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坐公交车的故事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26

小朋友坐公交车的故事剧情介绍

“也好!”秦渊点点头,发现自己玩权谋和制衡这方面完全不是钱苏子的对手,只能淡然一笑,将钱苏子的想法藏在心底,笑着说道:“那我明天就命令卢牟坤留下十几个兄弟去耀州城协防,然后让苏飞樱带着人马过。

“可卿,学校已经放假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秦渊一边帮杨可卿一边问道。

说起宋祁天,泓天门中人人知道,此人的忠心绝对是不容置疑的,从小就和门主大人青梅竹马,父子两代人都是泓天门最重要的护法头目,而且对门主大人的倾心也是人尽皆知,就算是已经快要三十岁了,依然没有娶妻生子,眼睁睁的看着门主大人为了泓天门嫁给了贺兰会的会长,也毫无怨言,简直是泓天门各个门徒的楷模和榜样。

“如今从松鹤楼出发到童和渠对面的荆子轩公寓,一共有三条路,不知道宇文大人打算带着自己手下的禁卫军从何处去啊?我们祖氏父子可以挑剩下的两路,如何?”…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错!肯定是秦皇门的细作,不然的话,事情不会这样巧合,那秦渊也不敢如此猖狂!” 对着陈悟冶点点头,谷蕲麻更加肯定了自己在心中的揣测,无比坚定的站起身来,对着耀州城实际上的掌控人陈悟冶说道:“俗话说,事情宜缓不宜迟,我们先不要大肆生长,只要小心探查,这耀州城的情报如果再被秦皇门知晓了的话,小心本宗主带着人先行离开了,这客军作战,最忌讳的就是对本地的食物不够了解,如果我们的情报都被秦皇门掌握的话,我谷蕲麻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打不下来这固原城啊!” “您先别着急!” 看着谷蕲麻激动的样子,陈悟冶也是一头雾水,先是在自己的脑海当中将谷蕲麻说的事情过了一遍,然后才缓缓的说道:“如今天色尚早,谷宗主先回去休息,我会加派四队人马,在耀州城的四周来回巡逻,就算是有人偷偷从耀州城中逃了出去,我们的人也一定能够找到踪迹,而且兵贵神速,他们如果想要运送情报,定然会有马匹来回奔波,我们只要找到地上的马粪踪迹,也是可以找到这些细作的!” “好!” 对着陈悟冶点点头,谷蕲麻也知道大动干戈实际上没有必要,对着陈悟冶拱拱手,谷蕲麻这就打算离开陈悟冶的府上,回去休息,也是到这个时候,谷蕲麻才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对着陈悟冶说道:“此前陈老先生为在下接风洗尘的时候,不是对我说过,这固原城中不是还有我们的人吗?怎么这些天也不见动静了?” “额,这个在下也不得而知,此人身份秘密,所以我们只要人单线联系,以防万一!” 陈悟冶坦然回答道,谷蕲麻哼了一声,然后才对着陈悟冶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的人查查到底是谁把在下的行踪泄露出去了,反正这些天,我们的人也没有半点情报送出来,想来也是遇到了困难,查出这个东西,应该不算难吧!” “我试试!” 对着谷蕲麻点点头,陈悟冶很不爽的看着这个满身粗俗的家伙离开了自己的府上,然后还是按照和谷蕲麻的约定,增派了人手在耀州城的四面开始了不间断的巡逻和检视,同时还不忘对自己的几个老伙计交代一声,这个时候就把那些见不得人的生意断了吧,省的到时候被人查出来,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执行完一系列的事情,陈悟冶打着哈欠正要回去补觉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谷蕲麻之前要求的事情自己还没有办呢,索性就一边回去睡觉,一边让下人去把宋贡鸣找来,安排他再去耀州城一次,让焦玉儿将这件事情查出来。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刚刚吩咐下人去把宋贡鸣找来,陈悟冶还没有把鞋脱了,就听到下人急急忙忙的过来禀告道:“禀告大人,宋贡鸣公子已经在门房等候了,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禀告您!” “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让他进来!” 陈悟冶闻言一愣,顿时恼怒的对着这名下人怒吼道,后者浑身一颤,跪倒在地上,对着陈悟冶惨声说道:“大人饶命啊,不是小的不过来通报,当时大人正在和几名大人会面,说任何人都不准靠近,但是小的就没敢告诉您,这一来二去,就有些忘了,还请大人责罚!” “算了算了,把宋公子请过来就行了,你这一晚上也是辛苦,没事了,下去吧!” 想起来是自己不让人靠近房间的,陈悟冶也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站不住脚,索性就放了这名下人一把,后者千恩万谢的过来找来宋贡鸣,陈悟冶此时也出现在会客厅,对着那名下人挥手说道:“我和宋公子有要事相商,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啊?” 那下人听到这话,顿时傻在了当场,陈悟冶无语的看了一眼这个耿直的下人,沉声说道:“我这次说的是真的!” “喳!” 下人乖乖下去,陈悟冶也懒得和宋公欧明解释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这次请你来啊,是为了……” “在下是自己来的……” “闭嘴!” 无语的看着没有眼力界的宋贡鸣,陈悟冶缓了缓语气,继续说道:“找你来的目的呢,也是非常简单,就是希望你能够再去固原城一趟,将一个消息告诉给焦玉儿姑娘,让她帮忙查清楚,到底是谁昨天晚上泄露了谷宗主前往固原城的消息的?” “额……这个怎么查啊?”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宋贡鸣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呢,拧着眉看着陈悟冶说道:“玉儿不过就是在蔺修观的身边做陪护,这种事情就算是有,也不可能从蔺修观的口中得知啊……从别人的口中想要知道的话,玉儿的处境肯定会更加危险的!” “更加危险?” 听了宋贡鸣的话,陈悟冶一脸好奇,后者闻言点点头,一脸沉痛的说道:“如今的固原城已经封城了,别说外面的人想要进去了,就是里面的人想要出来,恐怕也是非常不容易的,秦皇门对固原城的四周执行了坚壁清野,这样一来,一旦城破的话,身在城主府里面的玉儿恐怕就很难逃过谷宗主部队的毒手了……所以我才这么一大早过来,请求陈老先生帮帮忙,看能不能找人将玉儿姑娘救出来啊!” 说着,宋贡鸣也不管陈悟冶的脸色面沉似水,直接跪倒在地上,抱着陈悟冶的腿说道:“陈老先生啊,你也是知道玉儿身世凄苦的,我们郎情妾意,却不能在一起,被蔺修观那个混蛋抢了先也就不说了,如今她身在虎穴,命在旦夕,我希望陈老先生您能够帮帮忙,让我们两个人团聚,生死离别之苦,我断然是受不了的啊!” “你放心!” 看着眼前哭倒在地的宋贡鸣,陈悟冶在心中冷哼了一声,脸上却如沐春风一样,笑容满面的看着眼前的宋贡鸣说道:“孩子你放心吧,谷宗主的部队可是仁义之师,来到我们耀州城之后不是秋毫无犯吗?而且秦皇门已经是危如完卵了,城池今天就能够破掉,所以你放心吧,就算是攻入了城主府,焦玉儿姑娘只要说出自己的身份,我们的人断然是不会对她下手的!” “可是……” 宋贡鸣眼泪汪汪的看着陈悟冶,正要说什么,眼前的陈悟冶已经不耐烦的站起身来,对着宋贡鸣说道:“既然你这么担心玉儿姑娘的身体,那我就派人将你送到固原城中,和她在一起,这把扇子你拿着就好,到时候只要大声说出老夫的名字,那些小卒子们定然不会对你动手的,去吧!” 说完,陈悟冶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压根不管眼前的宋贡鸣如何的哭诉。.. 趴在地上哀叹了两声,看到陈悟冶根本不为所动,宋贡鸣也只能无奈的站起身来,从桌子上将拿把折扇拿在手中,跟着已经到门口等待自己的两名壮汉出了耀州城,然后一路翻山越岭,到中午时分,困饿难忍之时,终于看到了巍峨的耀州城! “两位大哥,我们怎么进去?” 看着城门紧锁的耀州城,宋贡鸣一脸好奇的看着身边两位鲜衣怒马的壮汉,后者冷笑两声,只看到其中一个壮汉从背上将自己的包裹拿下来,然后拆开来,一股难闻的汗腥气顿时让眼前的宋贡鸣感到窒息! “这是……” 惊讶的看着眼前称得上是褴褛的破衣衫,宋贡鸣好奇的看着两名壮汉,后者二话不说,其中一人直接抓起眼前的宋贡鸣,然后将他身上厚实华丽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也不管宋贡鸣如何挣扎,直接将这套满是汗腥味的衣服缠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把他往地上一扔,直接对着他说道:“这把折扇你藏好了,别备份发现了,人家谷宗主的人马估计就要到了,你赶紧穿着这身衣裳,装作难民混入城里去见你那小娘子去吧,能不能保住她的命,就看你的本事了!” 说完,两名壮汉也不管宋贡鸣的哀嚎,大摇大摆的骑着马就离开了耀州城的西门山,消失在莽莽的林间。 无可奈何的宋贡鸣只能忍受着浑身的难受,将自己的头发打散,脸上涂抹些灰尘泥土,晃晃悠悠的往固原城的西城门走去,脸上的表情一看就是忍饥挨饿的可怜人,虽然这可不是装出来的。 就在宋贡鸣马上就要到西城门的时候,林边草丛中忽然走出了一队人马,一位老人带着一堆孩子,还有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看起来英姿飒爽的很,连宋贡鸣都承认,这个女人比自己似乎更有英气一点! “喂,你饿了吧?” 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将手中一块窝窝头递给了正在蹒跚而行的宋贡鸣,后者看着这枚黑不溜秋的窝窝头,虽然肚子饿得要死,但是还是强咬着牙说道:“不饿!” “还挺有骨气的?” 那红衣女子看着眼前的宋贡鸣,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紧接着就对着宋贡鸣问道:“这个城是固原城吗?” “……是……”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宋贡鸣觉得这个问题是自己这辈子回答的最无语的一个问题了! “那就好了!” 女子答应一声,回头对着老人说道:“爹爹,你看我说的对吧,之前你去的肯定不是固原城,幸亏我及时改道,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秦门主呢!” 说完,女人就招呼宋贡鸣说道:“兄弟,你是本地人吧,带着我们一起去吧,正好我们也是千里迢迢过来的,对这里不熟悉!” “好……” 忍着肚子的饥饿,宋贡鸣还算是很有风度的点点头,然后慢慢的带着这群人来到了固原城的西门,在这里把守的人不是别人,真是刚刚因为奋勇成为堂主的甄震,城南的防御当然是交给了生力军定远枪盾手们了,而城西的防御就交给了甄震! 到了城门下,宋贡鸣抬起头,努力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对着城上严格警戒的秦皇门子弟说道:“军爷,开开门吧,俺这一路都没吃饭了,求你们救救我吧!” “你后面的人是谁?” 听出了固原本地的口音,城上的把守大声的问道,宋贡鸣不等回答,那女人已经主动说道:“在下梅花庄梅红玉,路遭谷蕲麻勒索,特焚烧庄园,千里辗转,来到固原城,投奔秦皇门门主秦英雄!” (本章完)



秦渊上下检查着棺材,想要找到机关。那里是一处生死穴,可以让濒死的人回光返照一瞬间,也可以让彻底失去意识的人,暂时的清醒,但是从那天开始可能要进行长时间的昏睡。

一从地下基地上来,秦渊正准备朝着直升飞机走去时,却被一道身影拦在面前,仔细一看,原来还是个“熟人。”

本来,她在几年前,就应该是华家的少夫人的。 就在涧山宗和沙鬼门的人还在因为青龙谷的事情而找不到负责人的时候,秦渊已经带着瘦弱的宋贡鸣出了固原城,带着坚持要跟过来的龙萍儿沿着官道,一路向南,走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看到了耀州城被 的小高地,将手中三个蜡烛点燃,秦渊看着远处的黑影闪烁,露出笑容,带着龙萍儿就冲到了小高地上,见到了也是刚刚到这里的苏飞樱! “裴夫人?”看到跟着秦渊来到这里的龙萍儿,苏飞樱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复杂的神色,而心中有愧的龙萍儿则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身边的秦渊,后者淡然一笑,帮助龙萍儿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自从上次裴夫人带领 着黄府禁卫军的人马在固原城下被我突袭成功之后,她就带着自己的弓箭队投靠了贺兰荣乐会长,最近也算是跟我会和到了一起,这耀州城也是裴家经营几十年的地方,我觉得带着她过来应该很有用!” “不过裴夫人来到这里的原因,可不单单是为了帮忙吧?” 苏飞樱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对着龙萍儿望去:“应该是因为自己的两个儿子还在我身边,所以想要从我身边将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带走吧?” “没错!” 听到苏飞樱如此不留情面的话,龙萍儿的眼光也变得有些发狠,点头说道:“我就是想要让我的儿子跟着我一起到固原城中呆着,我一个当母亲的,有这种想法应该很正常吧!” “很正常!” 苏飞樱点头说道:“就像是背叛我们一样的正常。” “你……” 龙萍儿涨红着脸色看着苏飞樱,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话竟然是从苏飞樱的口中说出的,两个女人曾经并肩战斗,在耀州城上建立了牢固的友谊,没想到转眼间,就变成了敌人一般。 “不过是从战友变成了盟友。” 秦渊淡淡的说道,望着苏飞樱气呼呼的脸庞说道:“这也是我想要和你达成的协议之一,让裴夫人的两个儿子回到母亲的身边吧,相信这样会让你们攻进耀州城的步伐加快不少的!” “的确!” 苏飞樱点点头,对着身边一名长着络腮胡子的年轻人说道:“让裴兴浩和裴兴冰过来,他们的母亲来接他们放学了!”说完,苏飞樱就带着秦渊等人上了山岭,从小高地往下面看去,云雾中的耀州城显得格外的宁静,络腮胡子很快将两个穿的鼓囊囊的年轻人带到了苏飞樱的面前,不等他开口,早已经渴望这一刻的龙萍儿 一个箭步冲到了自己的儿子们面前,蹲下身来,将两个孩子死死的抱在怀中,两行热泪从她的眼中流出:“孩子,对不起,当妈的让你们受苦了!” “娘!” 两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乖巧的呼喊着眼前的母亲,一派温情的场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闪舞小说网.. “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您了!”苏飞樱略带不满的看了一眼秦渊,骑着马走到了山岭下面,随时准备带领着自己的人马冲进耀州城去,秦渊点点头,对着一边冻得发抖的宋贡鸣说道:“宋公子,如果你还想要回到你妹妹的身边的话,就按 照我说的做,好吗?” “当然!” 宋贡鸣乖乖的点点头,看了一眼远处寂静的耀州城,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后骑着一匹骡子,走到了耀州城的北门前。 “咻!” 一支响箭从空中飞下,准确的落在了宋贡鸣的面前,不多时,一个灯笼出现在耀州城的城墙上,城墙上的守城官望着下面的宋贡鸣大吼道:“谁!” “我是宋贡鸣啊!” 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对着城墙上喊去,宋贡鸣握着手中冰凉的缰绳,对着城墙上的守门官喊道:“我从固原城逃回来了,您快去通知陈悟冶大人啊,我是宋贡鸣啊,我带来了秦皇门在固原城中的布防图!” “那你为什么回来?直接去找谷宗主不就好了?” 城门官看着城墙下面浑身发抖的宋贡鸣,对着远处云雾中的小高地望了望,并没有发现多余的情况! “谷宗主不认识我啊,我也不认识谷宗主,我是从固原城的东城跑出来的,一路上都没遇到谷宗主啊!” 宋贡鸣一脸哀伤的看着城墙上的守城官,后者略带烦躁的挥手说道:“陈长老下令,除非是谷宗主派回来的人,否则的话一律不得开门,您老人家就回去找谷宗主吧,我不能给您开门啊!” “开门吧,我愿意把我的一半家产送给您,您看看我身上穿的这个什么东西,您就可怜可怜我吧!” 宋贡鸣哀求着对着城墙上的守城官叫喊道,后者略微一愣,对着宋贡鸣说道:“你身后还有人吗?” “没啊,什么人都没有,这一路上的村庄都被秦皇门给坚壁清野了,我连口水都没喝呢!” 宋贡鸣颤抖着说道,城墙上的守门官犹豫着说道:“那你真的愿意将你一半的家产给我吗?此话当真?” “那还能有假?” 宋贡鸣哭丧着脸看着城楼上的守城官,后者满意的点点头,低声说道:“谅你小子也不敢玩我,不然老子弄死你!” 说完,守城官就对着身边的同伴点点头,两边的士卒就上去将护城河上的吊桥放了下来,然后慢慢的将城门打开了一道缝:“快点进来吧,让人发现了,我就完蛋了!” “好!” 宋贡鸣点点头,猛然间朝前面的护城河上的吊桥冲了过去,就在此时,一支利箭忽然间从他的背后飞起,对着城墙上的守门官就飞了过去! “啊!”守城官惨叫一声,整个人在空中停顿一下,顿时摔倒在了地上,从两边慢慢靠近城墙苏飞樱等人大吼一声,脚下生风一般冲向还没有关上的城门,城墙上的士兵看到这样的场面,慌忙将城门关上,却看到 无数根利箭对着他们就扑了过来! “嗖嗖嗖嗖!”空中的利箭如同蝗虫一般飞到了耀州城的城墙上,正在关门的守城士兵顿时纷纷倒地,原本就是各家家丁的他们,身上的衣甲并不足够抵挡利箭的突袭,而苏飞樱则一马当先,冲进了耀州城当中,爬上城墙之后,很快就把城墙上的敌人给清扫了干净,群龙无首的守城士兵很快溃散四逃,苏飞樱跟着身边的龙萍儿,径直冲向了陈悟冶的府邸,正在门口守卫的陈府家丁正要上前询问,龙萍儿和苏飞樱就已经把手中的飞镖对着他们的咽喉扔了过来,几名家丁悄无声息的死去之后,陈家的家丁顿时大乱,不少人面对苏飞樱和龙萍儿的时候,甚至连挡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刺穿了喉咙,扎穿了心肺,倒在了地 上! “什么声音?”正在府中沉睡的陈悟冶猛然间被外面的喊杀声惊醒,打开窗户一看,只看到无数身穿贺兰会衣衫的人马已经冲到了自己大堂前面,独自一人睡在床上的陈悟冶顿时大惊失色,慌忙从床上跳起来,然后打开 身边立柜的大门,将里面的暗门打开,然后沿着一条狭窄的地道,往城外逃去。闪舞小说网.. “人呢?” 一脚踹开陈悟冶的房门,龙萍儿的嘴中顿时发出一声惊叫,一边的苏飞樱连忙冲到床边,用手摸了摸还很温暖的被窝,沉声说道:“他肯定是从这里逃脱了,而且还没有跑远,找找这里面的机关!” “是!” 跟着苏飞樱冲进来的贺兰会众人齐声答应,看着外面一阵砍杀,龙萍儿将手中的长剑收起,对着苏飞樱拱手说道:“苏小姐,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告辞!” “别!”苏飞樱一把抓住龙萍儿的衣袖,然后看了看左右,用谨慎的目光看着眼前的龙萍儿:“刚才的话都是当着秦渊的面说的,其实我们从来都没有恨过你,在那种情况下,您已经做出了自己最好的决断,我和贺兰华胥少爷都没有对你产生过任何的不满,所以也请您放心,现在的贺兰华胥少爷正在京城活动,或许不久的将来,南亭侯的封号就要从贺兰荣乐那个废物的身上取下来,放到贺兰华胥少爷的身上了,所 以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得到裴夫人您的帮助,您的忠心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的理解!”龙萍儿点点头,知道这个消息,她心里真的很开心,不管苏飞樱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这样暖人心的话,龙萍儿听了还是感觉很好,她决定在心中将这份记忆埋藏起来,现在的她,还是贺兰荣乐手下的堂 主! “就此别过,千万不要在固原城上战死了!” 苏飞樱对着龙萍儿点点头,然后就松开了她的衣袖,身后,一个机智的年轻人发现了衣柜中的秘密! “在这儿!” 这名年轻人大叫道,众人的目光顿时被他吸引了过去,并没有发现引领他们来到陈悟冶府上的龙萍儿,已经握着长剑离开了这里。秦渊站在城头上,身边跟着已经换上了一身华丽衣服的宋贡鸣,看着一片疲惫回到面前的龙萍儿,秦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隐藏不住的笑容:“如果三个小时之后,谷蕲麻之后自己最重要的大本营被我们拿下 的话,他会作何感想呢?” “要么奋力攻打近在眼前的固原城,不惜一切代价的拿下固原城,要么就回来攻击耀州城,不过如此一来他注定要两面受敌,境况大不如前了!”龙萍儿微笑着将这幅美丽的画卷描述了出来,秦渊的眼角闪过一丝笑意,看着远处城头上竖起的白旗,无奈的摇头说道:“真是太让人无奈了,每次我秦皇门占据耀州城的时候,遇到的抵抗和叛乱就会多如 牛毛,可是贺兰会的人马一旦进入到这座城中的时候,这些墙头草们就会不放一箭就主动投降了,是不是我们秦皇门和耀州城的人八字不合呢?” “不是!”龙萍儿摇摇头,一脸正经的对着秦渊说道:“不是秦皇门和耀州城八字不合,而是您的头衔还没有一个是朝廷敕封的,这对于喜欢安全感的耀州城的人马来说,至关重要……其实固原城也是如此,我在固原 城中见到了不少隐藏自己古武者身份的古武世家,但是他们显然都没有打算为您效力的意思!” “希望这样的日子快些结束吧!”秦渊点点头,望着北方,莫名的思念起已经前往京师多日的吴澄玉。





“无所谓,反正有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黄王府这次是势在必得了!到时候连你们一起灭了就行了!”







详情

袁一琦和沈梦瑶怎么be的 Copyright © 2020