陈凤欣淡然一笑,看了一眼身边的穆洛柯,对着眼前的路辉伽说道:“这种事情原本就是先入为主,除非路副宗主能够找出证据证明自己当时确实不知情,不然的话,谷宗主肯定会怀疑到您的头上的,就算 是不会对路副宗主有所动作,这个倒霉的孩子肯定会被谷宗主拿来祭旗树立威信的,所以路副宗主不如在这里就把他放了,也算是救了他一名……” “额……这个……” 对着眼前的陈凤欣晃了晃眼睛,路辉伽忽然拱手道:“多谢提醒,不过就算是路某人拼了命,也会保护部下的安全的,就此别过!” 说完就带着身边一身钢甲沉默不语的小侍卫离开了陈凤欣的视线,朝着谷蕲麻的军营处狂奔而去……两个沙鬼门的客人离开了营帐之后,谷蕲麻自然是急不可耐的让眼前的邓德伍给自己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一脸苍白的邓德伍则默默的点点头,将自己如何遇袭,如何逃脱的过程和盘托出,让眼 前的谷蕲麻惊愕不已! “竟然是路辉伽的亲兵将你刺伤了?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谷蕲麻气呼呼的看着眼前的邓德伍,后者乖乖点头,将眼中的泪水轻轻抹去,对着谷蕲麻说道:“看来这次,副宗主应该是对我恨之入骨了,小人不过就是去要回自己的坐骑,结果就被如此对待了,小命险 些都没有了。看来在副宗主他们的眼中,这涧山宗已经是他们说了算的地方了……” “放屁!我还没死呢!”对着邓德伍怒吼一声,谷蕲麻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拧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邓德伍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回去好好的养伤,我让路辉伽过来给我解释清楚,简直是混蛋!竟然说动手就动手,多大的仇 怨也不能私下里解决,不然的话,我谷蕲麻还能不能控制住整个涧山宗了?” “是,属下这就下去疗伤!”对着谷蕲麻点点头,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哀伤,无奈的拱拱手,然后让帐外的涧山宗弟子们给自己送回自家军营静养,留下谷蕲麻一个人在自己的帐中,默默的捏着自己的下巴,思索着这件事情的种种细 节! “你去讲副宗主给我叫过来!就说我有事情要和他商量!”思索了半天,谷蕲麻还是站起身来,让帐外的亲兵去把路辉伽叫过来,那亲兵连忙答应,不多时就出了营地,正要赶往路辉伽营地的时候,就看到外面已经出现了路辉伽的身影了……

不然的话,战斗起来手中的武器强大无比,可是身体却承受不住,那只是找死!



“回血祭,我这次是自己私自出来的,若是被发现了,那会受到责罚的!”



医生们不爽了,纷纷表示留下要给秦渊看看自己的实力。

秦渊觉得这里面大概是有什么事情自己没有想到,可是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唐门敢和蜀山作对。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说的可是真的?” 黄世杰的声音猛然间从门口传来,褚和乾和陈悟冶抬头一看,只见到黄世杰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一身戎装,制服笔挺的站在门前,目光中写满了坚定,褚和乾见状赶忙起身,对着黄世杰说道:“世子大人,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啊,我们黄王府要是得到了米王府的帮助,黄王爷估计不会开心的!” “老头子开不开心是他的事情,我只要问你,你前来搭线牵桥的目的是什么!” 黄世杰淡然的对着褚和乾挥挥手,目光紧盯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对着黄世杰恭敬说道:“老夫还是那句话,秦皇门的秦渊只是幼虎在笼,如果等他长大了,我们这些旧势力一定会被这厮铲除殆尽了,与其遗患无穷,还不如趁早决断,实话告诉世子大人,如果世子大人不愿意做这件事情的话,老夫就会去找李刺使,去找贺兰会长,甚至去找沙鬼门的代理门主穆洛柯,总之,老夫临死之前,一定不会看着随时会铲除我陈家血脉的人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哦?老先生这话什么意思?难道秦皇门要对老先生一家不利?” 黄世杰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淡然一笑,摆手道:“我们陈家的势力还太小,秦皇门不会放在眼中的,但是我相信,只要他能够拿下耀州城,我陈家要么上了他的战船,和他一起死,要么就是被那些泥腿子捷足先登,挤压我们生存空间,作为朝廷的生员,老夫是断然不会让自家人去和秦皇门合作的,但是如果秦皇门做大,我们这些朝廷的人,就没有活路可说了,那些疯狂的泥腿子肯定会让秦皇门声势大振,到时候,朝廷里面事不关己的大人们一定会想办法和秦皇门达成协议的,到时候死的,还是我们这些真正的朝廷支持者!” “也就是说,您老先生未雨绸缪,打算将秦皇门杀死在萌芽状态?” 黄世杰的嘴角微微一笑,旁边的褚和乾赶忙开口说道:“世子大人,三思啊,将不可因怒而出兵,士不可以愠为兴师,我们在金城扩张正好,何必惹怒秦皇门报复呢?” “褚大人不会以为,离得秦皇门远远的就可以免遭祸患了吧!” 陈悟冶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褚和乾,傲然说道:“天下大势越发纷乱,这正是秦渊这等宵小之辈崛起的大好时机,可惜此人心急气躁,早在占据固原城东城之时,就已经开始提拔重用那些出身低贱之辈,如果我们再不采取行动,真的是悔之晚矣啊!” “既然如此,老人家可能够帮助我们联合贺兰荣乐,李平举,甚至是沙鬼门的穆洛柯一起动手?” 黄世杰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悟冶,后者坚定的摇摇头说道:“人众则乱,我既然看中了黄世子的胆识,也联合了有实力的华亭涧山宗,那就不要让别人参与了,此前黄世子手下的祖公子不是也曾合纵连横,准备对秦皇门决一死战吗?结果如何?各家各派互相推诿,相互拉锯,反而无法形成合力对付秦皇门,这等事情老夫是不会做的,黄世子只要点头,片甲不用支出,只管让华亭涧山宗出兵出人,大义在手,灭掉如今孱弱不堪的秦皇门,定然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好啊!” 黄世杰微微一笑,看着陈悟冶的双眼说道:“我同意了,让华亭涧山宗用我的名义去对付秦皇门去吧!” “真的?” 听到黄世杰的话,陈悟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万万没想到黄世子竟然如此痛快,身边的褚和乾还想再劝说两句,黄世杰已经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那就这样吧,我同意了,你去找华亭涧山宗出兵吧,到时候固原城就送个他们了,我只要求他们到时候好生收敛我黄府禁卫军将士的身体祭祀一番就可以了!” “爽快!” 对着黄世杰竖起大拇指,陈悟冶的脸色泛起一阵潮红,眼前的黄世杰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办事稳妥的陈悟冶连忙上前两步,拦灼世杰说道:“既然黄世子同意了,那就立个字据如何?不然老夫到华亭涧山宗那里也是口说无凭啊!” “怎么?你没说动华亭涧山宗?” 黄世杰有些怀疑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咧嘴一笑,对着黄世杰说道:“怎么可能呢?我是说让您立个字据,到时候也方便证明华亭涧山宗的行动是有您的授权的,不然华亭涧山宗肯定没胆子翻山越岭,大军过境,难免会让人怀疑,所以才向您讨要一个字据证明他们的行动不错即可!” “也好!” 默默的点点头,黄世杰耸耸肩,就拿着陈悟冶早就准备好的纸笔在一张白纸上誊写了两遍授权文稿,然后手下一份,让陈悟冶签上字,然后就带着褚和乾离开了会客厅,将喜气洋洋的陈悟冶留在了当场! “世子大人,不能这样做啊!” 从会客厅中出来,褚和乾一脸懊恼的看着眼前的黄世杰,激动的说道:“这东西要是给了他,我们以后岂不是要和米家搭上线,以黄王爷的性格,肯定会偏袒您二弟那边的,我们这样做,遗患无穷啊,到时候这老东西拿着这玩应儿招摇撞骗,我们科如之奈何!” “一概否认即可!” 黄世杰淡然一笑,对着身后激动莫名的褚和乾说道:“华亭涧山宗既然想要固原城,有没有这个东西,他们都会打出我的旗号的,到时候胜了,我们就派人祝贺,顺便承认了他们所说不差,败了……我就领兵南下,将华亭涧山宗一举吞并,理由就是他们伪造文书,明白了吗?” “额……世子大人高明!” 听到黄世子的话,褚和乾的脊背处忽然一阵发凉,看着眼前目光坚定的黄世杰,不觉感到一阵可怕,种种情况都做好准备,这样的主子,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兴高采烈的从黄世杰的公侯府当中出来,陈悟冶拿着刚刚吹干的文书坐上马车,优哉游哉的躺在自己的马车上,命令自家的车夫北上,回到已经一片愕然的耀州城。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回到耀州城的时间已经是深夜了,但是陈悟冶家门前的空地上,还是停靠着各式各样的马车,马夫们点着灯笼聚集在一起,当有人看到陈悟冶的马车回来的时候,众人纷纷避让,在门房中等得不耐烦的耀州城的士绅们纷纷出来迎接,看到陈悟冶满面红光的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轻松起来,簇拥着陈悟冶回到大堂,众人眼巴巴的看着陈悟冶脱去身上的大衣,端坐在主位上,虽然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疑问,但是并没有人主动询问陈悟冶此行的结果如何! “大胜!” 傲然的将手中的文书拿出来,陈悟冶看着眼前众人惊讶的眼睛,毫不客气的说道:“老夫刚到府上就从黄世子的手中拿到了这份文书,诸位可以放心了,我耀州城定然不会被秦皇门所控制的!” “陈爷爷,小人该死,让您如此奔波,小人愿意送上全部家产,成为您手下的一名奴从!” 前一天还得意洋洋的蔺修观慌忙从人群中钻出来,跪倒在陈悟冶的身前,满脸含泪的看着这位老人家,压错宝的蔺修观虽然在心中无数遍质疑了上苍为什么待自己如此不公,但是形势比人强,心高气傲的蔺修观如今也不得不祈求陈悟冶的帮忙才能够保住自己这条小命! “你还知道!” 看到蔺修观爬到了自己的面前,陈悟冶的脸上满是厌恶,冷笑了两声,方才说道:“给!拿着这个文书去华亭一趟,给华亭涧山宗的大人谷蕲麻大人,你啊,也就剩下这点用了!知道不?” “额……小人从未见过谷蕲麻大人啊!” 蔺修观惊愕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不屑一顾的摇摇头,对着眼前的蔺修观说道:“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三日之内谷蕲麻大人的部队到不了耀州城,我们就拿着你的家人先给秦皇门赔礼道歉,知道吗?” 陈悟冶说完,也不理会呆在当场的蔺修观,直接站起身来,对着周围的士绅们招呼道:“大家这么晚了还在等着老夫,老夫不能不表示表示,来啊,准备好酒好菜,请各位大人好好的在家中热闹热闹,我们耀州城的事情我们耀州城的人自己管,大家都要有事商量,不然的话,又要像某些人一样,后悔不迭了!” 说完,就在众人的阿谀奉承当中走出了大堂,留下蔺修观看着眼前的文书,一个人在瑟瑟寒风中发抖! “落井下石!” 蔺修观的眼睛中猛然间冒出一阵火焰,看着簇拥着陈悟冶离去的众人,昨天这些人还对着自己阿谀奉承,各种夸奖的声音就在耳边,可是如今,自己落得这般田地,这群人竟然落井下石,等着看自己的笑话不说,还准备拿自己的家人来拖延秦皇门报复的脚步! “你们做的了初一,别怪我做不了十五!” 蔺修观将眼前的文书拿好,放在手上,伸手擦擦自己脸上的泪水和汗水,然后就出了门,一个人上了自家的马车,全然不顾身边马夫们的指指点点,命令马夫将马车从南门开出了城,然后就在黄河边改道,朝着正北方向走去! “主子,这朝北可是去固原城呢,咱们不是要去华亭城吗?” 听到蔺修观的命令,赶车的马夫一脸惊愕的看着蔺修观,后者的眼睛无神的眨了眨,冷冷的说道:“想活命就按照我说的做,不然的话,咱们都得死!” “是!” 身子骨一哆嗦,这马夫也不敢再多嘴,按照蔺修观的指示,将照明的灯笼吹灭,然后小心翼翼的沿着官道向着北方前进,滚滚黄河水在蔺修观的眼前不住向后流淌,蔺修观默默的看着天上的繁星,眼中的恨意很快变成凄凉:“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运气就这么差呢?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的投机就失败成这个样子!祖秉慧啊祖秉慧,你们怎么能够废物成这个样子呢?不是看起来挺厉害的吗?怎么如今成了这副模样了呢?” 蔺修观在心中抱怨着,眼前的灯光渐渐的密集了起来,不过却不是城墙上的那种密集,而是一队马队的火把…… (本章完)

详情

袁一琦和沈梦瑶怎么be的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