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汉玩小慧三更梁家辉

794

色系视频免费观看完整

““对了,不久前云曼打电话给我,说有急事找你,不过爷爷谈事的时候最不喜欢别人打扰,所以我没进去告诉你。”易红月说道。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行!” 听到秦渊的话,钱苏子的神色一变,少有的表示了反对:“这陈悟冶可是米和玉的师傅,虽然只是教书先生之一,但是也算是米和玉的老师了,我们已经得罪了黄王府,如果再得罪了米王府,加上李平举身后的岳丞相,我们根本吃罪不起啊,现在吴澄玉还没有回来,肯定是在京师受到了刁难,你不能再得罪更多人了,现在我们还不够强大,更何况,华亭涧山宗既然能够和陈悟冶联手,说明他们早就盯上了固原城这块肥肉,我们先自保,之后再说别的事情,可好?” 用近乎哀叹的声音对着秦渊诉说着心中的担忧,钱苏子的语气一派难受,秦渊闻言一愣,也是能默默的放下手中的布条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去把蔺修观的家人接过来,无论如何,对于这等忠勇之士,我秦渊如果不出手的话,定然会寒了心向我秦皇门的英雄的心,千金买马骨,可能就是这个道理吧!” “也好!” 听到秦渊放下了自己冲动的心思,钱苏子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默默的点点头,对着秦渊说道:“那就去吧,反正现在耀州城得到消息也应该不长时间,蔺修观的家人希望没事吧!” “他陈悟冶敢动他们一根手指头,我就让他后悔生在这个世界!” 秦渊的脸色一变,将手中的布条收起来,放在自己的衣服内衬当中,然后看着外面的天色,悄悄的从房间的后门出去,此时的秦渊还不希望城中的人知道自己离开的消息,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各种错综复杂的局面让秦渊觉得保密工作的必要性,如果自己能够不让别人察觉出自己的行踪,那无疑对敌人的震慑力提高到了最高点! 从后门出去,穿越曾经是马府的后花园,秦渊驾驶着一辆普通的马车,沿着东大街出发,到东门下面,很是自然的掏出了一叠城主府的文书,然后就交给了检查的士卒,虽然对自己的伪装水平感到一般,但是守城门的士卒却没有想到眼前的马夫竟然是自己崇拜的秦门主,匆匆看过眼前的文书,挥挥手,这名士卒就打算让眼前的秦渊出城去,也是到这个时候,城门上忽然传来一声低喝:“那个车夫,停下!” 秦渊将手中的缰绳勒紧,转过头看着拦着自己的这名佐领,从城墙上下来,这名佐领伸手到秦渊面前,对着秦渊低声说道:“把刚才的文书再给我看一遍!” “是!” 秦渊乖乖的将手中的文书递给了眼前的佐领,后者看了一眼,猛然间抽出腰间的鞭子,对着刚才让秦渊通过的士卒上去就是一鞭子:“你的眼睛瞎了!没看到上面的字迹都是湿的吗?这样的文书一看就是临时伪造出来的,亏你还在东城门守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连这点经验都没有!” 说完,用手中的鞭子指着秦渊喝道:“说,你出城到底是干什么的?这文书到底是从哪弄来的?这些天根本没有新来的商旅前来登记,你这些文书上的字都是刚刚写好的,难不成你是从城主府中直接出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 秦渊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佐领,后者微微一愣,看着秦渊的双眼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慌忙将刚才挨打的士卒支过去,然后一脸歉意的对着秦渊说道:“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门主大人,还请门主大人饶命!” “切,别装了,你是故意的吧,说吧,你叫什么名字,这样细心观察,还临济决断,我倒是很欣赏你,报上你的名字,我正缺一个情报主管呢!” 秦渊的嘴角微微扬起,后者的脸色一变,激动的看着秦渊说道:“小人名叫宋威简,是宋威尘堂主的堂弟,不过堂哥一直觉得我有点爱耍小聪明,就没有让我升值,到现在还是个看大门的佐领!” “知道了!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 秦渊淡然一笑,看了一眼眼前的宋威简,然后说了声“保密”,就驾驶着马车出了东城门,然后拐了个弯,就朝着耀州城南下而去,等到秦渊一路奔波到了耀州城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午后,整个耀州城四周都没有多余的人,秦渊也懒得掩盖自己的行踪,直接驾驶着马车准备进城,就在这个时候,一队人马忽然从耀州城中走了出来,每一架马车都是装潢精美的样子,秦渊将自己的马车赶到一边,看着这群不纳粮不纳税的富商们从里面坐着马车出来,正好奇他们的目的地的时候,却没想到这群人竟然在黄河边一字排开,然后一顶大轿子就从里面出来了,后面跟着的是三个囚车,里面两个女人,一个老人,寒冷的冬日里竟然穿着一层麻衣,让人看了都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 “难道是蔺修观的家人?” 秦渊一皱眉,从马车上跳下来,伸手打了一下一名正在停靠马车的马夫的肩头,一脸好奇的看着前面豪华的车队说道:“这三口人都是谁啊,大冬天的穿成这个样子出来,这是要干嘛啊?” “干嘛?杀人?” 看了一眼衣着朴素的秦渊,那名马车夫也没有好奇,指着第一辆囚车中的女人说道:“看到了吗?那位就是城里出了名的美人,叫做焦玉儿,如花似玉的年纪啊,嫁给了一个倒霉蛋,结果那倒霉蛋现在跑了,这一家三口就要了命了,后面的老头老太太就是那个倒霉蛋的爹娘,你说说,这真是造孽啊!” “怎么回事?” 秦渊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马车夫,后者摇摇头说道:“还能怎么回事,家里出了个不孝子,竟然当众叛变了,丢下马车夫自己骑着马往固原城去投奔那个什么狗屁秦皇门了,现在马上就要家破人亡了,也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样了,反正马夫回来报信之后,老爷们就在城里面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把他家人全部绑上石头扔到黄河里面,能够浮上来的就算是老天开眼不要了他的命,浮不上来的,就去往生喽!” “好吧!” 秦渊默然的点点头,对着这名马车夫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名女子的丈夫应该名叫蔺修观吧?” “对!” 那马车夫默然点头,猛然间眼前一亮,正要好奇秦渊是怎么知道的,却没想到身边的秦渊竟然已经跳上了自己的马车,然后一鞭子抽在马儿的背上,只听到马儿嘶鸣两声,挣脱了自己手中的缰绳,直接朝着前面的额囚车就冲了过去! “拦住他,那是我们家老爷的马车!” 这倒霉的马车夫赶忙大喊,但是四周的人哪有水平能够拦住秦渊驾驶的马车,疯狂的抽动着手中的鞭子,秦渊驾驶着马车冲到那囚车的前面,一剑上去,将那囚车砍成两端,然后一把拉住里面的老头子,将他拽进了自己的马车里面,然后如法炮制,冲到第二辆囚车上,将上面的刀斧手砍翻在地,然后拉出里面正在瑟瑟发抖的老太太,也同样放进了自己的车厢当中,可是等到秦渊冲到那名女子的囚车前面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却发生了! “宋郎,救我!” 看到秦渊冲到了眼前,这名女子的眼中不但没有半点激动,反而露出胆怯的神情,秦渊一把砍翻前面的刀盾手,紧接着正要将那囚车砍穿的时候,一名青衣男子猛然间从囚车的前面冲了出来,对着秦渊上去就是一刀! “当!” 秦渊猛然间拔出另一把青铜双股剑,挡住了那男子的劈砍,然后一脚踹飞了这名倒霉蛋,紧接着就对着囚车中瑟瑟发抖的焦玉儿说道:“嫂子不用担心,我是蔺修观大哥派过来救你们去固原城的人!” “啊?他还活着?” 焦玉儿仿佛受到了惊吓一样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不由分说的上前将她的囚车砍开,然后拉着她就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车厢当中,然后一个急转弯,冲向前面的官道! 也是到这个时候,秦渊才有些好奇的回身看看浑身发抖的焦玉儿,原本以为这只是因为寒冷,但是秦渊刚才拽起她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身上的重量较之两位老人要轻得多,而且拽进自己车厢当中的时候,也没有如同两个老人一样,脚上的大石头发出震动的声音! 虽然心中好奇,但是秦渊还是拼命的拍打着眼前的马儿,冲开前面那些仆从的保卫,朝着固原城冲了过去。闪舞小说网.. 一路风平浪静,秦渊不是的回头看看,发现耀州城的人竟然没有人出手过来追赶自己,顿时放满了马车的速度,然后回头对着里面满是好奇的老人和焦玉儿说道:“大叔大婶你们放心,我是秦皇门门主秦渊,蔺修观兄弟舍生忘死,前往我们固原城报信,我这个当门主的自然不能对他的家人不管不顾,所以我就南下来找你们了,没想到陈悟冶那个老东西竟然如此歹毒,这个时候就打算将你们弄死在黄河中,幸亏我来的及时啊!” “多谢秦门主搭救之恩,老夫那个不孝子现在如何了?” 蔺老先生听说秦渊竟然亲自来救自己了,顿时激动莫名,脸上的神色满是感激,秦渊微微一笑,宽慰老人说道:“受了点皮外伤,不过没有大碍,估计过两天就好了,我秦皇门医馆的医术还是很高明的,蔺修观兄弟没事的,我以后打算等他好点了,任命他为我们秦皇门的堂主或者是金字商人,这样的话,我们秦皇门就有了一条财路了,蔺修观兄弟的才能也能在我们秦皇门得到发挥了,您老先生就放心吧!” “真好!” 听到儿子没事,两个老人的心情顿时平稳了不少,一边的焦玉儿默默的看着前面的秦渊,一声不吭的坐在马车的角落中,似乎对两个老人也不熟络,从头到尾对于秦渊的搭救之恩也没有半句感谢,两个老人也没有和自己的儿媳妇多说一句话,秦渊虽然好奇,但是也不好插嘴问人家的家务事,四个人一路无语,很快就回到了固原城。 与此同时,从地上被人拉起来的青衣男子冲到陈悟冶的面前,大声的质问道:“你刚才为什么不拦着他!玉儿都被秦皇门带走了!” (本章完)”



叶云曼好看的飞过去一个白眼:“你当然忘了,当时老头子气急败坏的想要把你也扔进禁闭室,结果你倒好,干脆的昏了过去。

两个外国黑帮成员狞笑着一脚踹在了暗门上,将暗门踹烂。

秦渊还以为夏斌是要开始质问自己了,淡定的站在那等待着。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放他们进来!” 听了梅红玉义正言辞的话语,甄震也是一阵感动,挥手让身边的人将护城河上面的吊桥放下来,甄震亲自走到城门前,将西城门打开,迎接这队千里而来的投奔队伍。 进到了城门洞,梅红玉自然对甄震的欢迎表示出了极大的感动,带着自己的父亲和在梅花庄收留的养子们拜见眼前的甄震,后者听闻梅红玉竟然如此善心,心中也是十分感动,拍着胸脯表示,自己一定会和秦渊说明这件事情的,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甄震才猛然间发现,刚才衣衫褴褛的难民似乎消失在了角落里,一转神,就看到饿得半死的宋贡鸣真打算从城墙拐角处离开,便大叫一声,跑过去拍着宋贡鸣的肩膀说道:“老乡啊,你从哪里来啊,饿得不轻吧,看你细皮……嫩肉的样子……” 惊讶的看着宋贡鸣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甄震的脸色顿时变了,猛然间抓住宋贡鸣的领子,将他像是抓小鸡一样的抓到自己的面前,然后目露凶光的问道:“说!你是哪里人,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还一脸细皮嫩肉的,啊!说啊!” “这位大兄弟,你就说吧,你都饿成那个样子的,还不吃我们给你送到嘴边的窝窝头,也是个有气节的人啊!” 梅红玉好心的走到甄震的身边,正要帮宋贡鸣开解一二,只看到甄震猛然间转过身来,对着身边的将士们大喝一声:“给我拿下!” “你们要干什么?” 惊讶的看着刚才还笑脸相迎的甄震,梅红玉第一时间护在了自己父亲的身前,身边的将士们也都看着甄震,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这个家伙穿成这个样子,竟然还长得细皮嫩肉的,除了脸上有点灰尘之外,剩下的地方一看都是保养有方,怎么会是一个难民呢?说,你们是不是一伙儿的?” 将倒霉的宋贡鸣扔到梅红玉的面前,甄震的眼神中露出了可怕的凶光,梅红玉闻言一愣,低头看去,果然看到宋贡鸣的脖子下面还有脚踝处的肌肤光洁如同少女一般,如果不是富贵人家,在西北这缺水少雨的地方,断然是不可能保养的如此滋润的! “这个……” 惊讶的看着宋贡鸣,梅红玉也有些晕了,后悔自己不应该和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混在一起,不过看到甄震怀疑的目光,梅红玉的心中也是一阵发凉,梗着脖子说道:“我们和这个兄弟在路上相见了,当时觉得人不错,而且还是一嘴的本地话,我们绕了一路,都没有找到固原城的所在,所以就找了这位兄弟帮忙领路,虽然是萍水相逢,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敢说这位兄弟有什么猫腻,红玉深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将军想要责罚,在下愿意替父亲受过!” “好,有胆气,将他们带走交给宋威简兄弟收拾,我看她还有这样的气魄没有!” 甄震不满的看了一眼不卑不亢的梅红玉,挥挥手,让身边的士卒们将这一群人带了下去,不多时,梅红玉和宋贡鸣就被人扔到了城主府的地牢当中,重新加固并且换了一批牢卒的地牢此时更加显得阴暗,空气中混合着各种难闻的气味,让人作呕,饶是如此,梅红玉还是坚定的带着自己的养子和父亲自己走到了牢房当中,对于牢卒同情的目光视而不见! 倒霉催的宋贡鸣双腿打着颤进到了自己的牢房当中,刚刚被推进,一个浑身赤裸,遍体鳞伤的狱友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这个人的样子,宋贡鸣抚摸着自己身上滑嫩的肌肤,猛然间一惊,转过身来,对着押解自己进来的狱卒大喊道:“我招,我招!” “我去……” 没想到宋贡鸣就这么快投降了,梅红玉顿时觉得刚才在城门下的强硬简直是自找死路,无语的看着身边的养子和一脸无奈的父亲,梅红玉刚要说什么,就听到狱卒直接走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过来!我们大人要找你!” 说完,就把牢门打开,将梅红玉带走了,留下一脸哀伤的父亲和七八个养子在背后哀嚎着呼唤她的名字。闪舞小说网.... 梅红玉很快和宋贡鸣一起被带到了宋威简的面前,听说宋贡鸣竟然和自己一个姓,宋威简顿时感觉一阵恼怒,有些不爽的看着被带上来的宋贡鸣,拿着一把折扇放在桌前,对着眼前的宋贡鸣说道:“说吧,这把折扇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这落款是谁?” “这个……小的真不知道啊,这落款我也没看过,我,我是从耀州城的陈悟冶老东西的手中拿到的,他说拿着这个东西,等到涧山宗冲进城中的时候,可以保我的命!” 宋贡鸣一脸胆怯的看着眼前的宋威简,嘴上说的倒是坦白,身边的梅红玉听了,只感觉一阵眩晕,对着宋威简拱手说道:“大人,我们只是相伴而行,在下万没想到,此人竟然真的是耀州城的细作,再说了,就他这个德行,还能够当细作,在下实在是没想到!” “你闭嘴!” 对着英姿飒爽的梅红玉看了一眼,性格有些阴沉的宋威简不爽的摆摆手,将折扇放在了自己的手中,然后指着宋贡鸣说道:“走吧,咱们去见见我们秦门主,看他怎么处置你,这位姑娘说的没错,你这种人也有胆子过来当细作,真不知道陈悟冶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你看看这位姑娘的胆气,用来当你的搭档真是亏了!” 说完,也不管梅红玉涨红着脸的抗议,宋威简直接带着宋贡鸣离开了审问室,顺手让人好生看管梅红玉,这女孩一看就知道身手不错的样子! 带着胆小怯懦的宋贡鸣出了大牢,宋威简甚至连让人将他的双手铐起来的行为都免了,直接带着他三拐五拐的进入到了城主府的医院当中,然后很自然的就打开了蔺修观病房的大门,此时的秦渊还在和蔺修观商讨着如何抵御涧山宗的进攻,所以借口支开了焦玉儿,房间之中并没有宋贡鸣朝思夜想的焦玉儿。 进到房间中,将宋贡鸣此来的目的说了一遍,秦渊抬眼看了看这位衣衫褴褛,皮肤细嫩的细作,无语的摇摇头,用颇为威严的语气说道:“这位兄弟,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在下形容粗陋,还是不要让秦门主的眼睛受伤吧,小的知错,愿意将自己知道的涧山宗的事情全部告知秦门主,希望秦门主能够饶了小的一命,不要让小的住在那么肮脏的地方了,那地牢里面真是可怕啊!” 宋贡鸣捂着嗓子努力让自己发出别的声音来,正在躺着静养的蔺修观也没有仔细看这位身上发出浓浓汗腥味的老乡,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淡然的观赏着这个奇怪的审问! “好吧,还是位有洁癖的细作,看来他们为了让你穿上这身衣裳,肯定花了不少时间吧!” 秦渊淡然一笑,挥手对宋威简说道:“把他说的情况用笔墨记录下来,交给我,这一身味道,也亏得他们愿意让这位兄弟过来当细作,既然这位兄弟不愿意住在我们的地牢里面,那就先让他找个僻静的地方住下,好好的看管起来算了!” 秦渊说完,就让宋威简带着宋贡鸣出了门去,后者刚一扭头,被支开的焦玉儿就带着一篮水果出现在了宋贡鸣的面前,看着披头散发,身上发出恶臭的宋贡鸣,焦玉儿的脸上露出一阵难受的表情,捂着鼻子想要从宋贡鸣的身边离开,此时的宋贡鸣微微一愣,喉咙一动,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细不可查的声响:“玉儿!” “你刚才说什么?” 正要进到房间中的焦玉儿猛然间浑身一震,转过身去,惊讶的看着从自己身边离开的宋贡鸣,旁边的宋威简闻言一笑,对着宋贡鸣的肩膀拍了一拍,对着焦玉儿笑道:“嫂子不要怪,这是我们刚刚抓获的耀州城的细作,浑身细皮嫩肉的,可能见过嫂子,您不要惊慌!” “不不不,这声音,这声音肯定……” 焦玉儿正要争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转身就要进到病房中,见微知著的宋威简微微一愣,猛然间抓住宋贡鸣的脖子,将他转过身来,把他的脖子一抬,对着里面静养的蔺修观问道:“蔺大哥,此人你可认得?” “这种人我怎么会……” 蔺修观正要摆手否认,猛然间看到宋贡鸣脖子上那张熟悉的脸,顿时大惊失色,对着秦渊吼道:“这厮,这厮就是我那……我那妻兄宋贡鸣啊!” “宋贡鸣?” 秦渊努力的从自己的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名字,已经知道事情败露的焦玉儿顿时不顾宋贡鸣身上的恶臭,猛然间扑到这个人的身上,哭天喊地的说道:“贡鸣哥哥,你这是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好吧,威简啊,先去给这位亲戚换一身衣服洗个澡,然后带他来见我,不是听说有和他一起来的一个女人嘛,也带来见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个误会呢?” 说着,秦渊就对着宋威简眨巴了眨巴眼睛,后者会意的点点头,然后就拉开了焦玉儿和宋贡鸣两人,按照秦渊说的,将宋贡鸣带到了澡堂好好的清洗了一番,然后让人拿来了一套新衣服,给宋贡鸣穿上,紧接着就从审讯室将倒霉催的梅红玉带出来,将两个人都送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此时的焦玉儿已经在蔺修观的身边哭诉了半天,拜托他救救自己的“哥哥”,知道妻子是何想法,蔺修观也只能咬着牙吞掉这枚苦果,对着秦渊求情了一番! 将两个人带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秦渊并没有理会一脸落魄的宋贡鸣,而是指着梅红玉对着蔺修观和焦玉儿问道:“这个女人你们可认得?” “不认识!” “好!” 秦渊站起身来,走到梅红玉的面前,对着这个女人说道:“我就是你要找的秦皇门门主秦渊,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吧,听说你带着父亲和样子不远千里辗转而来,刚才在城门处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不过那也是兄弟们的职责所在,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秦门主放心好了,红玉一开始还觉得秦皇门未必和其他的古武门派有何区别,如今感受了一番牢狱之灾才知道,秦皇门果然不同凡响,小女子愿意为秦门主鞍前马后,效命终生!” (本章完)

“如果秦门主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我转达的,等到我父亲回来的话,我自然会转达的,只是现在我父亲出门了,我不可能联系上他的!”副官瞠目结舌,却找不到什么借口反驳。

但是这块鸡血石挂件看在祖崇涯的眼中却仿佛是见到了西方的佛光,上帝的指引一般,“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身体却没有完全站直,而是如同一只舒展的龙虾一样,微微完全着自己的脊梁和膝盖,一双圆眼瞪着钱苏子手中的鸡血石吊坠,薄如蝉翼的嘴唇轻轻抽搐着,口腔当中快速分泌着粘液,喉咙轻轻动了几下,咽了两口口水,方才迈起步子,向前急走两步,冲到钱苏子的面前,将一双布满青筋的老手抓住钱苏子手中的吊坠,用手掌轻轻的将它托起,一双浑浊的老眼不停的对着这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神奇的不能再神奇的鸡血石吊坠认真的审视着!“你们先进去,我随后就到。”秦渊低下头对着叶云曼和鲁雪晴说道。

若是平时,她根本不敢和李平阳这种“大人物”说话,不过此刻她也焦急了。



 “这……这不大好吧……” 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宋威简,贺兰荣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青龙谷可是我们贺兰会的基地,如果就这样被烧毁了,九泉之下,我怎么去和我爷爷还有我父亲交代呢?”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宋威简看着贺兰荣乐有些愤怒的目光,沉声说道:“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明天这些正在建造当中的投石机就会成为让我们葬身于此的利器,到时候不但我们秦皇门有灭顶之祸,恐怕连你们贺兰会也没有生存 的可能了,到那个时候,恐怕贺兰会的先祖们泉下有知,也不会对您这个子孙有所好感吧!”“是啊,贺兰会长,这此一时彼一时,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打败了谷蕲麻,这青龙谷还可以再重建,那些被焚毁的建筑和山林也可以重新恢复,但是如果我们坐视不管的话,等到这些投石机造好了,我们想要 阻止涧山宗前进的脚步,恐怕就会难上加难了!” 一旁的钱苏子也主动劝解贺兰荣乐道:“毕竟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保住贺兰会的种子,才是踏踏实实的事情啊!” “可是,贺兰荣乐还是下定不了这个决心了……这真是太痛苦的决定了……”贺兰荣乐摇摇头,脸上一片灰白,仿佛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一般,一旁的龙萍儿听到这话,也只能微微耸肩道:“不过我们已经将贺兰会的奇珍异宝都送到了固原城中,倒是不担心重建的时候没有东西 ,贺兰会长,如今之计,也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控制得了事态发展了,所以还是遵照秦皇门这位兄弟的计策,将青龙谷中的投石机一把火烧掉来的方便,只要能赢,什么东西不能够重新拿回来呢?” “也罢,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贺兰荣乐也不方便阻拦,但是还请各位烧掉青龙谷的时候,能够控制一下火势,如果青龙谷变成了一座荒山,再重建的话,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贺兰荣乐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龙萍儿说道:“裴夫人,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和秦门主他们一起商量吧,我一天奔波,也有些疲惫了,先行回去休息了!” 说完,贺兰荣乐也不理会众人的挽留,独自一个人迈着萧瑟的步伐,离开了大厅,从小门回到了马府改造成的驻地,进到房间当中,沉沉的睡去了……看着贺兰荣乐离去的身影,秦渊的嘴角撇了撇,知道贺兰荣乐果然不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只能在心中微微叹息,然后转过身来,对着房中的龙萍儿说道:“既然贺兰会长已经将这件事情交给了裴夫 人打理,那我们就来商量一下,如何将青龙谷中的东西焚毁的事情吧。此事关系重大,还请各位能够嘴上带个把门的,不要让外人知道了,特别是贺兰会的家眷们……那里可都是他们的老家!” “嗯嗯!”知道贺兰会中的关系有多复杂,龙萍儿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就摊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青龙谷的地图,对着地图中央的青龙溪指了指:“这个地方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就把里面的油料点燃了,所以现在的青龙 溪当中,肯定到处都是烧灼的痕迹,油料应该也已经燃烧殆尽了,所以想要用青龙谷中留下来的油料烧起山火,也不现实,所以我们最好还是携带一些油料,到时候方便引燃那些制作中的投石机!” “好的!”秦渊点点头,看着眼前清晰的青龙谷地图,对着周围的人马说道:“这次的偷袭行动,一定要保密,而且你们都是各个城门的守城官,虽然今晚谷蕲麻不大可能发动袭击,但是也不可不防,所以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操心了,我决定亲自带着裴夫人和一些勇士潜行进入到青龙谷中,完成这个任务,你们的工作就是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不要没事就让人到城主府当中报告战况,即使发现情况,也直接找苏子商量 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这……这样不好吧?”宋威简一脸愕然的看着秦渊,虽然心中十分敬重秦渊,也知道秦渊的能力绝对没有问题,但是想到秦渊竟然要亲自离开固原城,去青龙谷完成这个任务,宋威简的心里就感觉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主心骨 一样的惶恐不安。..“没什么不好的,我们秦皇门可不是靠着我一个人撑起来的,你们也该独当一面了,此战过后,河套平原应该不会有人再来找我们秦皇门的麻烦了,所以我打算将固原成周围的城池都拿下来,到时候让你们 镇守一方的时候,如果还要事事都要找我汇报商量的话,那也太过可笑了吧?”秦渊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地图,一个重大的决定就这么产生了,众人闻言一愣,看着自信满满的秦渊,忽然感觉胸中一阵激动,秦渊说的对,秦皇门不可能安于现状,只要占领固原城就满足了,秦皇门 的目标还有很多,自己以后也一定会成为秦皇门中独当一面的大人物,所以现在的历练也是应该的! “秦门主果然豪杰!” 听了秦渊意气风发的话,裴夫人的脸上也写满了敬佩,虽然之前屡次和秦渊为敌,但是如今听到秦渊的话,龙萍儿自己想想,如果自己是秦皇门的人马的话,听到这话,肯定也会激动万分的! “不说这些了,我们开始商量一下带谁去的问题吧!” 秦渊淡然一笑,对于龙萍儿崇敬的目光仿佛不觉,一边的众人听了纷纷点头,几个没有守城官任务的人自然是一马当先,想要和秦渊一起去! “那就宋威简和彭玟怔各带着两个手下跟我一起去吧,这种行动人数不需要多,只需要七八个人熟悉地形,快速行动就行了!” 对着身边的一众人马点点头,秦渊很自然的挑选了钱庄柯手下无所事事的彭玟怔和刚刚探察敌情回来的宋威简,加上自己和龙萍儿,一共八个人,正好很符合秦渊的设想。 “剩下的人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吧,记得,没有我在的时候,你们自己就是秦皇门的主心骨!” 秦渊抬起头,对着身边的众人扫视一眼,他的眼中充满了期待,而剩下的人则是激动的站直了身体,对着秦渊大声呼喊道:“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呼喊完毕,众人就在秦渊的注视下离开了这座会客厅,原本热闹的客厅顿时变得空落落的,秦渊走在身后的一张木凳上面,旁边站着还在研究地图的龙萍儿,宋威简和彭玟怔跟着众人一起离开,然后到各自的队伍当中寻找能够担任晚上袭击青龙谷任务的好手,秦渊和他们约定好了晚饭之前到这里集合,众人吃过晚饭之后从东城门出发,然后悄无声息的绕道青龙谷的东面,从东面密集的松树林翻过山岭, 进入到青龙谷当中执行这次的火烧青龙谷的任务。 “看的怎么样了?”秦渊坐在凳子上,目光和善的看着认真观察地图的龙萍儿,作为贺兰会弓手堂的堂主,龙萍儿对于观察地图似乎别有青睐,刚刚到固原城中,就已经从秦渊手中取走了两份地图,一份是固原城的城防图, 一份就是固原城周边的地形图,对于地形图,这位经验丰富的女将似乎更加的在乎,当然了,指挥弓箭手作战,地形有时候真的非常的关键。“还行吧,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谷蕲麻不会相信我们会从正东方的松树林中窜出来搞破坏,而且他布置在青龙谷最近的营地就是刚刚被我们两家联军重创的路辉伽的营地,就算是青龙谷燃气的漫天大祸, 路辉伽恐怕也无力冲上去救援,而等到谷蕲麻带着人冲到青龙谷的时候,一切应该都已经晚了!” “不一定!”秦渊摇摇头,站起身来,在青龙谷的地图外面用桌子上的酒水画出来了一大片的区域,对着龙萍儿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些建造投石机的人肯定不是谷蕲麻从华亭或者是耀州城带过来的工匠,但是想要建造投石机,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所以这些人最可能的就是被沙鬼门掳掠到附近的民工,而这些人的周围,应该有沙鬼门人的保护,从路辉伽的营地到谷蕲麻的主营地中间大一大片区域,似乎 都是沙鬼门的营地,他们想要救援的话,速度应该会很快的,毕竟都是骑兵!” “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了?”龙萍儿闻言一阵愕然,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秦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笑,好奇的说道:“既然秦门主知道这些地方都是沙鬼门的营地,那竟然还同意这条意见,是不是您有什么方法去拖延沙鬼 门的行动啊?” “当然了,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带着你们几个人去夜袭青龙谷呢,那不是送死的吗?” 秦渊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龙萍儿,嘴角的笑容要多奸诈有多奸诈。 “看来我真的小看了秦门主了,对付谷蕲麻用硬攻奇袭,对于沙鬼门用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看得出来,秦门主应该早就有安排了吧!” 龙萍儿咧嘴一笑,看着秦渊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的好奇,而就在此时,刚刚离开的钱苏子已经回到了会客厅中,走到秦渊的身边小声的对他说道:“红玉已经回来了!” “嗯嗯!” 对着钱苏子点点头,秦渊抬眼看着眼前的龙萍儿,略带歉意的说道:“裴夫人,你先在这里和内子小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好的!”龙萍儿微笑着答应,秦渊站起身来,就从小门离开了会客厅,而端坐在位置上没几分钟的钱苏子却没有理会眼前的龙萍儿,而是慢慢的站起身来,蹑手蹑脚的跟着秦渊离开了会客厅,看着她脸上担心的神 色,裴夫人的嘴角不觉堆满了笑容:“还真是一对儿有趣的夫妻呢!”裴夫人微微一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顿时暗淡了下来,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块怀表,将上面的表壳打开,然后看着镶嵌在表壳里面的照片,默默的流下了一昂清泪,然后伸手擦干脸上的泪水,继续对着眼前的地形图进行研究。

来源:山财c5事件完整15分钟

乳此不凡:

一、正在秦渊往前不断的走的时候,后面一个头上留着一撮黄毛的家伙却不满的喊道:“插队啊!有没有素质啊!”

二、“说什么呢,刚才如果不是你,可能被击中的就是我了,你是替我受过,我应该谢谢你才对!”

 色成人小说网站:什么是隐函数举个例子

上一篇:

三更系列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