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下载安装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26

快手下载安装剧情介绍

如果你们真心为我好,就接受了我的请求,如果是为了其他的原因。。





“那就看我们对于稳定的定义是什么了!”…

没有一点意外,残页回到了军官的手里,可是秦渊等人却已经跑了。

“有钱。”

“别忘了,这样的名器你应该接触过吧,不然的话,也不会让葫芦谷附近闹得那么凶,那么大了!”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心停下!” 蔺修观对着眼前的马夫低声说道,后者乖乖的让马车停下,远远的看着从山林中走上官道的马队,那黑衣骑士的样子顿时表明了他们的身份——沙鬼门的骑兵! 这样的骑兵蔺修观在耀州城的时候也是见过不少,可是如今如此连绵不绝的车队,却是很少见到的,蔺修观斟酌着这些人的动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对着马夫说道:“我们现在渡河向前冲去,能不能赶在他们之前冲到固原城?” “这恐怕不能,主子马车和马匹是不一样的,到了一定的地方,说上不去就上不去了,咱们不是骑兵,没法子的!” 马夫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主子,从前自负中带着风流脾性的蔺修观如今就像是长大成人了一样,沉稳中带着干练,让人很不适应! “如果我骑着马冲呢?你和马车留在这里,如何?” 蔺修观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马夫,后者微微一愣,看着面前的两匹马,低声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要是让人发现了,您可就完了啊!” “好,我知道了!” 蔺修观点点头,对着马夫大手一挥说道:“卸车!” 说完,就跳下马车,在寒冷的冬夜,将眼前的马车车架从马背上拿下来,然后拉着一匹马,坐着一匹马,就悄然度过了结冰的黄河,然后到了东岸,疯狂的拍打着马背,向着北方冲了过去! “什么人!” 正在带着黑衣骑兵前进的何钦元猛然间听到耳边传来错杂的马蹄声,紧接着朝对岸看去,只看到两匹骏马正在河岸边飞驰,上面只坐了一个人,飞驰的速度极快,而且看样子十分像是着急前往固原城回报情况的细作! “给我追!” 毕竟是沙鬼门十三家中何家的大公子,虽然知道这次的队伍由代理门主穆洛柯带领,但是打头阵的何钦元还是直接招呼起身边的黑衣骑兵,冲向黄河对岸追赶起夺路狂奔的蔺修观! 听到身后传来密集的马蹄声,蔺修观更是不敢大意,连回头看的想法都没有,只是一个劲儿的拍打着胯下的马匹,希望尽快和身后的追兵拉开距离,但是蔺修观很快忘记了,自己胯下的骏马只是用来拉马车的驽马,和沙鬼门用来烧杀抢掠的战马却不是一个等级的,不等奔出几千米,身后的何钦元就带着人杀到了尽头,而此时的蔺修观胯下的驽马已经有点吃不消了! “换马!” 蔺修观的脑海中顿时闪出了这样一个念头,看着崎岖的河岸沙土路,蔺修观的身躯一阵,猛然间将身边空跑了很长时间的驽马拉到身前,然后纵身一跃,从这匹马跳到了那匹马的背上,然后不等拉住刚才那匹马的缰绳,就听到身后猛然间传来一声破空的声音,一支利箭狠狠的此中刚才自己坐着的马屁股上,顿时,这马儿哀嚎一声,风一样的冲向旁边的盐碱地,蔺修观无可奈何,松开马的缰绳,然后将身体尽量的匍匐在马儿的背上,然后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箭雨,蔺修观心中一恨,猛然间从自己的袖口抽出平日里用来防身的匕首,对着自己胯下的马肚子就是一刀! 顿时,鲜血如注,马儿嘶鸣不断,蔺修观胯下的驽马仿佛受了惊一样,根本不管马背上的蔺修观,疯狂的向前冲锋而去,一路上撞开篱笆,撞开垃圾堆,总之连脚下的路况都不再注意,只是一个劲儿的向前猛冲,如同发了疯一样! 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胯下的驽马弄的散架了,蔺修观累得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身后确实被拉开距离的追兵,蔺修观的脸色从才稍微好点,用手堵住胯下驽马的伤口,蔺修观努力站直自己的身体,朝着远方看去,只看到远远的一座孤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虽然距离自己的距离还挺远,但是能够看到城池的轮廓,蔺修观感觉自己已经是十分的幸运了,安抚了一下停歇下来的驽马,蔺修观调整了一下马头,刚刚要冲向西北方向的城池之上,就听到前方一阵冷笑传来,黑暗中,三十几名黑衣骑士排成一排,正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的到来! “这……” 看到熟悉的沙鬼门黑衣骑兵的样子,蔺修观的身躯猛然间如坠冰窟,看着这些人在黑暗中明闪闪的刀锋,蔺修观的脸色一阵煞白,不等对方说出话来,自己主动承认到:“不错!我就是代表穆门主前往秦皇门报信的人,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啊?” 听到蔺修观义正言辞的话语,正在带着人前来围堵蔺修观的何钦元顿时杀了眼睛,周围的黑衣骑兵也是一阵愕然,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众人的目光中都闪烁疑惑的神情! “你再说一遍!” 何钦元挥舞着手中的大刀,从队列中骑马走出,看着眼前一脸肃然的蔺修观,眼中的神情复杂而多样,充满了警觉和怀疑! “我说,我是奉了穆门主的命令,前往秦皇门报信,将阁下的行踪报告给秦皇门门主秦渊,然后借刀杀人,在固原城城下将您杀害,如此一来,我穆门主的竞争对手就不存在了!” 蔺修观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何钦元,脸上的表情肃穆而悠然,说出来的话如果不是内心知道答案的话,恐怕连他自己都要相信自己的话了! “好啊,穆洛柯,你这个王八蛋,我记住你了!” 何钦元恶狠狠的对着地上啐了一口,然后也不等眼前的蔺修观做多余的解释,直接挥手让身边的人上前将蔺修观抓住,后者微微一愣,猛然间将手中的匕首对着何钦元扔了过去,然后也不管后者是不是被自己打伤了,直接嚎叫一声:“他死了!” 说完就驾驶着驽马夺路而逃,从这队骑兵的侧面冲了过去,后者乱作一团,不少人竟然真的去询问何钦元的伤情如何,后者大骂着将在空中被接住的匕首扔在地上,然后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对着手下怒吼道:“孩他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追上这小子,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说完,就调转马头冲向前面的蔺修观,后者跨着驽马,一个劲儿的度过黄河,然后冲到官道上面,也不管浑身的冰凉,只是一个劲儿的向前冲去,然后一边冲锋,一边对着空中大喊:“沙鬼门杀过来的!沙鬼门杀过来了!” 阵阵呐喊声让固原城南面的居民们顿时紧张起来,不少听到叫声的居民纷纷收拾细软,然后朝着四面的山林逃去,整个官道上一片杂乱,给后来追上来的何钦元等人造成了不少的困难! “妈的,难道天要亡我?” 看到前面的三道壕沟和固原城南面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的战场,蔺修观胯下的驽马忽然哀嚎一声,狠狠的摔在了一道壕沟当中,蔺修观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后面追赶的何钦元等人已经到了固原城的南门前站好,看着远处的蔺修观,二话不说,掏出背上的马弓,对着蔺修观就是一阵箭雨刺来! “啊!” 惨叫声从蔺修观的口中发出,正在攀爬第三层壕沟的蔺修观哀嚎一声,摔倒在了冻得硬邦邦的泥土上面,远远的望着前面灯影稀疏的城墙,蔺修观的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迸溅出了恐怖的想法! “我不能死,我还要建功立业!” “前面的兄弟们,沙鬼门的人杀过来了!放箭啊!” 蔺修观对着前面的固原城南城门大喊一声,整个人顿时声嘶力竭,重重的摔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然后痛苦的昏了过去…… “簌簌簌!” 三声诡异的破空声猛然间从远处的城墙飞了过来,正要将地上的蔺修观拉到马背上的何钦元猛然间抬头一看,只感觉远处的城墙上似乎有一阵机械碰撞的声音传来,整个人好奇的看着远处,希望能够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 “这样的距离,箭雨根本不可能飞过来的!” 何钦元喃喃的说着,正要扭头将地上的蔺修观拉起来,只感觉眼前精光一闪,自己的脑袋顿时飞了起来,看着前面马背上的无头尸体,何钦元感觉自己似乎很是熟悉,但是有那样的陌生,远远的望着四周的白雾,何钦元的眼睛前面一片冰冷,紧接着就陷入到了深沉的黑暗当中! “给我放!” 对着旁边的三名弩机手大吼着,镇守南门的甄震用手中的望远镜看着正在壕沟前面聚集的黑衣骑兵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从战场上缴获来的十二架的弩机刚好每个城门配备三架,结果刚刚用了不到一天,这些东西就派上了用场,看着在弓箭射程外聚集的黑衣骑兵们,甄震也不客气,一边让人紧闭着大门,一边让身边的弩机手们尽情的训练,这种坚硬的弩枪只要战场上结束,就可以重新回收,自然不担心消耗的问题,虽然偶有磨损,但是修修补补也是很容易的,这一点甄震已经弄清楚了! “簌簌簌!” 又是三声弩机的声音传来,刚刚失去头目的沙鬼门众人顿时杀了眼睛,看了看已经昏死在地上的蔺修观,和已经变成无头尸体的何钦元,这群烧杀掳掠很是拿手的乌合之众忽然发出一阵惨叫,然后就拍打着胯下的骏马,逃离了固原城的南城门,鬼知道上面的弩机能够发射出多远的弩枪。.. 这些珍惜自己生命的黑衣骑士,纷纷溃退之后,城墙上的甄震就打算收手,不过从望远镜中看着外面空地上的几匹骏马,甄震还是忍不住站起身来,领着一直小队,小心翼翼的出了城,然后到了战壕前面,将这些战马拉回城中,也是到这个时候,一个还算机灵的小哥才猛然间发现,刚才大家觉得已经死了的倒霉蛋,竟然还残存些空气! “看这个人的打扮,估计是情报队的高级间谍吧,穿的这么好,给他带回去!” 甄震对着那名发现蔺修观没死的小兵笑笑,然后就不以为然的跨上骏马,带着大家进入到了固原城当中,也是到这个时候,甄震才发现,蔺修观刚才怒吼的信息断然没有半点错误,刚刚关上城门上了城墙,一大群的黑衣骑士就重新聚集在了固原城的南门,在损失了几名黑衣骑兵之后,将固原城围得水泄不通…… (本章完)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把这个半死不活的家伙给我拉上来!” 对着身边的士卒大呼一声,宋威简大手一挥,身边的士卒们就蜂拥而下,很快将壕沟中被射穿身躯的牛大力从满是泥浆的护城河当中拉了出来,然后顺便将掉了脑袋已经死去的马儿的尸体来起来,准备拉到城墙当中打牙祭。 刚刚把昏死过去的牛大力从外面的护城河拉回来,秦渊和钱庄柯就到了东城门,看到宋威简如此办事得力,顿时喜笑颜开,对着宋威简直接说道:“现在你就是我们秦皇门的情报主管了,这个城门就交给这个牢头守卫吧!” “属下幸不辱命!” 听到秦渊终于升了自己的职位了,宋威简的脸色顿时一片激动,旁边的钱庄柯也有些羡慕的看着宋威简,挥挥手,对着后面跟着的随从说道:“将这个牛大力好生看关起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说完,就带着牛大力从东城门下离开了,秦渊看到钱庄柯如此焦急的去询问牛大力,也没有出言拦着,正打算带着宋威简和这名牢头交接一下工作,却看到外面的士卒们兴高采烈的将没了脑地的马儿从外面拖了进来,上千斤重的马儿想要搬动也是异常困难,这些士卒们看到秦渊在场,也纷纷和秦渊行礼,后者淡然一笑,默默的看了一眼牛大力的坐骑,忽然低呼一声,走到那匹马儿的前面,对着一边的士卒说道:“等一下,将这匹马的马掌给我掀开让我看看,这上面好像有铭文!” “是!” 听到秦渊的话,两名士卒赶忙将手中的马尾巴放下,加你个马掌拿起来,用自己的袖子将上面的泥浆擦去,然后就看到马掌上面隐隐约约的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似乎是一匹马的样子,不过很粗糙,不仔细看的话,也看不真切! “谁知道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 秦渊用手摸了摸马掌上的印记,周围的人都围拢过来,看着秦渊用白纸从马掌上面弄下来的印记,一时间议论纷纷,却也都说不上来! “这个估计就要等牛大力醒来之后才知道了,这个印记应该是他自己的吧?” 宋威尘好奇的看着这个印记,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对于这些细节,他也不太清楚! “会不会是华亭涧山宗的标记?” 一边的牢头忽然开口说道:“小人记得华亭涧山宗的人特别喜欢将自己的标志和印信钉在马掌上,一般制作马掌的时候,都不会在意这种细节,但是华亭涧山宗却是个另类,他们认为符号都是有特殊的含义的,所以……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这名牢头好奇的看着周围的同伴,一边的秦渊默默的看了他一样,淡然说道:“既然你知道华亭涧山宗的这个嗜好,那你可曾知道他们的印记和这个印记有什么出入吗?” “让我看看!” 一直站在边上的牢头猛然间挤开身边的人群,将秦渊用来印下印记的白纸放在脸前,然后看着反面,对着已经有些昏黄的太阳看去,从背面看着这枚印下来的马掌,这名牢头猛然间一愣,回身对着秦渊笃定的说道:“门主,这一定是涧山宗的人的东西,虽然和涧山宗的符号形制不太一样,但是在马掌上也只能刻画出这样的形制了,所以,这个牛大力一定和涧山宗关系密切,没准儿那个被他放出去的席耘正,就是涧山宗的成员呢!” “好,我知道了!” 秦渊将这枚印下马掌印的白纸拿在手中,对着这牢头点点头,勉励了一番,然后就带着自己新晋的情报主管宋威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第一次进入到秦渊房间的宋威简一脸好奇的对着四周看来看去,秦渊看着桌子上已经凉掉的饭菜,顿时感觉一阵羞愧,如此繁忙的生活中,自己竟然没有机会和钱苏子一起吃顿饭。.. “回来了?” 从后花园散步回来,钱苏子猛然间对着秦渊一笑,然后很自然的将柔和的目光对着宋威简看了过去,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赏主母大人美貌的宋威简脸色一红,有些不自然的低下头来,然后对着钱苏子拱手说道:“小人宋威简,见过主母大人,主母大人安康!” “好好好,看来你是升官了啊!” 对着宋威简微微一笑,钱苏子努力在自己的脑海中思索着这个年轻人的模样,后者看到钱苏子疑惑的神情,赶忙解释道:“我是宋威尘堂主的堂弟,不过我哥哥觉得我喜欢玩小聪明,不大喜欢我,上次城外血战,我就跟在哥哥的身后,看到主母大人英勇的身姿,一直都很崇拜您!” “哈哈,还挺会说话的,不会是被提拔成了情报主管了吧?” 钱苏子对着脸红的宋威简印象不错,对着他微微一笑,后者赶忙应和,站在一边,不断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唯恐在钱苏子面前失了礼数。闪舞小说网.. “苏子,你之前也当过情报主管,就给这位害羞的小男生说说要点吧,我把这个印记送到钱庄柯手中,估计那席耘正和放走席耘正的牛大力都是华亭涧山宗的人,看来,我们不找华亭涧山宗的麻烦,对方已经开始特别针对我们了!” “嗯!” 对着秦渊淡淡一笑,钱苏子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和宋威简说起了怎样搜集情报,培养间谍的工作来,而秦渊则是匆匆到了钱庄柯的家门前,进到门中,将这张印记交给钱庄柯,正在带着人抢救牛大力的钱庄柯如获至宝,对着秦渊千恩万谢了一番,承诺一定会将席耘正的下落找出来的。 秦渊劝解了他两句,让他沉住气,自己就迈着步子往回走去,咕咕叫的肚子很快提醒秦渊肚子饿的事实,加快了脚步,秦渊匆匆穿过大街,在路上似乎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子朝着南门走去,不过饿着肚子的秦渊也没有顾得上这些事情,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宋威尘已经走了,便和钱苏子一起将饭菜热了热,重新吃了起来。 吃饱了饭,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舒适感,秦渊这才躺在床上,冷静的思考起来刚才遇到的时候,虽然对于牛大力的事情有了点头绪,但是对于在街上见到的那名男子,秦渊的脑海中总也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在想什么呢?” 看到秦渊陷入到了沉思当中,钱苏子伸手轻轻在秦渊的腰间拧了一下,然后大模大样的叉着腰说道:“别整天胡思乱想了,先去把碗洗了去!” “不是有下人的吗?” 秦渊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钱苏子,自从搬入到城主府之后,这种小事自己就从来没有干过——虽然之前没搬进来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干过。 “大家都要忙着照顾伤员,清理战场,怎么会有人有时间回来伺候你我呢?等等吧,这次大家的几乎人人带伤,能上战场的最后都上了战场,咱们两个自食其力的时候还多的是呢!” 钱苏子淡然的对着秦渊解释着,后者愕然的看着眼前的钱苏子,忽然疑惑道:“这种事情不是你干的吗?最近不减肥了?” “哼,要是平时啊,我肯定会去干的,就算是你不管,也不行,但是别忘记了,我现在可是要当妈妈的人了,你最好对我尊重点,不然我让你们老秦家断后!” 钱苏子一脸淡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脸上猛然间浮现出幸福的笑容,秦渊闻言微微一愣,猛然间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眼前骄傲的挺着小肚子的亲苏子,用手抚摸着钱苏子的肚皮激动的说道:“要当妈妈了?真的假的?” “还真的假的?当初我就知道好不好,只不过你事情多的和什么一样,我才懒得和你说呢,刚才去后花园转了两圈,差点又吐了,这才觉得忍不住了,给你说说,让你乐呵乐呵!” 钱苏子傲然的对着秦渊说着,后者满意的点点头,正要伸手和钱苏子亲昵起来,忽然间一愣,猛然间看着眼前的钱苏子,目光中露出一阵感动:“那你为什么还要自告奋勇去侦查祖秉慧他们的阵地,为什么最后时刻还要带着人冲到阵地前面和龙萍儿他们厮杀?这要是出了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对向岳父大人交代啊!” “不用你交代,当时我就一个念头,我不能让我以后的孩子没了爹!” 钱苏子傲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默默的将自己的手臂放在秦渊的头上,听到钱苏子的这话,秦渊的脸上也不觉露出了一阵感动,默默的将自己的耳朵放在了钱苏子的肚皮上,听着那根本听不到的小家伙的声音,秦渊的脸色一阵激动,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亲人了! “好吧,你如果不想要洗碗的话就直说,老是靠在我肚子上是个啥意思啊?” 钱苏子一脸娇嗲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微微一笑,赶忙伸手将钱苏子抱在床上,然后对着钱苏子激动的说道:“好吧,你安静的休息休息吧,我去给你洗碗!” 说完,秦渊就撸起袖管,端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冲到厨房当中,欢快的洗起碗来,不多时,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就从里面的小厨房传来,钱苏子无奈的躺在床上,静静的抚摸着自己的肚皮说道:“孩子啊,你爹的手劲儿实在是太大了,以后你出生,我可不能让他抱你啊!” 这边的秦渊陷入到可能当父亲的激动当中,那边的贺兰荣乐却遇到了一件糟心的事情。 “他们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听到孙威平到如今还不能够进驻到定远城当中,贺兰荣乐的脸色一阵发青,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挥手不耐烦的说道:“告诉他们,不管是谁占据了定远城,我贺兰会都要给他们坚决彻底的打击,还没完了是不是,竟然敢在我贺兰会的头上动土他以为他是秦渊啊!” “是!” 听到贺兰荣乐颇有一点无奈的话语,南宫儿慌忙起身,从贺兰荣乐的房间中离开,然后就把一封措辞严厉的电报送到了孙威平的手中,看到自己老大的电报,孙威平无可奈何的站起身来,对着前面挡在自己路上的沙鬼门何钦元部的骑兵吼道:“你们快点让开道路,不然的话休怪我们无情!” “别怕他,钦始大人,这个孙威平是出了名的窝囊废,从小被他爷爷娇生惯养,我们一个冲锋就能够将他们全部歼灭!” 坐在马上,陈凤欣的脸上全是笃定,被陈凤欣鼓动着前来杀贼立功的何钦元的弟弟何钦始一脸激动,猛然间挥舞起手中的马刀,对着前面重重的垂下…… (本章完)



 闪舞小说网....“你是谁?” 瞪眼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男子,路辉伽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手中的大长枪握在手中,虽然打不到一艘艘从自己身边经过的船只,但是对付眼前的男子,路辉伽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我就是秦皇门门主秦渊,不知道阁下是?” 秦渊握着手中的双股剑,看着半边身子都浸湿在了水中的路辉伽,脸上写满了好奇,如果谷蕲麻军人人都可以如同路辉伽这般疯狂的话,恐怕昨天晚上,自己的固原城就已经保不住了! “原来你就是秦渊?”路辉伽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异,看着岸上不过几十人的队伍,略微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说道:“果然是名声在外的悍将,区区几十个人就打算拦住我二百多人的部队,而且还敢出城阻拦,这份胆气不是一般 人能够拥有的,秦门主如此悍勇,在下实在是佩服的紧啊!”说着,路辉伽就将自己手中的大长枪对准了眼前的秦渊,对着秦渊傲然说道:“在下名叫路辉伽,就是昨天晚上被黄府禁卫军所害的路德韬的哥哥,今天来,也不是为了和你们秦皇门作对,为的就是将这群 杀害我弟弟的王八蛋千刀万剐了,如果秦门主心中还有和我们涧山宗议和的打算,我这个副宗主是可以帮你走走关系的!所以你赶紧让开,如此一来,让我将这群王八蛋一举灭掉!” “恐怕不行……”秦渊看着气冲斗牛的路辉伽,脸上写满了笑容:“不是我秦渊不答应,实在是现在我们秦皇门已经和贺兰会正式结盟了,所以你要找贺兰会的兄弟们报仇,那就要跟我秦皇门作对了,所以请路副宗主赶紧回 去吧,你看看你的手下似乎已经开始溃散了,我和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想要干的事情就是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路副宗主给个面子吧?” “放屁!”听到秦渊竟然已经和贺兰荣乐签订了盟约,路辉伽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贺兰荣乐会带着自己的人来到城东码头了,心中越想越气,路辉伽也懒得搭理自己那群不成器的废物下属了,直接对着秦渊吼道:“既然 如此,那路某人就得罪了啊!”说完,路辉伽就把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注入到了自己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当中,一阵青光顿时从他手中的大长枪的枪头射出,路辉伽紧接着就将手中的长枪对着马背上的秦渊扫了过来,知道自己想要用自己的嘴遁劝服面前的路辉伽已经不可能了,秦渊微微一笑,转过身来,将手中的双股剑对着刺来的青光长鸣枪就挡了过来,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也迅速的注入到了手中的青铜双股剑当中,虽然没有路辉伽手 中的青光长鸣枪看起来更加的绚丽,但是九阶武师的秦渊面对三阶武师的路辉伽,自认为还是有很大的优势的! “嘭!”一声震动猛然间从路辉伽的枪头发出,秦渊正要用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将面前的路辉伽压迫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后者体内的古武之力忽然呈几何倍数一样的在增长起来,而手中的青光长鸣枪也一下子开 始冒出一阵绿光,那绿光所到之处,秦渊的身体顿时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如同一条烧红的铁链忽然间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的刺痛! “这是?” 秦渊猛然间将眼前的青光长鸣枪架起来,那绿色的光带顿时从秦渊的身体当中飞了出去,看着眼前这病长枪,秦渊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阴霾,想要对付眼前的路辉伽,想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当然是古武之力和当世名器一起合体发出的古武之光了,除非是器中有灵的兵刃,否则的话,就算是质量再好的兵刃,如果无法和你的统一的话,也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的!”对着秦渊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路辉伽将手中的长枪握在手中,然后淡然的说道:“别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秦门主,和我们涧山为敌你是没有半分好处的,所以还是赶紧给我让开,我宰了这帮混蛋之后,自 然而然的就会离开这里了!” 说完,路辉伽就打算冲上岸去,和正在和自己下属近身搏杀的黄府禁卫军的人马血战起来,就在此时,秦渊手中的双股剑却再次拦在了路辉伽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路辉伽的双眼紧盯着秦渊手中的双股剑,原本已经横放在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又重新被他举了起来,而秦渊则淡然的坐在马上,看着眼前的路辉伽说道:“不干什么,既然路宗主想要为自己的弟弟报仇,那就 先过了我这一关吧!” “这可是你自找的!”路辉伽大喝一声,猛然间将手中的紫光长鸣枪对着马上的秦渊扎了过去,原本已经消散在紫光长鸣枪上的古武之力再次被他灌入到枪体当中,一道耀眼的青光出现在秦渊的面前,如同数万道光芒同时摄入 眼中一般,绚烂夺目! “那是自然!”秦渊低声回应一句,将手中的双股剑交叉着放在胸前,对着青光长鸣枪刺过来的地方轻轻一挡,如同一道光芒被打在了三棱镜上一样,原本泛着青光的枪头顿时绽放出了无数道绚丽多彩的光芒,彩色的光 芒顿时将秦渊的全身包裹起来,一道道光芒如同细细的蜘蛛丝一样,围成了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网笼,将秦渊的整个身躯都包裹在了其中! “找死!”路辉伽大喝一声,将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猛然间向后一收,然后对着秦渊胯下的宝马就刺了过去,秦渊将手中的双股剑对着左右两边同时劈开,空中灿烂夺目的光笼顿时被秦渊手中弥漫着古武之力的青铜双股剑如同劈开丝绸一样,从中间斩开了一道裂缝,随着这道裂缝的慢慢展开,整个光笼顿时消散在了空中,秦渊的眼睛盯着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猛然间向前一探,将自己左手的长剑对着马前一挡, 枪尖和剑尖顿时触碰到了一起,除了璀璨夺目的光芒之外,还发出了一声清脆如同竹笋被折断的声响! “当!”清脆的声音从秦渊的剑尖处传来,眼前的路辉伽顿时一阵恼火,猛然间将长枪抽回,翻身一转,猛然将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对着身后的水面划了过来,伴随着长枪枪身的挥舞,一道道水柱顿时从空中炸起,水雾当中,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忽然间响起一阵刺耳的鸣叫声,仿佛秃鹫见到了食物一般,渗人的鸣叫声伴随着一阵难听的杂音,很快就传递到了秦渊的耳边,秦渊微微皱眉,看向面前的路辉伽,后者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瞬间发出巨大的光芒,这光芒如同一道拂尘一般,将整个空中的水滴都抹上了一层光亮,秦渊的眼前顿时如同孔雀开屏一般,夺目的光芒绽放在了整个空中,而路辉伽的青光长鸣枪到 底在哪个地方,秦渊却忽然看不清来了! “果然神器!” 秦渊在心中惊讶一声,猛然间闭上眼睛,耳边除了水珠跳跃在水面的声音之外,在自己的正前方,也出现了一缕不寻常的骤响! “就在这!”秦渊猛然间睁大眼睛,一束光芒出现在了秦渊的胸前,看着这道光芒出现,秦渊再不犹豫,猛然间将自己的身躯前倾,手中的两柄青铜双股剑擦着这道光芒的两侧对着正前方的长枪挥去,转瞬间就到了路 辉伽的面前,蓄满了古武之力的青铜双股剑顿时砸开了路辉伽双手上的护臂,一声爆响创来,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顿时被抛到了空中,而手持这柄神兵利器的路辉伽也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这怎么可能?”路辉伽的眼睛瞪得溜圆,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臂,虽然双臂上的护臂并没有被秦渊手中的青铜双股剑砍出伤口,但是巨大的古武之力却通过这两柄青铜剑进入到了路辉伽的双臂当中,刺痛伴随着麻痹 ,让路辉伽直接将自己手中的青光长鸣枪扔到了空中,而自己的双臂也仿佛失去了知觉一样,就那样垂在路辉伽的面前,一丝知觉都无法让路辉伽感知到! “没什么不可能的,路宗主,你太轻敌了!”秦渊将手中的青铜双股剑插入自己的腰间剑鞘当中,对着满眼愕然的路辉伽说道:“对于第一次面对路宗主的人来说,满眼的灿烂光芒确实能够隐藏您的攻击,但是这攻击却不是静音的,如果能够耳聪目明,主动闭眼的话,还是能够清楚的察觉到阁下攻击的方位的,而阁下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用这招来防御你的攻击,所以一点防备都没有,反而让我有了可趁之机,简单地说,如果刚才阁下有一点防备之心 的话,只要将我砍下来的两柄青铜剑躲过去,秦某人的项上人头,就是路宗主今天的战利品了!” “你想怎么样?”狰狞着面目看着眼前的秦渊,路辉伽的双手已经传来了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但是在路辉伽超强的忍耐力下,路辉伽还是没有惨叫出来,但是能够让冷静异常的路辉伽如此狰狞面目示人,秦渊相信,就算 是再给路辉伽一个机会,他也没有能力将那双手腕中断掉的血脉连接起来了,这内伤想要养好,至少要三个月的时间! “没什么,请路宗主回去吧,谷蕲麻杀人不长眼,但是对于米王府,我打心里还是尊敬的!”秦渊淡淡摇头,用眼神看了看扎在冰面上的青光长鸣枪,虽然心中很想要将这把价值连城的长枪据为己有,但是秦渊知道,除非是学会了路辉伽的心法,否则的话,就算是自己拥有了这把神兵利器,刚才 那绚烂的古武之光也是自己不能练就出来的,米王府一个外派的小卒子都有如此神兵,秦渊对于在京城足不出户控制整个华夏的四大王府的好奇,也更近了一步! “看来我的事情,钱郡主都给您说了啊!” 听了秦渊主动示好的话,路辉伽的脸上终于恢复了常态,虽然嘴角还在不住的抽搐着,但是双手也终于有了知觉,这点伤不说出去,外人也看不出来的! “嗯!”秦渊点点头,对着路辉伽说道:“路宗主,就此别过了,他日如果和米王府有嫌隙生出,还希望路宗主为我在米王爷面前美言几句,在下真心不想挑战华夏古武世界的固有规则,只是三番五次,总有人找上 门来,在下也是十分头疼啊!” “这都是你自找的!”路辉伽嘴角一撇,转身用手勉强将插在冰面上的青光长鸣枪拔出来,然后一脸不悦的走到了河对岸,然后绕道了城北处,和已经被秦皇门贺兰会联手击溃的自家兵马会合了,此时的他尚不知道,自己如果能够多坚持十分钟,战局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尉迟虎有些疑惑的看着两人:“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详情

猜你喜欢

袁一琦和沈梦瑶怎么be的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