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玩微博的人多吗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26

现在玩微博的人多吗剧情介绍

 “这个地图是?”秦渊好奇的看着挂在不远处的大地图,这地图除了尺寸颇大之外,最让人意外的就是,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各样的信息,出了城池道路和水流山川这样寻常的地理情况之外,还写了特产,规模,可 以供养的古武者人数,还有被朝廷确定的城池建制等等五花八门的信息都在上面写满了,有的地方甚至还将多长时间的一次封山封路的信息给标注了出来! “这个是我们这些天在河套平原四周游历的时候,搜集到的各种信息,都标注在了这张地图上!”苏飞樱微微一笑,颇为得意的指着身后挂起来的大地图说道:“秦门主,你看看这地图上,实际上河套平原最富庶的地方既不是固原城,也不是号称聚富的耀州城,而是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的鸣沙城,不是吗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那里可是固原节度使马斌的地盘,我秦皇门虽然和马斌的关系并不深,但是也不想轻易得罪这个地头蛇,到现在马府都还被我保留的好好的,现在正好交给了贺兰荣乐会长居住,所 以我不可能为了你苏飞樱和贺兰华胥,去和马斌撕破脸的!”秦渊摇摇头,淡然的看着苏飞樱,后者的脸色一变,随即和缓下来,面带微笑的说道:“但是鸣沙城之前可是我们贺兰会的地盘啊,我们想要拿回来应该不困难吧,而且谁说我们不能够和朝廷敕封的节度使 共同居住在一个城市当中呢?” “之前贺兰荣岳大长老就是这么想的,结果换来的就是被刺使大人不断的借机肘击,以及招惹来更加麻烦的对手!”秦渊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苏飞樱,脸上的表情充满了不屑,后者闻言一愣,眉头一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做到自己的位置上,对着秦渊说道:“看来我们的沟通十分的不容易啊,我还以为大敌当前,秦门主 会答应任何可能帮助自己取得胜利的条件,但是显然我想错的,秦门主似乎认为自己取胜的把握很大啊!” “当然!”秦渊昂着头,脸上没有半分的畏惧,对着四周的贺兰会弟子看去,鼻子里面发出一股气流,嘴上说道:“我们秦皇门在昨天凌晨时分,在被人声东击西,而且炸塌了城墙的情况下,只损失了三十多人,就将涧山宗三百多人的尸体留在了固原成的城头上,这也是为什么涧山宗的谷蕲麻会让那么多人赶制投石机的原因,没有了投石机,涧山宗那群没有卵蛋的废物们根本不敢冲上我们秦皇门把守的固原城墙,而且昨天上午,在固原城东,我们秦皇门和贺兰会长的人马一起抵御了涧山宗副宗主的二百多人的攻击,最后敌人全军覆没,涧山宗副宗主路辉伽的双手也被我砍伤,所以涧山宗的千余人马,连我们秦皇门 把守的固原城的城墙都没有摸到,就已经损失了将近一半的人马,沙鬼门又是矛盾连连,除非他们不要命的拼死进攻,否则的话,这场围城战,我们秦皇门是赢定了!” “好吧,秦门主有如此信心,确实是好事” 对着秦渊看了看,苏飞樱的脸上有些愕然,轻轻的咳漱一声,对着秦渊微笑问道:“那不知道,秦门主现在的手上还有多少可战之兵啊?” “加上贺兰会长带来的七八百人,还有一百多人黄府禁卫军的人马,我们保卫固原城的人马只多不少,不需要苏小姐操心了!” 秦渊脸上依然充满自信,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对于这个问题十分的不屑,苏飞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身体微微的发抖,捏着拳头说道:“那就是说,秦门主不担心我们会站在秦门主的对立面了?” “不担心,正好可以借机给我赵鹤朔兄弟报仇,这件事情我不在乎!”秦渊摇摇头,丝毫没有给苏飞樱面子的打算,后者长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渊,眼中的挑衅很快变成了愤怒,一边的乐绍奉看到苏飞樱这个样子,连忙站出来打圆场说道:“两位大人,何必这么制气呢 ?大家都是同路人,涧山宗是什么东西,我们怎么会和他们站在一起呢,秦门主啊,难道我们的条件,您就是一点都不答应吗?这也不太合适吧!” “答应你们又能怎么样呢?”秦渊微微皱眉,一脸无奈的说道:“让你们在这里呆着?能够给我们分担多少压力呢?而且此地根本不能放手,只要对方在门口用烟熏火烤,这里面的人就会被呛死,到时候是你们牵制敌人,还是我们要冒险出城救援你们呢?让你们进入固原城?那贺兰会自己的矛盾我应该怎么处理呢?天天看着你们在城墙上械斗?牵连原本还算稳固的固原城防?乐长老,我们也是老交情了,你说你要是秦皇门的门主,你 应该怎么办呢?” “可以将我们安排在瓮城当中防守啊!”一直没说话的孙威平忽然开口说道:“秦门主啊,我也是当过您的侍卫的人,对于固原城我也算是有些了解的,固原城四个城门都有瓮城的设置,所以让我们去守卫瓮城如何?这样一来不就可以和贺兰荣乐 的部下隔离开来了吗?” “不可以”秦渊无奈的摇摇头,对着孙威平说道:“守城的时候固然可以如此,但是战斗讲究的是通力合作,两个有非生即死矛盾的人站在一起,没有互相捅刀子我就算是谢天谢地了,所以说,这个提议断然是不可以 的,你们在这里继续呆着吧,我还要回去安抚一下贺兰荣乐的情绪,相信跟着我一起来的裴夫人已经将我见到孙威平的情况给贺兰会长汇报了,我不能让我们盟友之间,心生嫌隙!” 说着,秦渊转身就准备带着彭玟怔离开这里,坐在位置上的苏飞樱顿时大怒,站起身来说道:“秦门主,你既然如此绝情,就休怪我们贺兰会的兄弟们不给你面子了!” “你想怎样?”秦渊的声音越发低沉,扭头看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苏飞樱,默然的将双手放在自己腰间的青铜双股剑上,淡淡的说道:“苏小姐,人生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我们之间的信任是如此的低,你如果想要和我秦皇门合作的话,就不应该提出那样一个不能接受的条件,之前我之所以愿意来到这里,是孙大长老告诉我,他有一个能够击败涧山宗的方法,如果这方法就是让你们也进入固原城和贺兰荣乐先行开战的 话,在我看来,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办法,所以对不起,今天我不能答应你们任何的条件!” “可是我们真的有办法将涧山宗击溃啊!” 站在苏飞樱身边的孙威平激动的说道:“只要秦门主答应之后帮助我们将马斌从鸣沙城请到固原城,让我们趁着马斌不在城中的时候控制鸣沙城,剩下的事情都好说啊!” “那你们也要先告诉我你们的方法是什么。....” 秦渊淡淡的看了一眼四周的贺兰会弟子们,他们手中五花八门的武器让秦渊第一眼就认为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对于这些人的战斗力,秦渊的心中是打着问号的。 “否则的话,我们是不可能亲密无间的合作的。” 秦渊昂起头,看着孙威平,目光严肃,一脸认真。 “我可以告诉您,不过不是在这里。” 苏飞樱说着,转身对着身后的侍从点点头,然后向前一步,对着站在大厅两边,无所事事的众人宣布道:“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吧,大家也都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说完,苏飞樱就对着秦渊招了招手,示意他跟着自己过来。 “我呢?” 彭玟怔在秦渊身后小声的说道:“我该不该过去呢?” 他的声音有点颤抖,似乎是对于自己的处境很担心,在他的目光中,四周的贺兰会众都不是好东西,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当然!” 秦渊面带微笑的点点头,抬眼看了一眼前方的钱苏子,并没有在意对方眼中的不悦。苏飞樱带着秦渊进到了大厅左侧的一个小屋当中,房门很新,一看就是刚刚安装好的,不过里面的布置却很陈旧,秦渊看着长凳上面陈旧的垫子,甚至都没有想要坐下的冲动,四周的墙壁上贴着很多壁纸,不过都已经发黄老旧了,让人看起来一阵难受,不过空气中的味道却有种芳香,秦渊用目光寻觅了一会儿,很快发现了在房间最里面安放的一排水仙花,这些花朵并没有太阳在滋润,不过看起来倒是很 鲜艳,秦渊觉得,能够在房间里面放些花朵的人,都是热爱生活的人。 “没办法,我暂时就住在这里。” 苏飞樱对着秦渊笑笑,将腰间的青云剑挂在了墙上的一根钉子上,整个房间中只有两排铺着破垫子的长凳,除此之外,就是墙边的一排水仙花了。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的时间还挺宝贵的。”秦渊站在门口的左边,看着关上门的苏飞樱,连孙威平都没有被苏飞樱允许进来,乐景和他的父亲乐绍奉也跟着众人前去休息了,秦渊觉得这个地方更像是一个宗教祈祷的场所,而不是一个人应该居住的 地方。 “好的!”苏飞樱淡然一笑,进到房间之后,她的表情明显的变得松弛的多,在外面的众人面前,这个女人似乎总想要表现出一种不应该出现的威严,没有贺兰华胥在的时候,她想要聚拢这些手下,所花费的心理旁 人并不知晓。 “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能够在这片大地上生存。”苏飞樱坐在长凳上,抬头看着站得笔直的秦渊说道:“但是现在的河套平原和整个华夏的局势却让我们感到忧心忡忡,所以不管秦门主怎么想,我们都要找到一个立足点,这个地方不一定非要是鸣沙城不行 ,但是我们想要作为牵制涧山宗的力量,而不和贺兰荣乐的人马发生冲突,我想,这就需要秦门主居中调停了!” “不需要我调停,眼不见心不烦就好了!”秦渊摇摇头,对着苏飞樱说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既能够牵制涧山宗,又能够防止你们和贺兰荣乐人马的火拼!”。

钱继风正要开口对着众人表明身份,就看到眼前的女孩猛然间俯下身子,对着自己的耳畔轻轻的吹了一口气,紧接着,不等钱继风将鼻前的仙香气吸入自己的口鼻当中,就感觉一阵酸痛从自己的脑后传来,紧接着,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雍州石门关 浩浩荡荡的部队在狭窄的石门关下缓慢的通过,带领这支部队前进的,正是华亭涧山宗如今的宗主谷蕲麻,虽然年龄只有三十六岁,但是谷蕲麻在关中大地上却是一代传奇,幼年丧父,少年丧母的他不但没有在动乱中被人从涧山宗的宗主位置上赶下台,反而趁着自家内乱的时候,将自己的嫡系人马一一的提拔重用,将那些孤狼一般环饲在自己周围的老人们一一清除,最后不但保全了自己对于涧山宗的控制,还在伺候的二十年间南征北战,合纵连横,终于成为了关中西辅地区,最大的古武门派的掌门人,也在去年得到了朝廷的认可,成为了涧山宗所代表的华亭侯,虽然和贺兰荣乐的南亭侯一样没有确实的封地,但是能够最终得到朝廷的认可,米王府的米和玉公子出力不少,而从中牵线搭桥的就是米和玉的老师,陈悟冶。闪舞小说网.. 不管是为了报答米和玉和陈悟冶的帮忙,还是为了染指河套富庶之地,在接到陈悟冶的电报之后,谷蕲麻就点齐兵马,在华亭留下二百兵士镇守老家,自己带着剩下的一千三百兵马挥军北上,接着黄世杰的名义,起兵讨伐秦皇门。 一路北上,谷蕲麻拿着黄世杰的文书畅通无阻,平日里对他虎视眈眈,百般刁难的各家关口守军,看到黄世杰的文书之后,也都没胆子阻拦谷蕲麻的行动,所以这一路走来,谷蕲麻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到了石门关,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天,谷蕲麻的部队就能够到达耀州城下,和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着谷蕲麻前来帮忙的陈悟冶会和。 一路前行,畅通无阻,谷蕲麻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在自己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前行着,谷蕲麻对于打败秦皇门,拿下固原城也多了几分期待。 “报!” 一声长喝猛然间从队伍的前头传来,谷蕲麻立定胯下的骏马,在几名随从的簇拥下,举目远望,看着远处飞奔而来的斥候,低喝一声:“何事?” “报告宗主大人,我们在前面发现了一户人家,颇有些财物不说,还在无人问津的山腰处,大伙儿问问宗主大人,这行军途中,可能征收军备?” 那斥候冲到谷蕲麻的面前,勒紧马缰绳,一脸嬉笑的看着眼前的谷蕲麻,后者淡然一笑,目光坚定道:“我军兴义师,战敌寇,自然需要随时补充军备,你们去告诉那户人家,半个时辰之内准备好三十头牛羊,八百石米面随军犒劳,不然的话,我杀他全家!” 说完,谷蕲麻就继续带着部队缓缓前进,面前的斥候闻言大喜,转过身去,带着谷蕲麻的亲口命令,冲向远处的山腰的庄户人家,将谷蕲麻的命令传了过去! “什么?” 听到谷蕲麻如此狮子大开口,那庄户人家的家长顿时傻了眼睛,看着这些斥候兵手中亮闪闪的兵刃,跪倒在地上哭诉道:“各位军爷啊,我们小门小姓,哪里有那么多的牲口和米面啊!你们饶了小的吧,小人经营多年,也只有三五口牲口,几十石粮食啊,不信你们跟着小老儿到仓库中一看就知!” “哼,老东西,你是不想活了吧,我们宗主大人开口,你这里没有也得有!来人啊,抄家,用他们家的金银财宝来抵我们宗主的账单!” 那斥候队长对着老人的脸颊啐了一口,紧接着就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冲进面前的庄户人家,刚刚冲到门口,一杆长枪猛然间从门口捅了出来,那斥候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里面刺来的长枪刺中的心窝,口中鲜血横流,转眼间就被那长枪挑落到了地上,口中发出“嘤嘤”的叫声,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杀!” 看到自己的老大被人杀了,周围的斥候兵顿时大怒,挥舞着马刀向前冲锋,结果没想到不等他们冲出来,这户庄户人家的房顶就出现了七八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握着手中的长弓,对着这群人纷纷射出手中的箭羽,虽然臂力不足,但是如此近距离,斥候兵身上的铠甲也没有全部披上,一支支箭羽射来,这些斥候顿时四散而逃,连从地上将自己老大的尸体拖走都没有! “父亲,你没事吧!” 一个身穿戎装的女子猛然间从房门中跳出来,从地上扶起刚才哭诉的老人,一脸心疼的用自己的袖子将老人脸上的唾沫擦干净,然后对着父亲说道:“事不宜迟,这些人肯定会再回来的,父亲,我们快走吧!” “这可是谷蕲麻的部队,如狼似虎,我们往哪里逃啊?” 那老人看着女儿的样子,一脸担忧的哭诉着,听到父亲的话,那女子倒也镇定,没有跟着父亲一起哭诉,而是咬着牙说道:“既然迟早是要被杀了的,不如和他们拼了算了,这房中的粮草牲口,我一块肉都不会给他们留下的,父亲,我们烧了宅子,从山后逃出去,投奔秦皇门门主秦渊,听说他对我们这些老百姓可是一点都不歧视,女儿这一身本领,到他那里肯定能被重用的!” “啊?” 听到自家姑娘竟然要把自己家给烧了,这老人顿时吓傻了眼睛,不过这名叫做红玉的姑娘却不在乎父亲的反应,二话不说对着里面的娃娃们吼道:“三郎,四郎,你们扶着爷爷先往后山走,我烧了这宅子就给你们会和,记住,不要走大路,走小路上山,知道吗?” “诶!干娘!” 两个十几岁的少年闻言答应,也不管爷爷一脸悲痛的样子,扶着腿脚还算灵便的老人就上了后山,红玉儿姑娘将自家的粮秣仓库还有房子全部烧了之后,带着自家的祖宗牌位和金箔银两就赶到了后山上,和自己的父亲会和,穿山过林,果然摆脱了并不熟悉地形的谷蕲麻军斥候的追击。闪舞小说网.... 看着烧成一片白地的庄户,谷蕲麻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竟然还有如此决绝之人存在于世上,让人将斥候队长好生安葬了,谷蕲麻就把这件小事抛到脑后,继续带领着自己的部队向前行军。 一路上骚扰民户的事情继续发生,吃一堑长一智,这些斥候们此后要挟民户的时候都是先把长刀架在这些民户的脖子上然后再要挟,全副武装之下,遇到的抵抗也是零零星星,不值一提,谷蕲麻的部队就在这一路的劫掠和勒索当中进入到了固原刺史府的范围内。 虽然没有得到固原节度使马斌的任何接待,但是谷蕲麻的心思也不在和人争夺一时之长短上面,派人到耀州城通风报信,谷蕲麻带着人驻扎在距离耀州城十里的地方,虽然知道最近几个月不纳粮不纳税的耀州城肯定是富得流油,但是知道自己的部队作战还需要陈悟冶支持,谷蕲麻到了耀州城的地界上,下令不准再进行抢夺,法令一下,谷蕲麻军的军纪果然好了不少,不明真相的耀州城百姓还觉得谷蕲麻军的军纪挺好,对这支部队交口称赞。 领着部队扎营之后,谷蕲麻就接到了前方斥候送来的信息,听说陈悟冶已经在耀州城准备好了营地和钱粮,谷蕲麻顿时大喜,带着部队一个急行军就进入到了耀州城当中,一边带着人安排军营,谷蕲麻一边接受着耀州城中各位士绅的巴结和祝福。 对这种场面早有心理准备的谷蕲麻也没有谦让,直接带着随从就进入到了耀州城的官衙中,跟着大大小小的士绅开始畅饮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谷蕲麻也终于开始问起秦皇门目前的情况来:“不知道这耀州城距离固原城多远,运兵运粮的速度如何啊,固原城城外的地形如何啊?秦皇门目前的状况又是如何啊?” 听了谷蕲麻的问题,已经派人打探的差不多的陈悟冶也不客气,直接对着谷蕲麻介绍道:“谷侯爷请看,这就是固原城周边的地形图,东面黄河水道,易守难攻,北面山峦纵横,适合埋伏,不适合大部队的展开,西面的地形最高,而且垒土很高,想要攀爬都很困难,而且西门最是狭窄,城墙矮小坚固,土基深厚,几乎无法攻破,只有南面虽然有护城河,但是却有一块小高地在城南二里外,建营垒土挖壕沟都很方便,所以往常军马攻击固原城的,都会在城南列阵!” “至于耀州城到固原城的官道,沿着黄河一路向北,顺畅通达,急行军一个半时辰,运粮三个时辰就能够到!秦皇门刚刚和黄府禁卫军城南血战一场,主力几乎折损殆尽,除了定远城南下的兵马二百余人有一战之力,身下的人都未曾训练,谈不上战力几何,所以谷侯爷可以高枕无忧也!” “好!” 听了陈悟冶的解释,谷蕲麻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举起眼前的酒杯,对着在场的各位士绅说道:“如此,此战我军必胜,诸位满饮此杯,祝我将士旗开得胜!” 说完,就带头将眼前的酒水喝了个一干二净,一边的陈悟冶夸赞着谷蕲麻的海量,一边对着后者的袖子轻轻的拉了一下,后者会意,很快结束了这场接风洗尘的宴会,然后跟着陈悟冶进到后面的房间中密谈! “有什么情况吗?我们在固原城里面的人?” 谷蕲麻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语气说不上尊敬,但也说不上散漫,后者微微不悦的皱皱眉头,然后摸着自己的长须说道:“情况倒是有,不过不用太担心!” “怎么说?” “听说那秦渊打算烧我粮秣,不过这两天却全然没有动静,不知为何。” 陈悟冶疑惑的说道,久经战阵的谷蕲麻微微一愣,一脸无语的说道:“老先生?这点小事都看不明白?那秦渊定然是打算在我大军作战之时,再行此计,然后乱我军心,一鼓作气,将我军打败,这种雕虫小技,只要我们多加看管,严密监控,定然不会让对方得手的!” “哦,还是谷侯爷高见!” 对着谷蕲麻点点头,陈悟冶这才明白秦渊这两天不动手的意思,然后就对着谷蕲麻问道:“不知道谷侯爷打算如何攻击秦皇门啊?那固原城可是坚如铁石,想要硬攻,恐怕不成啊!” “山人自有妙计,老先生只管供给粮草就行!” 对着陈悟冶摆摆手,谷蕲麻一脸傲然的走出房中,丝毫不在乎身后的陈悟冶对着自己投来不悦的目光…… (本章完)“可恶!”

金豹子怒吼一声,身形矫健的冲到梁声面前,梁声挥舞着手中的小匕首,轻轻如果金豹子挥舞过来的钢刀,一刀从他右胸划开一道口子,一直延伸都肩部才把匕首从金豹子的体内拉出来,原本就已经瞬身是伤的金豹子喘着粗气,向前没走两步,就跪坐在了上,看着自己手下的尸体,脑袋一黑,顿时栽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医生说完后,李茹雅已经愣在了当场。



秦渊默默的点点头,对于孙威平的事情显然没有放在心上,后者看他这个样子,也打着哈欠说道:“就是没想到啊,他爷爷给你留下的书籍竟然是给他父亲留下的,还说是什么珍贵本,不是天资聪颖的人还不能用呢,我看着老人家真是哀伤啊,给自己儿子留的东西,结果自己比儿子活的时间还长!”



秦渊这夸人方式更加像嘲笑,不过莉莉丝也没有力气反驳了,只是看着秦渊问道:“秦老师,我听说,你最近遇到了不少麻烦?”

伸手接过薛闻岸递过来的金扣,卫宣也伸手将自己领口处的一枚别针解了下来,递给眼前的薛闻岸道:

 田锋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睁开沉重如山的眼皮,田锋俢的眼前第一个出现的就是自己从小相依为命长大的姐姐,虽然自己传说中的父母已经找到了,但是简单的相认之后,田锋俢还是发现,只有自己从小到大依赖的姐姐才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当初给自己送到别人家的父母,如今对自己所有的关注点都在钱财二字上!

大手轻易被斩破,秦皇门弟子却再变。秦渊小心翼翼的凑过去,看着那口棺材,想着自己是不是要检查一下。



 贺兰荣乐的房间位于原来马炽胺的房中,是一个堪称豪华的房间,虽然宽阔的有点让人有些不适应,但是舒适的床垫让贺兰荣乐的整个身体都陷入到了这张床上,美美的躺在上面睡了一小会儿,一声冬日 里不可能出现的黄鹂鸟的叫声让贺兰荣乐的双眼一下子睁开了。.. “情况怎么样?” 从床上坐起来,贺兰荣乐感觉自己的骨头仿佛融化了一样,到处都是肌肉的酸痛感,这种绵软的床垫确实适合年迈的老人住着,但是对于还在壮年的贺兰荣乐来说,就有点无福享受的感觉了! “已经查清楚了!” 南宫儿微微点头,身后立刻出现了北琴儿的身影,因为和秦渊曾经有过正面交手的原因,所以北琴儿并没有出现在进入固原城的队伍当中,但是她的身份,其实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禀告会长大热,确实有将近三百人的工匠正在青龙谷中密集的砍伐树木,制作简易的投石机,而且还有人专门将我们残留在青龙谷当中的建筑拆毁,以获得更加结实的木料和石块,工程的进展十分的顺利 ,那些人都自称是沙鬼门的人马,从定远城一路南下而来的!” “从定远城一路南下的?那孙威平那个废物到底在干什么?闭城自守不成?”贺兰荣乐微微一愣,对着眼前的北琴儿问道,后者默默的摇摇头,对着贺兰荣乐沉声说道:“如今的定远城已经空无一人,属下前往定远城的时候,定远城的大半已经被沙漠掩埋了,所以我想大长老应该是 带着人到更安全的地方去了吧!” “哼!难道不是直接投向了沙鬼门了?” 贺兰荣乐的脸色微微一凝,有些不满的对着面前的南宫儿说道:“用电报还是联系不上那个混蛋,对吗?” “属下还在努力……”南宫儿微微点头,抬头看着贺兰荣乐小心的说道:“不过属下并不认为大长老会在这个时候投降沙鬼门,一来沙鬼门和大长老之间的过节应该不少,而且如果大长老投降了沙鬼门的话,那沙鬼门肯定会趁机 大做宣传的,但是从始至终,沙鬼门都没有对此有过任何的动作,所以我估计大长老并没有投降沙鬼门,只是为了躲避风沙,到了一个我们暂且不知道的地方,所以还请会长大人稍安勿躁!” “对啊,我也觉得不可能,在定远城的外面,我还看到了沙鬼门张贴出来的,悬赏大长老人头的告示,如果大长老已经投降了沙鬼门,那这个告示就不可能出现在定远城的大门上了!”北琴儿也抬头帮着消失了的孙威平解释,贺兰荣乐微微颔首,长叹一声说道:“就算是如此,孙威平这厮也不能够轻易信任,之前在青龙谷的时候,贺兰会的使者就曾经旁敲侧击的说过孙威平和秦皇门的关系不一般,你们还要继续监视才对……对了,这次防御固原城,你们也不要轻易让人知道我贺兰会防御的地区是在什么地方,否则的话,我怀疑谷蕲麻会利用这机会,专攻一地,制造伤亡,让我们两家的实 力发生倾斜,不管是倾斜到什么方向,对于保住固原城都没有好处,明白吗?” “明白!”南宫儿和北琴儿齐声答应,贺兰荣乐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就对着两人摆摆手,让两个人从自己的面前离开了,而自己则继续躺在柔软的有些过分的床上,继续休息起来,这些天的恢复, 贺兰荣乐的身体其实并没有达到痊愈的状态,只不过在人前不愿意显示出自己的疲惫和伤病罢了!居住在马府当中的贺兰荣乐在秘密的和南宫儿、北琴儿见面,而秦渊则带着小心翼翼跟随在自己身后的钱苏子到了城主府西北角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当中,看着已经在里面呆着的梅红玉,秦渊的脸上掠过 一丝欣慰,主动走到梅红玉的面前问道:“这次的情况如何?”“报告城主大人,何钦元部的人马已经同意在今夜子时撤离道南山别墅附近,不再参与到此次的攻坚战当中,虽然其他的沙鬼门营地都没有动,但是看得出来,沙鬼门的人马都是本着拼死占便宜,打死不吃 亏的想法来到固原城的,只要我们能够让他们觉得无利可图,这些人是不会跟着谷蕲麻军一起冲上来和我们厮杀的!” “很好!”对着梅红玉点点头,秦渊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着风尘仆仆的梅红玉,秦渊一脸亲切的说道:“这一路辛苦了,你的义子和你父亲我都照顾的好好的,你放心吧,在我们秦皇门,这些人都是我秦皇门 的宝藏,我秦渊断然不会让他们受苦的!” “多谢门主大人!” 梅红玉点点头,脸上写满了敬重,秦渊听着这声“门主大人”,不觉感到一丝欣慰:“你终于承认你要加入我们秦皇门了?” “是的,天下没有比秦皇门更有前途的地方了!红玉愿意为门主鞍前马后,效劳终生!” 梅红玉点点头,看着眼前的秦渊,眼中写满了期待,秦渊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梅红玉,心情也是格外的畅快,对着梅红玉说道:“听说你们家就在距离石门关不远的地方,是吗?” “嗯嗯!不过梅花庄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也不打算带着孩子们回去了,在秦皇门这里就挺好的!”梅红玉点点头,似乎是被秦渊提起了心中的伤心事,脸上的表情有些落寞,秦渊看了梅红玉的表情,微微一笑,主动说道:“我记得在我们固原城南边靠近石门关的地方不是有个叫做回乐城的地方吗?那个 地方现在不是被一门豪杰占领着吗?等到我们战胜了眼前的谷蕲麻,我会顺手将这里拿下来,送给你如何?” “真的?”听到秦渊的话,梅红玉的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万没想到秦渊竟然有如此的胸怀,让自己一个女流之辈去当一地的城主,虽然现在只是秦渊画出来的大饼,但是梅红玉听到心中,却总是感觉一阵激动,只 要是秦渊说出来的话,梅红玉总觉得一定能够做到的! “当然了!我秦渊什么时候说过狂言?” 秦渊微微一笑,挥舞着手臂说道,面前的梅红玉听了,顿时感觉一阵激动,慌忙跪倒在秦渊的面前,对着秦渊大声说道:“有秦门主如此厚爱,红玉就是粉身碎骨,也是不会有半分迟疑的!” “好了,这一路辛苦了,你先换上一身衣服,然后去看看你的义子和你父亲吧,他们应该挺想你的吧!”秦渊对着眼前的梅红玉呵呵的笑着,然后就转过身去,走到门前,对着门框轻轻的敲击两下,对着外面正在偷听的钱苏子说道:“苏子啊,这一路辛苦了,弯腰有没有把自己的腰扭断啊?你可是怀着我的儿 子呢!” “……”钱苏子无语的从门口走过来,一脸尴尬的看着里面的梅红玉,然后用手指着秦渊说道:“大家都已经聚集在会客厅等你了,你还在这里说闲话,何钦元已经两次要自杀了,你要不要趁机去地牢里面劝劝他啊 ,不就是阴谋败露了吗?跟有人要杀他一样!” “好的!” 秦渊看着一脸惆怅的钱苏子,微微一笑,上前抱住钱苏子的腰,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默默的说道:“放心吧,我喜欢的只有你一个!” “你觉得男人的话我会信吗?” 钱苏子的嘴角一撇,一脸淡漠的看着眼前的秦渊,然后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嘴,对着秦渊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下去,然后…… “呸!一嘴灰!”抱着钱苏子走了大概三十米远的距离,秦渊终于将在自己怀中乱晃的钱苏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虽然因为怀孕的缘故,钱苏子的精力总是只能持续一段时间,然后就需要休息,但是在这段精力充沛的 时间里,钱苏子的精力却非常的旺盛,几乎对于秦皇门中的所有事务都能够照顾的到,而差点被人们忘记在地牢当中的何钦元,唯一能够记住他的,就是亲眼识破了他那刁钻诡计的钱苏子! “今天自杀了几次?”进到阴暗潮湿而冰冷的地牢当中,秦渊的鼻子感觉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一股难闻的味道从四面的地牢当中发出,虽然秦渊已经让人将地牢当中能够上城墙保卫固原城的人都带了出去,但是还是有罪大恶极 需要严厉防范的对象呆在这里,除了放走了席耘正的牢卒孙大力之外,就是刚刚被扔进来的何钦元了! “三次!” 对着秦渊恭敬的回应着,刚刚成为牢头的狱卒摩亮荚握着手中的火把,在前面给秦渊带着路,四周的难闻气味多半来自于这些地牢中的旱厕,而旱厕在冬天却非常的难以清理,也让秦渊的鼻子饱受折磨。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好吧,看来我们这位客人的求死真是够强烈的啊!” 秦渊耸耸肩,跟着摩亮荚来到了何钦元的牢门前面,钱苏子根本受不了这里面的味道,所以就在外面一个人等着。 “何大人,我们秦门主来看您了!”对着里面一身血污的何钦元喊了一声,摩亮荚用手中的火把将四周的灯台点燃,看着一身污垢,满脸怒容的何钦元被四根铁链悬挂在空中,秦渊的脸上露出了无语的笑容,看着自己这位算得上是位高权重 的客人说道:“何钦元,为什么要在里面寻死腻活啊?好好地活着不行吗?你想想你的父亲,你的结发妻子,那可都是在何家庄等着您呢,你这么死了的话,他们该多伤心啊?” “放屁!”对着秦渊吐了一口血污,舌头上的血管刚刚合拢的何钦元说话有些不清楚:“好男儿志在四方,活着就是为了建功立业,你这厮既然把我抓了,就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好处!我何钦元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 的!” “对不起,我们已经得逞了!”秦渊淡然的注视着悬在空中的何钦元,将一张写满协议文的白纸在手中挥舞了一番,然后对着何钦元说道:“我让人在你昏迷的时候将你的手心都采集好了,你的部下们已经答应今晚子时撤兵了,显然,他 们的意志力可没有你坚强哦!”说完,秦渊就转过身去,从监狱的通道中离开,身后传来何钦元一阵阵的怒吼声……

“小姨,你先别急着哭,我现在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身上也没钱,无法回到燕京,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派人过来接我?”秦渊赶紧说道。秦渊站在台阶上大声叫喊着,四周的帮众看到自己的老大都如此坚定了,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纷纷怒吼着呼应,原本刻意低调的秦皇门忽然间变得如此好战,也让四周的细作们紧张得不得了,原本沉静下来的固原城,似乎又要沸腾起来了!

详情

袁一琦和沈梦瑶怎么be的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