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歪歪美女美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26

爽歪歪美女美剧情介绍

。

 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仪式大堂里出来,蔺修观顿时感觉一阵后悔!自己在秦皇门的连个亲信之人都没有,拿什么来实施自己提给秦渊的想法的,虽然秦渊说了有事情可以随时去找他,但是这件事情,蔺修观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完成,这样一来,自己在秦皇门就能够扎下脚跟,不用再成为梁声口中“吃干饭”的那个人了! “悲剧啊悲剧,有时候太积极也不合适!” 蔺修观敲着自己的脑袋回到了居所,看了一眼给自己守门的两个歪瓜裂枣,想了想,还会算了,一个人进到房间里面思来想去却也不大要领,还把自己弄的头疼脑涨一阵发虚! “看来以后要多加锻炼才是,这鸟身体,哪天和梁声、卫宣他们发生了冲突,连一巴掌都受不起也太吃亏了点了!” 晃着自己的脑袋,蔺修观走到医馆,迎面就看到了此前给自己诊治的欧阳龙云,虽然另一个医生段一横给自己诊治的时间更长,但是这家伙某一天忽然就消失了,也让蔺修观一阵好奇,不过在耀州城做买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蔺修观知道什么东西该问,什么东西不该问! “欧阳医生啊,好久不见啊!” 蔺修观对着走到眼前的欧阳龙云热情的打起招呼,后者微微一愣,看着眼前的蔺修观有些讪笑道:“你不是昨天才因为自己妻子和小舅子大闹一场出了院吗?怎么今天见到我就成了好久不见了?怎么?是不是旧病复发了?我看你也是的,不就是一点破事嘛?大家都知道了也就没啥,你也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急着出院呢?来吧?还是回来住院吧!” “我好着呢……” 无语的看着眼前长得十分帅气的欧阳龙云,蔺修观觉得这个家伙小的时候一定没有受过好管教,这么多人来来回回的走着,竟然直接当众就给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唯恐有人不记得自己一般! “那你来医院干什么?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走了!” 欧阳龙云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臭鸭子嘴死硬的蔺修观,后者微微一愣,还是上前拉住欧阳龙云的衣角说道:“欧阳医生啊,其实事情是这样的,这个……我今天在堂议的时候给秦门主推荐了一个计策,秦门主听了之后很感兴趣,也觉得很好,不过嘛……就是让我全权负责,我当时一兴奋就给忘了,我在这秦皇门中间也是人生地不熟的,所以就想要让你帮帮忙,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帮我实施这个计策啊?” “你要什么样的人选啊?” 欧阳龙云闻言一愣,顿时笑道:“这听说过来医院找病人的,没听说过来医院找勇士的,可以可以,蔺公子人生奇遇多多,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揣摩的!” “你就别给我开玩笑了!” 看着欧阳龙云嘴角额笑意,蔺修观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赶忙拉着欧阳龙云的衣角问道:“你倒是说说啊,有的话给我介绍介绍,不然的话,我都在秦门主面前夸下海口了,这忽然不赶趟的话,不是也太丢人了点了?” “没有!” 坚定的摇摇头,欧阳龙云将手边的文件夹打开,指给延期啊你的蔺修观说道:“现在还能够在医院里面躺着的,那都是重伤员,但凡能够拿得动武器的兄弟们,都自觉上了城墙准备守卫固原城呢,我手边真的没有人能给你介绍,这不是给你开玩笑的,你要是想找的话,就去找左护法右护法他们问问,身边的好手多得是,你来医院找,真的是不可能找得到的!” “额……也好吧!” 知道欧阳龙云说的也是实情,蔺修观讪讪的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传到了蔺修观的耳朵里面:“欧阳医生,我妹妹恢复的怎么样了?” “啊,已经差不多了,不过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你现在也是女兵中的一员猛将了,估计没时间照顾你妹妹的,我把她留在这里,也是方便你们度过这次难关!” 欧阳龙云转过身来,一脸淡然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吴翠莲,后者微微一愣,有些不悦的说道:“我看我妹妹天天都在医院里面胡蹦乱跳到处走给人家当护士了,这还不算是恢复好了啊?” “不算不算,我们要听医嘱,是不是啊,这位女侠!” 蔺修观不等欧阳龙云说话,主动走到吴翠莲的面前,面带微笑的自我介绍道:“在下蔺修观,不知道这位姑娘尊姓大名啊?” “她就是吴财长的女儿,吴翠莲!” 欧阳龙云无语的看着过来插话的蔺修观,轻轻的拉了一下蔺修观的衣角小声而急促的说道:“这可是吴财长的女儿,就住在城主大人不远处,你别打她的主意!” “你们说什么呢?” 看着欧阳龙云紧张兮兮的样子,吴翠莲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大男人说道:“有什么不能当面说吗?我还没有瞎了聋了呢,说!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我妹妹到底能不能早点出院啊?” “啊,吴翠莲姑娘啊,情况是这样的!” 伸手摆脱了欧阳龙云的拉扯,知道自己必须要抓住这根稻草的蔺修观彬彬有礼的说道:“是这样的,在下如今不是加入到了秦皇门吗?今天堂议之时,正好给秦门主献上一策,秦门主非常赞赏在下的计策,所以就让在下全权负责此事,如今计策已经规划好了,就是这人选,因为在下刚刚到固原城,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没有帮手,本来希望来到这医院里面拜托欧阳医生给我介绍两个帮手,但是没想到欧阳医生表示这医院当中只有重伤员,没有可用之人,所以在下就打算离开,不过既然我们有缘相见,不知道吴姑娘能不能给我介绍两个帮手呢?” “不能!” 淡然的看着面前一副奶油小生打扮的蔺修观,吴翠莲坚定的摇头道:“我这次来就是想要带着妹妹从医院离开,让她呆在我身边,固原城虽然固若金汤,但是毕竟秦皇门的人手不足,敌人肯定会有攻进来的可能,我害怕妹妹在这里受到波及,所以才过来找欧阳医生,希望带着妹妹在身边,这样也方便有个照应,她父母都去世了,如今就和我和父亲生活在一起,我不能让她有任何差池的!” “果然是好姐姐啊!” 被吴翠莲拒绝了,蔺修观倒是也没有生气,一边的欧阳龙云却有些焦急的说道:“吴姑娘你放心,只要有我欧阳龙云一口气在,断然不是让翠花身陷险境的,这点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妹妹出事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欧阳大夫,这医院里面这么多秦皇门的兄弟需要你照顾,而且等到战斗开打,这里肯定会人满为患的,到时候您忙都忙不过来,怎么可能有时间照顾我妹妹呢?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而且您对我妹妹的恩情我也很清楚,将来结草衔环也要报答您的大恩大德,但是现在父亲不在,我吴翠莲就要做主,请把妹妹还给我,如何?”吴翠莲坚定的摇摇头,看着面前面色沉重的欧阳龙云,一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旁边的蔺修观也是感到一阵尴尬,对着吴翠莲说道:“如果您这么担心翠花妹子的安危,不如将她送出城去,这样不是更安全!” “送出城去更危险,外面的谷蕲麻的人要是抓住了她,后果不堪设想!” 对着蔺修观摆摆手,吴翠莲一脸的沉重,面前的欧阳龙云闻言也是一声叹息,对着吴翠莲说道:“吴姑娘说的也对,是在下唐突了,这样吧,我这就给翠花说,让她跟你走!” 说完,欧阳龙云把脚就往里面的病房走去,一边的蔺修观愣了一愣,忽然叫住欧阳龙云和吴翠莲说道:“二位可有地方让我说几句话?说完就行,也不耽误你们多少时间!” “这人可信吗?” 吴翠莲瞪了一眼蔺修观,一脸怀疑的对眼前的欧阳龙云问道,后者略微一愣,对着吴翠莲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后者闻言一愣,恍然大悟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脸上的表情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额……跟我来吧!” 看着蔺修观涨红的脸颊,欧阳龙云也知道聪明如蔺修观,自然是知道自己给吴翠莲说了些什么,将两个人带到自己的办公室,欧阳龙云和吴翠莲都没坐下,对着眼前的蔺修观齐声问道:“说吧,是什么事?” “让二位两全其美的好事!” 蔺修观微微一笑,对着眼前的吴翠莲说道:“吴姑娘不是担心固原城里面不安全吗?但是你想想,你身穿将服,一看就是要登上城楼迎战的,那地方也是兵荒马乱的额,您真的能够照顾好您的妹妹吗?再说了,欧阳医生你到时候肯定也像吴姑娘说的一样,忙得不像话,所以要我说啊,吴姑娘你就跟着我,扮作商队南下,到谷蕲麻的老家附近联络英杰,攻击敌后,一来可以解固原城之危,二来可以让妹妹常伴左右,定然无事,三来还可以见识场面,增长见闻,如今谷蕲麻腹地危如完卵,我相信我们去了危险肯定不大,所以您就跟着我,按照我给秦门主献上的计策,干一票大的,如何啊?” “为了你的升官发财?” 欧阳龙云微微一愣,开口阻止道:“那地方人生地不熟,你们去了也是一抹黑,还不如在这固原城中呆着好点呢?” “不!” 凝视着眼前的蔺修观,知道蔺修观现在已经彻底得罪了谷蕲麻,断然不会带着自己去找谷蕲麻他们要赏钱的,吴翠莲默默的点点头,沉声说道:“如此一来,可以脱离险境,而且父亲还没有回来,我这样做也是为了秦门主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姐妹就跟着你去!” “真的?” 万没想到吴翠莲这么好打发,蔺修观惊讶的都说不出来话来,激动的点点头,对着吴翠莲说道:“如此,固原城一战,大妹子可当首功啊!” “去一边去,你们男人心里那点小九九我还不知道,这商队到时候我说了算,少在这里拿我当下属,明白吗?我也是为了我妹妹好!” 吴翠莲冷哼一声,根本不打算吃下蔺修观的迷魂汤,后者讪讪点头,再抬头,眼前的欧阳龙云已经用杀人般的目光直视着自己的了! “话说,我好像是因为自己的头疼才来这医院的吧?” 跟着吴翠莲出了医馆,蔺修观这才想起来自己此来的目的何在……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本章完)



“不是说要去做什么坏事,而是去找那些做坏事的人。”秦渊看着远处黑暗的天空,淡淡道。…

 两人一路无话,尽管走在一起,但中间相隔足有一米多宽,明显在告诉别人,他们之间不认识。

席耘正默默的点点头,目光之中猛然间露出一点寒光:“可惜你们秦皇门不是真正的古武门派,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连朝廷的承认都没有,怎么和黄王府斗?”

将手中的塑料手套脱下,松虢泙的脸上闪过一丝得色,面前的钱苏子听了,更是欢喜的不得了,伸手拉着身边的年轻男子,跟着松虢泙就坐上了泓天门的轿车,然后很快就到了最近的一个不起眼的居民小区当中,上到一处高楼的楼顶当中,才发现这种普通的居民楼楼顶竟然别有洞天!此刻场上其他叶家的人都不敢出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看着叶延罗,在场也只有秦渊和叶云曼表情稍显轻松。



可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害怕,因为秦渊这明摆着就是来找事的,警察完全有理由收拾他们!





嘴里刚刚要说出口的话,被身边的人一下打断。

梁声脸色大变:“林天意,你也疯了?!”

不过这还没完,秦渊已经来到了另外七位皇者身边,神龙就跟在他身边,蜿蜒前进。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错!肯定是秦皇门的细作,不然的话,事情不会这样巧合,那秦渊也不敢如此猖狂!” 对着陈悟冶点点头,谷蕲麻更加肯定了自己在心中的揣测,无比坚定的站起身来,对着耀州城实际上的掌控人陈悟冶说道:“俗话说,事情宜缓不宜迟,我们先不要大肆生长,只要小心探查,这耀州城的情报如果再被秦皇门知晓了的话,小心本宗主带着人先行离开了,这客军作战,最忌讳的就是对本地的食物不够了解,如果我们的情报都被秦皇门掌握的话,我谷蕲麻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打不下来这固原城啊!” “您先别着急!” 看着谷蕲麻激动的样子,陈悟冶也是一头雾水,先是在自己的脑海当中将谷蕲麻说的事情过了一遍,然后才缓缓的说道:“如今天色尚早,谷宗主先回去休息,我会加派四队人马,在耀州城的四周来回巡逻,就算是有人偷偷从耀州城中逃了出去,我们的人也一定能够找到踪迹,而且兵贵神速,他们如果想要运送情报,定然会有马匹来回奔波,我们只要找到地上的马粪踪迹,也是可以找到这些细作的!” “好!” 对着陈悟冶点点头,谷蕲麻也知道大动干戈实际上没有必要,对着陈悟冶拱拱手,谷蕲麻这就打算离开陈悟冶的府上,回去休息,也是到这个时候,谷蕲麻才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对着陈悟冶说道:“此前陈老先生为在下接风洗尘的时候,不是对我说过,这固原城中不是还有我们的人吗?怎么这些天也不见动静了?” “额,这个在下也不得而知,此人身份秘密,所以我们只要人单线联系,以防万一!” 陈悟冶坦然回答道,谷蕲麻哼了一声,然后才对着陈悟冶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的人查查到底是谁把在下的行踪泄露出去了,反正这些天,我们的人也没有半点情报送出来,想来也是遇到了困难,查出这个东西,应该不算难吧!” “我试试!” 对着谷蕲麻点点头,陈悟冶很不爽的看着这个满身粗俗的家伙离开了自己的府上,然后还是按照和谷蕲麻的约定,增派了人手在耀州城的四面开始了不间断的巡逻和检视,同时还不忘对自己的几个老伙计交代一声,这个时候就把那些见不得人的生意断了吧,省的到时候被人查出来,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执行完一系列的事情,陈悟冶打着哈欠正要回去补觉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谷蕲麻之前要求的事情自己还没有办呢,索性就一边回去睡觉,一边让下人去把宋贡鸣找来,安排他再去耀州城一次,让焦玉儿将这件事情查出来。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刚刚吩咐下人去把宋贡鸣找来,陈悟冶还没有把鞋脱了,就听到下人急急忙忙的过来禀告道:“禀告大人,宋贡鸣公子已经在门房等候了,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禀告您!” “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让他进来!” 陈悟冶闻言一愣,顿时恼怒的对着这名下人怒吼道,后者浑身一颤,跪倒在地上,对着陈悟冶惨声说道:“大人饶命啊,不是小的不过来通报,当时大人正在和几名大人会面,说任何人都不准靠近,但是小的就没敢告诉您,这一来二去,就有些忘了,还请大人责罚!” “算了算了,把宋公子请过来就行了,你这一晚上也是辛苦,没事了,下去吧!” 想起来是自己不让人靠近房间的,陈悟冶也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站不住脚,索性就放了这名下人一把,后者千恩万谢的过来找来宋贡鸣,陈悟冶此时也出现在会客厅,对着那名下人挥手说道:“我和宋公子有要事相商,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啊?” 那下人听到这话,顿时傻在了当场,陈悟冶无语的看了一眼这个耿直的下人,沉声说道:“我这次说的是真的!” “喳!” 下人乖乖下去,陈悟冶也懒得和宋公欧明解释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这次请你来啊,是为了……” “在下是自己来的……” “闭嘴!” 无语的看着没有眼力界的宋贡鸣,陈悟冶缓了缓语气,继续说道:“找你来的目的呢,也是非常简单,就是希望你能够再去固原城一趟,将一个消息告诉给焦玉儿姑娘,让她帮忙查清楚,到底是谁昨天晚上泄露了谷宗主前往固原城的消息的?” “额……这个怎么查啊?”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宋贡鸣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呢,拧着眉看着陈悟冶说道:“玉儿不过就是在蔺修观的身边做陪护,这种事情就算是有,也不可能从蔺修观的口中得知啊……从别人的口中想要知道的话,玉儿的处境肯定会更加危险的!” “更加危险?” 听了宋贡鸣的话,陈悟冶一脸好奇,后者闻言点点头,一脸沉痛的说道:“如今的固原城已经封城了,别说外面的人想要进去了,就是里面的人想要出来,恐怕也是非常不容易的,秦皇门对固原城的四周执行了坚壁清野,这样一来,一旦城破的话,身在城主府里面的玉儿恐怕就很难逃过谷宗主部队的毒手了……所以我才这么一大早过来,请求陈老先生帮帮忙,看能不能找人将玉儿姑娘救出来啊!” 说着,宋贡鸣也不管陈悟冶的脸色面沉似水,直接跪倒在地上,抱着陈悟冶的腿说道:“陈老先生啊,你也是知道玉儿身世凄苦的,我们郎情妾意,却不能在一起,被蔺修观那个混蛋抢了先也就不说了,如今她身在虎穴,命在旦夕,我希望陈老先生您能够帮帮忙,让我们两个人团聚,生死离别之苦,我断然是受不了的啊!” “你放心!” 看着眼前哭倒在地的宋贡鸣,陈悟冶在心中冷哼了一声,脸上却如沐春风一样,笑容满面的看着眼前的宋贡鸣说道:“孩子你放心吧,谷宗主的部队可是仁义之师,来到我们耀州城之后不是秋毫无犯吗?而且秦皇门已经是危如完卵了,城池今天就能够破掉,所以你放心吧,就算是攻入了城主府,焦玉儿姑娘只要说出自己的身份,我们的人断然是不会对她下手的!” “可是……” 宋贡鸣眼泪汪汪的看着陈悟冶,正要说什么,眼前的陈悟冶已经不耐烦的站起身来,对着宋贡鸣说道:“既然你这么担心玉儿姑娘的身体,那我就派人将你送到固原城中,和她在一起,这把扇子你拿着就好,到时候只要大声说出老夫的名字,那些小卒子们定然不会对你动手的,去吧!” 说完,陈悟冶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压根不管眼前的宋贡鸣如何的哭诉。.. 趴在地上哀叹了两声,看到陈悟冶根本不为所动,宋贡鸣也只能无奈的站起身来,从桌子上将拿把折扇拿在手中,跟着已经到门口等待自己的两名壮汉出了耀州城,然后一路翻山越岭,到中午时分,困饿难忍之时,终于看到了巍峨的耀州城! “两位大哥,我们怎么进去?” 看着城门紧锁的耀州城,宋贡鸣一脸好奇的看着身边两位鲜衣怒马的壮汉,后者冷笑两声,只看到其中一个壮汉从背上将自己的包裹拿下来,然后拆开来,一股难闻的汗腥气顿时让眼前的宋贡鸣感到窒息! “这是……” 惊讶的看着眼前称得上是褴褛的破衣衫,宋贡鸣好奇的看着两名壮汉,后者二话不说,其中一人直接抓起眼前的宋贡鸣,然后将他身上厚实华丽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也不管宋贡鸣如何挣扎,直接将这套满是汗腥味的衣服缠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把他往地上一扔,直接对着他说道:“这把折扇你藏好了,别备份发现了,人家谷宗主的人马估计就要到了,你赶紧穿着这身衣裳,装作难民混入城里去见你那小娘子去吧,能不能保住她的命,就看你的本事了!” 说完,两名壮汉也不管宋贡鸣的哀嚎,大摇大摆的骑着马就离开了耀州城的西门山,消失在莽莽的林间。 无可奈何的宋贡鸣只能忍受着浑身的难受,将自己的头发打散,脸上涂抹些灰尘泥土,晃晃悠悠的往固原城的西城门走去,脸上的表情一看就是忍饥挨饿的可怜人,虽然这可不是装出来的。 就在宋贡鸣马上就要到西城门的时候,林边草丛中忽然走出了一队人马,一位老人带着一堆孩子,还有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看起来英姿飒爽的很,连宋贡鸣都承认,这个女人比自己似乎更有英气一点! “喂,你饿了吧?” 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将手中一块窝窝头递给了正在蹒跚而行的宋贡鸣,后者看着这枚黑不溜秋的窝窝头,虽然肚子饿得要死,但是还是强咬着牙说道:“不饿!” “还挺有骨气的?” 那红衣女子看着眼前的宋贡鸣,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紧接着就对着宋贡鸣问道:“这个城是固原城吗?” “……是……”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宋贡鸣觉得这个问题是自己这辈子回答的最无语的一个问题了! “那就好了!” 女子答应一声,回头对着老人说道:“爹爹,你看我说的对吧,之前你去的肯定不是固原城,幸亏我及时改道,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秦门主呢!” 说完,女人就招呼宋贡鸣说道:“兄弟,你是本地人吧,带着我们一起去吧,正好我们也是千里迢迢过来的,对这里不熟悉!” “好……” 忍着肚子的饥饿,宋贡鸣还算是很有风度的点点头,然后慢慢的带着这群人来到了固原城的西门,在这里把守的人不是别人,真是刚刚因为奋勇成为堂主的甄震,城南的防御当然是交给了生力军定远枪盾手们了,而城西的防御就交给了甄震! 到了城门下,宋贡鸣抬起头,努力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对着城上严格警戒的秦皇门子弟说道:“军爷,开开门吧,俺这一路都没吃饭了,求你们救救我吧!” “你后面的人是谁?” 听出了固原本地的口音,城上的把守大声的问道,宋贡鸣不等回答,那女人已经主动说道:“在下梅花庄梅红玉,路遭谷蕲麻勒索,特焚烧庄园,千里辗转,来到固原城,投奔秦皇门门主秦英雄!” (本章完)“当然,要不然我这么费劲的救他干什么?”秦渊理所当然道。

详情

袁一琦和沈梦瑶怎么be的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